昨晚写的,网络故障,今天才发

昨天晚上拖地的时候,突然冒出一句话:我是多么怀念那夜夜痛哭,夜夜笙歌的青春。
青春是一种毒素,岁月是最好的排毒养颜胶囊,拜时间所赐,我现在已经排除毒素,一身轻松,当然连颜也排了。所以老得死嗑不动了,只好走阳光明媚路线。
嗯,我要做言情小说写手,我要当专栏作家,还有木jj鼓励的一集电视剧一万,哈哈哈哈,我一幅小人得志,井底之蛙的嘴脸。

一路下沉是桃花境

最近的状态,是一种下沉的感觉,不想写稿,什么也不想干,知道这个月挣得少得可怜,编辑部朝令夕改的政策也不是长久之计。然而,还是不想动弹,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干吗,真tdy的没谱。

???? 很惊异地发现我的电脑唱起歌来,后来发现是秀的博客有音乐,我真是笨,至今不会设置博客的音乐。不过,我今天好歹也算收拾了一下博客的,稍微像样一点点了。

??? 自从装模作样地自己做饭以后,我似乎在外面吃得更贵了,而且每次都吃好多好多,让人想起大一时怎么都吃不饱的状态,不停不停地往嘴里塞各种零食,tiant说食物是为了填满空虚。

??? 你说,以后会是什么样呢?以后的路会是什么样呢?我知道如果能预料到,那就不是人生,不是与神相遇的奇迹。但是,为何,我如此迷惘?

巴金逝世

一来就接到写乡村选举专题的任务,这和农村研究有关,很让人兴奋,都有得事做了。巴金逝世,去了现代文学馆,文洁若先生说会写纪念文章,也不用着我采访了,谁也不愿意谈文革博物馆,这篇稿子也没得做了。嗯,看文洁若先生写的《俩老头》,等盒饭中……这个月收入岌岌可危,然而却不愿意做努力,这样看书的生活是多么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