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谱综合症顺利爆发!终于解放了!

截稿日期就要到了,我一点都不想,虽然今天起了大早,装模作样地看材料。而且我不想采访任何人,此刻想起采访这件事,我就觉得需要捏着鼻子去干。
今天阳光非常之好,似乎有一段日子,阳光好的天气我们会去公园玩,嗯,那是夏天。后来是到处去玩,然后,有一段时间,到处去吃。(包括老莫,这一点我心中一直很愧疚,因为本来和老彭约定,要把在老莫的第一次献给丫。)

号外!号外!
在最后一刻,头把选题毙了。虽然出差、前期准备工作都白费了,但我还是很开心,简直是得解放了!因为这种涉及共产党宫廷斗争的稿子我最做不来,他们那一套我是完全不懂的啊。我只学过社会学,没有学过党史……

太幸福了!生活真是太美好了!

猪头同学还在非洲玩,听了很多非洲商人的传奇经历以后,颇有些动心。我马上制止。当个建筑工人,都一个月见不着面。当非洲倒爷了那还了得,我岂不成了徽州女人。所以赶紧用我一毛一条,他两块一条的短信苦口婆心地劝说,终于把注意力集中到创意产业上来了,娃哈哈。

昨天看到经营部的同事们开会,偶在门外痴痴地望了一番,竟然颇有些想坐班,人的本质属性就是贱啊。

闲言碎语不多说,俺要去呼吸这得之不易的自由空气了!
还好下一个选题我喜欢……都是些田野调查的冬冬,我喜欢这种,和大人老爷们打交道,我真的觉得甚为痛苦,想想就骨头痛。
先整本人类学的书来看看。

嗯,鉴于已经很久没有陌生男青年跟我搭讪,我有必要自爆八卦,安慰自己,我不是一脸正气,一身浩然的圣姑,虽然我不抽烟、不喝酒,不乱搞男女关系,胜利告别青春期一万年,俨然新时代圣女的模范典型。在天津教堂做弥撒的时候,还是有一看就非好男人的文艺青年版帅哥站俺旁边的!而且似乎真的是天主教徒。

看婚纱照版不疯魔不成活

嗯,看了一晚上婚纱照,部分个人写真,深深地感叹,摄影真是一门能养家糊口的手艺啊。
偶也要学!
而且我还想去三亚玩:(似乎很多人拍婚纱照的海景都选在那里呢。即使是冬天,也应该是海清沙幼(?),椰林树影的吧。
嗯,出差至贵州,然后转战三亚旅游,不知道现不现实呢。
而且还有一个发现,就是结婚真的是很烧钱,拍个照片都那么贵。嗯,最近我很希望认识摄影家朋友哦,哈哈
55555555,洗洗睡了,稿子只能醒来后再结束了。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遇上装比的理想主义者

各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圣姑圣爷,我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做一个有尊严的公民乃是天赋人权,努力争取也不过说明你丫比别的人更敏感更在乎。就好比,民主自由是个帅哥,你就是死活喜欢了,那您老人家自己追好了,没必要觉得自己因为追了这一帅哥,就多么具有道德优越感,全社会都要对你感恩戴德。

当然,这并不代表我本人爱独裁爱专制,如果谁那么说,我只能回敬丫两个字——放屁!

在这个位置上,把自己的活干好,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按照社会分工理论,其他社会成员给了你这笔钱,让你可以养家糊口,你丫当然要搞点像样的冬冬,对得起这份薪水。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吗?

幸好我遇到的此类沙蔽理想主义者甚少,多数理想主义的朋友都还比较像可爱的正常人,万幸!

老子是一个严重没有东家立场的人,毕竟,自己的买卖才是买卖。举着别人的旗子穷摇,两个大字——没劲!

骂完了,接着搞稿去,总之 ,低调才是人生的第一美德。

人人都有一颗恨嫁的心

这几天由于受到同学生娃、室友结婚的刺激,众姑娘都咬牙切齿地恨嫁起来。
小cc曾经痛斥我在网上散布孤独的毒素,搞得一干寂寞中人很是郁闷。在此我要郑重通告,小cc同学,听过一首歌叫《孤单疫苗》不?多打几针,增强免疫力,与你共勉!
正如非典过了就是禽流感,孤独毒素放过了,偶这次来个恨嫁的毒素。
婷姐家的小宝贝似乎是个小魔女,自打她降生后,惊天大八卦一件接一件,同屋mm出阁,号称今年五月就拍了婚纱照。由于此人过分低调,被众姐妹一通狂拍。在此再次提出严厉批评,以儆效尤。然后,某同学突然宣布订婚,并大有闪婚的趋势。
有个电视剧叫《结婚是疯狂的事》,我看结婚也是需要氛围的事。像我这等没有受过中原文化熏染的西南蛮夷女子,本来并不觉得结婚嫁人是多么令人神往的事,然而在此等,结婚生子之风大行的形势下,我居然也开始上网看论坛里的婚纱照了,再加上参加朋友主办的集体婚礼,与婚礼有关的事,最近我真是和结婚这事较上劲了。
额滴神,身在上海的同学mm现在打电话都是以"啥时候结婚?啥时候生娃?"为结束语。给更可怕的是t同学,在同屋mm的结婚喜筵上,我每次骂她:"你丫恨嫁",她都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是!"偶本来觉得丫不可救药,但是当我发现自己开始看婚纱照的时候,觉得某些情况正在其变化。
在这场恨嫁风波中,唯一正常的是远在淫荡之都法兰西的小彭同学,丫除了被接踵而至、突如其来的八卦消息搞得汗毛倒树,眼睛跌得粉碎之后,就继续了喝酒睡觉,美好人生的没心没肺生活。

