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结束,现在去做饭

今天晚上要写稿,还要写书评(书还没看完),明早报三个选题……
无休无止,而我一贯的德性是见到棺材才不掉泪呢……高唱凯歌,埋葬共家王朝。
所以,没辙,现在去做饭去。
无休无止,无休无止,无休无止……
我们在歌唱,我们在生长,我们是春天滴花!!!

听张含韵的“酸酸甜甜就是我”,看《花溪》……完全没治了……

心中为何有这么多的抓狂,隔一段时间,就会犯上作乱。

想起以前老彭告诉我严峻写春树“你身体里的小野兽”,笑得死去活来。

不过这句话蛮有道理。

搞不懂,后青春期怎么还有这样的浮躁,只是这一次不再是为了沉沉浮浮的情感,而是为了硬得铁块一般的工作。

人性本贱,又一体现。为啥就不能老老实实工作呢?

秋天不是工作天

愉快的周末过去了,我多么留恋……
皑皑,我想我真是一点点工作狂的基因都没有啊。
下周,也就是明天要做一篇稿子,这个稿子一点都不好做。尤其是有亡故的人。其实我从来不喜欢做有人命的新闻。但这个选题实在是不能漏掉的。真的很难,要来做一个说法,却不能对逝者不尊,也不能被弱势者失之偏颇。既要人道,又要把问题分析清楚。好多东东都是以前我从来不想接触的,现在从头了解,而且要快。一大堆的材料摆在你面前,看起来真是很费神的,尤其在这个昏昏欲睡的炎热夏天。
平心而论,我不是太懒的孩子,只是新闻工作的频率太快了,整个人一直都处在一个周期中,高效运转。只要有几天管理不善,马上就影响下一个周期的正常运转。这次就是教训啊。
而且还要抽出时间锻炼身体、加强营养以及保养,现代生活对人的综合素质要求真够高的。
但是为了提高境界,有追求,你还必须做得更好,也就意味着更高的标准……
不往下数了,往下数就会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了。
zl说我的blog看了闹心,所以我不应该老是jjyy,而且我前两天才反思过,觉得我的话说得太多了,老是在blog上jjyy,这一点都不好,决定保持缄默。
可是,到了今天,我干嘛又写这些呢,我真无聊……
好吧,归根到底,我不是个工作狂,用海鹰的话说,我就是一小农。
顺理成章,我的梦想就是:农夫、山泉、有点甜。

down

一早上起来心里就堵得慌,打开电视看到好男儿的三甲烦,除了那个雪域王子还有点意思,另外两个不知道怎么选上的。看到红楼梦烦,贾宝玉每天为了那点破事哭来哭去,也不嫌烦……
心里难受,站在公交车上,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词:"down",猛然意识周期性的心理低谷期又到了。
到了办公室,饭后,买了六个币玩了两局射击游戏,稍微爽了一点点,暴力游戏有利于缓解抑郁情绪啊。

嘛也不说了,洗洗睡了,自己的缺点自己心里清楚得很,懒惰是万恶之源。

亡命徒的生活

这周真是标准的五天工作制,周一到周四早上做稿子,周四报选题,周五开会……
暗无天日的周三晚上,历来为同事们所痛恨。
写到两点半,想起猪头骂我不要熬夜,刷了牙沉沉睡去,睡之前想了想:欧阳靖到底是不是一个中世纪的吸血鬼呢?
居然早上六点半就醒了,刷牙,火速赶稿子,继而报选题,十半点才吃上一口小蛋糕。
居然精神还蛮好的,一点都不困,果然亡命徒啊……sigh,生生一棵苦菜花啊。
我想,我那上半年班,带半年孩子的妈是断断不能体会这种新时代女民工的痛苦的,当然,他们那一代人有其他的痛苦。
不过,我真是服了我妈,太有独立性了,几乎很少主动给我打电话,我跟她打电话聊天,还常常是她把我打发了事,然后自己玩去了……汗

周二的晚上七点半,采访对象在开车,于是我有半个小时的空隙飞身出去,吃一碗牛肉面。走在路上,竟然微有凉意。

夏天过去了。这是个残忍的句子。2006年的夏天过去了,又一个北京的夏天过去了。

必然结束的时代吧

也许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有独特的美丽。正如我想,如果有一个我也被人背后称作"老女人",我希望那时候我能信心满满地说:"小丫头片子"。

走过来,走过去,必然的。

说说欧阳靖吧,据说她喜欢的男人第一标准是干净,不运动,不出汗。最好还要能修眉毛,据说,她一个男朋友还擦粉。哈哈哈,真是非常有趣啊,绝对是T的品位啊。
她的情书写得蛮好的。

嗯,似乎想不出什么要啰嗦的了,我去看电视了(鄙视我吧!)

先贴这么多吧,有兴趣的自己去这个相册看:

http://photo.163.com/photos/les.hu1989/43029004/1153042160/#1408242641

?

欧阳靖——立此存照先,稍后会写一个自己的东东

"我叫靖子,我在左手刺了一条藤蔓."

蔡建雅的新歌,<双栖动物>,mtv里的女主角却是欧阳靖,那个在喉管上刺上鲜红色大大的一个人民币符号的欧阳靖,那个智商168,有完美五官,苍白肤色,笑起来可以灿若桃花,却偏喜欢追求阴暗的华丽的欧阳靖,那个一度抑郁几近崩溃的欧阳靖。

欧阳靖,1983年生,处女座,AB型血,1 / 4 德裔犹太混血,白种人肤色。

双性恋者,168智商,人格多面。

右脸有个酒窝。左耳垂有耳洞,右耳骨有一個小环。

喉咙有一個红色¥形刺青,头后有一个刺青,整个左手臂有抽象的线状刺青,右手手背有A 字朋克标志刺青。

台湾著名艺人谭艾珍的女儿
 是早产儿,心脏有洞,右眼渐盲只看得到色块,而且要每天服用癫痫药。

在曼哈顿2年,住在乱区,曾经打开门就看着冻死的尸体。

酗过酒、戒过毒、搞过乐队,因为和老师起争端而不能毕业。

职业不定。模特,演员,摄影师,音乐人。。。

她设计才华横溢,容貌不似生活在人间,精灵女子。在台湾网络上很流行。

好象是一只妖在横行,极其嚣张又极其谦卑。

祈望获得人们的理解,但大部分人,都不理解,说她是怪小孩。

好在蔡健雅决意请她参与MTV的表演。

让人觉得,怪小孩还是个有温暖和情感的女子,只是过度集中了颓废、压抑和创新。

咄咄逼人。

她说,我觉得刺青和拍照一样,是一种纪录生命的方式。

把灵魂、想法刺出来,就没有地方可以躲避。

必须坦承地面对自己生命中的每一刻想法和决定。

我甚至想把身上刺满,因为我喜欢拿自己的身体做实验。

看看能把生命用到什么极限。

由于是双性恋,在LES圈,她TT的样子很受欢迎~

早产儿。

昂贵的代价。

癫痫症。

身体多处骨折右眼渐盲。

刺青,吸毒,双性恋,自杀,模特,形象设计师。

(也就是《最后的时光》里的青春梦人物原型)

  姓名:欧阳靖

  日文名:YASU

  英文名:GinOy

  星座:处女座(可是很不像,像狮子座)

  血型:O型

  身高:165cm

  体重:41kg(减少中...)

  食物习惯:不吃哺乳类跟禽类,吃海鲜或素食

  宗教:天主教

  兴趣:摄影、打坐、喝不超过20%的酒...

  讨厌的人:没有义气的人、小心眼的人

  喜欢的人:讲义气的人

  讨厌的东西:蝴蝶、飞蛾、蚂蚁、气球上的粉、指甲抓黑板的声音

  学过的乐器:Bass、DJ、一点声乐

  喜欢的颜色:看心情而定

  最满意自己的地方:脸的大小(很小)、皮肤白

  最不满意自己的地方:骨头太大、鼻子不够高

  收集的东西:假发、LuckyStrike产品、古董相机

  觉得自己最大的优点:目中无人(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啦...)

  自己最大的缺点:情绪化、一直便秘...