没出息的人啊,tracyzhou

今天窝在家里把新出来的NANA都看完了,下午又要出门,包括连晚上的时间都安排好和tree约会去13看二手玫瑰和苏阳演出了……
真没治,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写稿子呢……:(
猪头将去非洲二十多天,请各位单身和非单身,寂寞和不寂寞,有节目和没节目的男女青年积极约会我,哈哈。
娜娜终于越来越明显地爱上奈奈了,终于终于……看到现在,才终于有点拉拉的味道,不容易啊。
嗯,原来日本和中国的检查设备都是差不多的啊。
不得不服,人家的情节设计就是赞啊。

额滴娘呀,特稿真难搞

为了写这篇稿子,我已经哭天抢地很多天了。要好好地写东西,真的是不容易,还是件很痛苦的事。
但是我不敢不下功夫写,有压力,面对这些人,我不敢说我一定能写好,但至少我得尽力。如果连本职都不能尽到,那么在苦难面前,我是罪人。
更糟糕的是,我最近还看了点讲特稿写作的书,比起上一篇摸着石头过河瞎写,压力更大。因为这次,你心中有谱了啊,再写成那个鬼样子,自己也说不过去。所以,要么就是逃避,要么就是想来想去,我这几天在梦里都忘了嫁人。
今天是周刊三周年,yue告诉我,晚上要吃饭。哦,也不一定能吃上,因为猪头明天要去非洲了,估计要小送行一下。到时候再说。
可是稿子没写出来,始终就是挂在心上,大脑状态一直是紧张的。脑力劳动者果然不是好当的。
皑皑,神啊,再给我一点点天才吧,赐我一个好的开头吧·!
昨天见欣欣,两人絮叨半天。欣欣现在俨然阁楼北京分舵护法了,罪过罪过,又带坏了一个良家女子。感谢她带我去丰联地下,买到了好看的运动裤,嘻嘻。
只是物质现在也不能那么容易让我快乐了,说明我有追求了?娃哈哈

瞬间丧失的倾诉欲

????? 网上找不到张浅潜的《独眠》,只能听《另一种情感》,并非故意。?????? 工作与人生,都不可谈,于是乎,只有风月是最为安全的,俗称八卦。????? 大学宿舍一窝六个mm,如今,最pp的mm已然领证,剩下的五个惊作一团,讨论终身大事,直至今日,我走在回家的路上,依然无法把"新娘子"这三个字和曾经朝夕相处、清纯可人的mm联系起来。只能感叹一声,额的娘呀。??????昨天回学校住的,一进校门就觉得无比幸福,这么多青春脸庞,这么多人陪我入梦,陪我吃饭。与天天独处的生活相比,真是让我分分钟珍惜,秒秒钟新鲜。?????? "美丽的西双版纳留不住我的爸爸,????????? 上海那么大,哪一个是我的家?????????? 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 剩下我自己?????????? 好像是多余的?????????? 爸爸呀,妈妈呀?????????? 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这两天我一直很变态地在唱这首歌,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反思了一下,这种感觉叫孤独。???????? 身体是我们思想的局限,不是吗????????? 23岁,再也不能张牙舞爪、理直气壮地说自己喜欢《洛丽塔》,开始低调地说说《一声叹息》,避免搞得一地鸡毛。?????? "过往"二字残忍,却也温暖美好,忘掉伤逝吧,连同美好的旧时光。????????? 幸福,蔓延在当下。???

一会儿就回学校蹭住了

当了几天闲达人士的结果,就是到了工作日马上觉得工作很辛苦,皑皑,其实,我不应该这么说。如果我想不出好角度,那是我蠢,如果我做不出好稿子,那是我笨。如果不蠢不笨,还做不出好稿子,那就是你懒!:(恩,长期不花钱的结果就是,一花钱就是大手笔,存的那俩小钱全给花出去了……泪汪汪。难道我具有败家的本性?自打知道自己不用储蓄投资以后,我就松了一口气,然后……触底反弹,狂花了一阵。每次听说猪头在努力工作的时候,我就心安理得地继续在电视机前做"两低一高"人群(电视业内人士说的,现在看电视的都是收入低、学历低、年龄高)……猪头同学要去非洲给马里人民盖小平房了,一盖就是二十多天……:(嗯,一会儿先去健身,然后就去学校了,晚上十点还有一个采访,老师们也不容易啊。明天早上九点我要站在公交车站!最近,好像mm们都很喜欢那个"爱情天梯"的故事,呵呵,我也印象很深刻地说,或许,每个女人的梦想不过如此。?

当时只道是寻常

这几天,总有些莫名其妙的句子反复出现在脑子里,白天的某一个时间偷偷出来闪现一下,某天是某小丫的blog名字"若我离去,后会无期",昨天一个人去面爱面吃晚饭,出来的时候,突然就冒出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 ,然后为了哄自己高兴,我走路去西单买衣服,走到三味书屋,我进去逛了一圈,蹭了几页书看,出来心情还好,也不必再往前走了,花了两块钱坐车回家。

?

去网上搜索这句话的出处,发现是纳兰容若的"被酒莫惊春睡重,睹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悼念亡妻的词。

?

前几天去过医院,医生所说竟然比以前检查时所说的加重,重新进入养病期,不过还是有无穷无尽的事情等着你去磨脑筋。

?

说好要保持好心情才会好得快,可是今天还是哭了。

?

或许我还是极端,留下或者离开,没有中间状态,从前或许还有,现在,却是决然没有。

?

都在听乌鸦上的民谣,还是蛮好玩的,有点后悔没有和文学专业的去做那个民歌调查,虽然大家都是在盛夏天气,十几天没洗澡,全身发馊的惨状下高唱《十八摸》,哈哈。

http://www.wuya.org/sugarjar.ht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