  欧阳靖写过的情书:

  我爱你,当你说愿意相信我一辈子的时候,我刹然觉悟什么都可以放弃。
  「如果我是男人,或许我有机会娶你。」这是我此生最深省的自责。
  当然,所有的生命都是一个崩溃的过程。

  你说我可以再爱上几个女孩,然后像这样窝在同一张电毯里,感受同样的温度,
  我嘴唇间那熟悉的滤嘴宽度,在听到你这样说的此刻,突然难以适应,
  我咳了几下,当然你不知道它所要表达的。
  我只是颔首招呼那些走进来的人,并且将我最珍贵的东西给了她们,
  像是一个眼神、一个思想等不久前还是真情实意的友善表示,
  但它现在却变成一个不理世事的内敛冷漠,纯粹运动。

  我做出牺牲,充满怪异性的牺牲,牺牲那对于自身实存的确信,
  以求赋予一个意义给我自己所爱之虚无,最柔弱的激情。

  那个冬天,我们俩穿着棉袄站在成堆的洋松旁,几乎雪盲的氛围,
  你举起拳头要我猜,哪只手握有糖果?
  你的手因为寒冷而发抖,我的心痛告诉自己:我将很难再爱上别人。
  那个夏天夜晚,我们俩站在防火巷内大吵一架,摔了手机、我的FM3,
  你用瘦弱的拳头奋力打我,却打到我放在右边外套口袋的那包烟,
  「你看你…烟都被你打扁了…胸部也扁了…」我说,
  你笑了出来,脸上还有半乾的泪水,几丝头发黏在颊上,
  我记得那夜算是凉快、下了小雨,却永远忘记我们为什么而吵架。

  我不知道这封信是不是我的隽永之作,最起码在我跟你的回忆里是的。
  你要嫁人了,我们说好不再见面,当然,我们顺理成章地撕破脸,
  为了这个『不再见面』找到一个最合理的出发点。
  你要嫁给一个男人了,如果我在你面前有资格愤怒的话,我会把你带走,
  完美的人生是由遗憾和悲哀构成的,只是这也未免太痛,
  仅次于站在海边时你所说:「我们要当一辈子的姊妹」,我并不想跟你当姊妹。
  比较起来,AGEHA的电子噪音几乎是假的、虚构的,皮肤上薄薄的汗水,
  也不过就激情那么一次,咸湿的、参杂着厚重的酒气、唾液连结的线。

  我没有你的地址、电话、E-Mail,我不可能把这封信拿给你,
  我一个人裹着电毯;点燃一根烟却不去抽它,我的心里是发生了什么?
  我要习惯温度越趋低下的日子,再暴怒的灵魂也愿意为自己的女神终结,
  然后,我期待我们真的再也不会见面,看见你幸福的样子很痛,
  如果下辈子有机会跟你在一起的话,我会希望投胎成男人。
  如果,然后,我们在某处碰面,而你脸上有半乾的泪水,
  我会毫不考虑把你抱住,但是我不会绑住你,causeit'sworthy…

咱也是有工作的人了

2006年8月21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在这一天,失业青年周姑娘签订了卖身契,这意味着,毕业一年之后,走过春夏秋冬,看尽人间冷暖,她,终于有了一份正式工作。
"各位同志请安静,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马上就要开始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呸,呸,老娘寒窗苦读十几年,读坏了脑子读坏了眼,连早恋都没捞上一场,毕业之后,沦落江湖,到处打工才活到今天,国家抢了俺爹娘的学费,毕业就是失业,在过去的一年,为了房租和饭钱,我差点生生地给逼成了个"新社会"的白毛女。)
(背景音乐:永恒的一天……)
感慨到此为止,回首过去,展望未来的东东就免了……
在这个人人争相靠谱,人人梦想不靠谱的时代,我要高声疾呼:跳出谱之外,不在调调中!我要出其不意,打它个措手不及。
(实在抱歉,歇了几天后又开始采访受气,鄙人有点不正常。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在这个高度分工的社会里,劳动力必须"生产"点什么,包括垃圾,否则就会被无情抛弃……)
请再次原谅我的神经质。
这个世界不是都由有趣的聪明的善良的人组成的,正相反,大多数人的愚蠢出乎我们的意料,尤其是政府机构新闻部门的身患更年期综合症的中年妇女和前列腺炎的中青年男人们,更是让我的工作充满了暴力的冲动。因为很多时候,我都想,挂上电话,拿起砍刀。闪回现实,我只能默默地用职业道德规劝自己:作为一个服务业工作者,一定要提供优质服务。
作为一个蛮夷女子,我的yy幻想之一,就是学会传说中的放毒。众位看过金三角缉毒的电视剧应该都记得,里面的女子扇扇小手绢,就ok了。我从小就梦想着,我那从来没穿过彝族衣服,不会说彝语的妈某一天把我单独叫过去,说:"闺女啊,妈今天把家传绝技传授于你"。可惜……时至如今,我还是凡俗女子一个。至于放蛊之类的就不用学了,无非是勾引男人,各族女子都会,原理也差不多,无需另学。

周姑娘前两天的周末生活甚是愉快,周六逛天文馆,最高兴的事就是坐在自行车后座教猪头唱"走走走走走,我们小手拉小手",周日带猪头去缸瓦市教堂做礼拜,随后泛舟后海,猪头把前一天的歌改成"小手拉小手,一起喝小酒"。周姑娘掌舵,猪头当水手,乘风破浪,撞了几条船,躲过"水上摩托"的大水浪后,顺利按时到达码头。在后海星巴克喝咖啡,一外国mm来借手机打,一直担心是骗局,卡布奇诺也只有糖水味道而已。照旧是外国人的调调,见过某男一次,现过去借宿。(不是故意偷听,我得保证她在不跑的范围之内!!!)一口一个"a
chinese",周姑娘英语不好,老觉得怪怪的,挺不舒服,不知道此称谓是否有种族歧视在里面。
不过,走在灯红酒绿,脂粉香浓的后海边上,其实我的第一念头就是:不知此时的未名湖是怎样。还是那里最美。
皑皑,被一脚踢出来后还念念不忘,算是为"人性本贱"又丰富了一条注释。

今天看了天主教南堂

在宣武门,每次上班都会看到,早就想去看看的。
今天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来单位上班,时间还早,鼓起勇气去看看。因为以前想去三自的一个建筑里看看,是骂将出来的。
门外停着一辆警车,一会儿又开来一辆,下车的警察手里还提着盒饭。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政府为什么对温良的教徒有着这么大的敌意和防备,而教徒却一贯是为他们祈祷的,袁相忱牧师临终的时候还告诉教徒,要为那些抓他们的政府工作人员祈祷。因为他们不知道,"不知道",教徒们总是这样就宽容了那些将耶稣钉上十字架的人。没有以往的怨憎,如今在我脑中时常回旋的只有那篇文章,《点燃第十一根蜡烛》,虽然,下午我听到了更坏的消息。我却不知道你们的路还要走多远,但是,如今,我坚信,主的国必降临。
我在外面走了一圈,实在不能放弃进去看看的想法,鼓起勇气走到门口。
在门口的一个大爷和两位阿姨问我的来意,我说想看看,他们很欢迎,我简直是受宠若惊,高兴坏了。他们居然还问我,需不需要给我讲解,我自然欣喜地答应了。然后一个阿姨带我参观。
院子的右角是圣母山,后面是神父住的地方。
走过圣母山,穿过一个门,上台阶,进堂。
我只能说,南堂非常漂亮,阿姨给我讲解了一些天主教的仪式,临走时无知的我问:"这是谁修的啊?"
"利马窦"

哦,利马窦。北京还是有这么多让人着迷的地方啊。

翻时尚杂志、吃饭,开会,下班

空荡荡的周末啊,我突然有点不知道怎么去度过。
gg加班,昨天已经累了他一天了,今天也不能去添乱。
昨天说要看电影的小蝶今天被领导拖出去应酬,作罢……
骚扰谁似乎都不合适。

我得找个地方去吃饭,然后,回家,看书或者看电影。
别提工作!!!至少今天别提!
明天?明天我也希望我能消消停停地早起逛公园。

忍不住上来哭两句

我那可怜见的紫砂汤煲啊……
昨天累得睡不着,今天多睡了会,早上起来看电视、洗澡,洗完脸,我开始想,今天用什么香水呢?我意识到,我又有点活气了。因为前几天别说是香水,就连日常的护理,我都懒得管。可能是觉得自己身上的束缚太重了,就连那一层薄薄的重量也不愿意再承受吧。
阳台的一盆仙人掌,三个中坏了一个,也不知怎么回事,我就把坏的那部分掐了,以防烂到根上,真心祈祷这颗仙人掌还能活过来,长出新枝。
中午吃完牛肉面买了半个瓜,回家一尝,又沙又甜,美得不得了。去卫生间洗手,只听哗啦一声,我还以为窗户玻璃掉了,去厨房一看,我可怜的紫砂汤煲已经从窗台上摔下来,紫砂的锅盖和锅都粉身碎骨了……室友后来跟说,乐极生悲,还说我该休息了。不过,碎碎平安嘛,也好。
恩,我觉得也是。
这叫什么,买了西瓜摔汤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