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碎

一早就是惨案,同学把我的爽肤水摔碎了,看着满地流的水,我眼前一片眩晕,那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摔碎的不是瓶子,也不是张靓影唱的"山河",那是我的一颗玻璃小心脏啊。就为这,我生生安慰了自己一天,活活骚扰了好几个人,祥林嫂似的跟人哭诉。反复告诉自己,没事没事,老娘有的是钱,不就是将近一周的工钱嘛。亏什么亏,比起那些买SK2的人,老娘赚多了……

很久没这么早起了,送同学去会场以后,在凛冽的寒风中我居然辨认不出甘家口附近的路了,坐车去医院。随后去动物园,动物园并没有太多合适的冬天衣服,不过我买到了一个还不错的包,终于了却了大包心愿。在烧了一天钱之后,我又有争当疑是美女的劲头了。前几天一直都很对不起市容。

磨蹭到晚上,自己煮面吃了以后,膝盖还是有点酸疼,以此为名没有去锻炼,但明天应该是要去,一定要提高身体抵抗力,这才素王道!
晚上把选题找好了,然后想起老傅同学说的亦舒的喜宝,又搜索出来看。不知t同学说的天真到无耻是不是正是典出此处,看到一句相似的。亦舒似乎也是一个刻薄的女子。看来才女皆刻薄。

对自己再次做出浅薄反思,或许迷失正是因为失去了梦想中的自我吧。仍是没有进展,计划还是应当做的。

嗯,好久没有看言情小说了。看到凌晨三点

美丽的南方

写完这篇2000字的小稿件,心中怅然无比,听这首歌。南方,美丽的南方……我们留在北京的意义为何呢?永远必须战胜的虚空。

可怕的是,我现在写字的时候居然觉得心里特别踏实,码一个字就跟农民插一根秧似的。难道是我已经被异化了?太可怕了。难道我这是不能反抗就享受了?毛主席他老人家教导我们,小农心态要不得,要当就当山大王。嗯,去吃饭了,然后奔赴机场。在生活中,我们都是一个服务业工作人员,请记住这一点。

年底了,找个兼职,有需要陪聊的不?

献上歌词:
木马
-美丽的南方

无能的木马
被分裂后的假人
因爱而兴奋的脸
陌生
却紧贴着…

这爱使人沉醉
沉醉又使人忘怀
像改变季候的群鸟
牵引着你和我…

而善变的我们
无知并且轻狂
于是结束前的期待
又轻松又美妙…

迷途深远而冰凉
而悲观而绝望
不是吗?
是我们曾经
很执拗很深情地进入了它
不是吗?

你是我错乱之爱
一个无法指认的方向
那分明是永不能到达
那是美丽的南方

我内部的众神啊
准确地将我撕裂吧
使我在高处默然的观望
又在低处的狂暴中
坠向轮转

迷途深远而冰凉
而悲观而绝望
不是吗?
我们曾经
很执拗很深情地进入了它
不是吗?

乐曲曾是狂乱的啊
是曾使我迷惑过的旋转
如今它又再次
牵引着你和我

在美丽的南方
在美丽的南方
美丽的南方碍…
在美丽的南方
美丽的南方碍…
美丽的南方碍…
美丽的南方碍…
美丽的南方碍…
美丽的南

谁说民谣不死来着

出差回来闲了好几天,除了上周五去开例会,又因为挨批痛苦,神经紧张了一通,此前此后都是在家歇着,把生活调整到过日子的状态,让自己有口热水喝,碗里有白菜吃。圣诞节就快过完,心中突然大愧疚,为自己没有好好干活。

本来愧疚的结果就是不写blog,但是我不知道乱链接到哪个原摇滚版青年的blog上去了,背景音乐是一个女声民谣,于是我就开始写blog了。

平安夜基本上是一天都在教堂过的,早上圣诞礼拜,晚上圣乐崇拜(就是教会的圣诞晚会了)。教堂不够用,要排队,非常挤。政府工作人员也很辛苦,圣诞前夜不敬拜上帝,大冷天要来教堂维持"秩序",还专门成立了啥宗教活动办公室之类的机构,不容易。圣诞节出来玩的人非常多,到处都是人。晚上我一个人回家洗衣服。

今天一天都在屋里闷着,没有出门一步,时间过得很快,且不分昼夜。剩下的鸭架终于被我熬汤了,今天吃了一天。还把新电饭锅也用上了。碗还没有洗。

由于想了一屉虚无缥缈的事情,所以更加有种不靠谱的感觉。冲我这觉悟,我只能骂自己::"你呀,活该打工命,别不把脑力劳动当劳动!"

明天的计划是:早上写完稿子,下午锻炼身体,晚上去机场接老家同学。此后几天估计都是以接待工作为主。

今年圣诞节最好的礼物

2006年12月21日,真是一个幸福的日子,长久以来天天祈祷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感谢上帝赐给我们最好的圣诞礼物!哈里路亚!

***************开始唠叨的分界线*******************

今天早上醒来,看了手机上的时间以后,马上想起昨天的一幕:美容院的小姑娘问我:"你都几点起床啊?"我说了一个时间,然后她惊呼:"这是不是传说中的自然醒啊?"

嗯,自然醒,自然醒,怪不得猪头说我将会是个老不死的老太太。

于是,我今天自责了。准备好好干点活。然后把无线网络设置好了,真不容易啊,我就是个菜鸟啊,居然现在能那么熟练地设置了,可见人都是逼出来的,独立生活能力又有提高,哦活活

然后准备中午把利群带回来的鸭架熬上,梳洗打扮,准备开会(靠!这不还是没干什么正事吗?!)

《乒乓世界》出了孔令辉专辑,准备一会儿到处去寻一本,刷牙的时候我就开始想象自己是如何抱着这本书痛哭流涕,追忆青春岁月:如何怦然心动,如何把偶像图片放文具盒里,如何念叨着"同一片蓝天下",如何为了见他(以及黄磊,当时的北京对于我来说就等于这么俩男人……那时候,不知道猪头为何许人也)努力学习,如何大一天天想怎么找机会去国家队看看,大四终于离偶像不到一米,激动得四处发短信,直至工作以后,如何以公谋私,公然在本刊码字为丫酒后开车鸣不平(不过,此时,已经有点偶像黄昏的意思了。)

买到杂志以后,要给师傅发个短信,虽然这厮一贯不喜欢孔令辉,转投刘国梁怀抱。

***************认真干活的分界线*******************?

为了安慰自己,准备去干一会会活。

大家冬至快乐!

班师回朝,闲话家常

哈哈哈,12月18日晚六点半,俺终于到达了首都机场。晚八点到西单,和猪头在福冈拉面吃炒饭。猪头同学于当天早上凌晨三点到达北京。由于17号和老傅、lt聊天,喝了一晚上都匀毛尖(弱智儿童我把它当热水喝了,续杯无数),我死活失眠到18号凌晨五点,其间打电话一个小时,和刚到家的猪头同学聊天。?猪头同学给我带了一大堆礼物,洛丽塔香水、巧克力、当地小包……嘿嘿,很幸福……不过倒时差的人真恐怖……?昨天昏睡,也不知道为什么,出差回来觉得特别累,然后出去跑了一圈,办各种杂事,包括交各种费。由于猪头受了本刊烤鸭稿件的蛊惑,所以晚上去利群吃烤鸭,我还拎了鸭架回来,准备等厨房的灯修好以后煲汤。?今天洗衣服、收拾屋子,也没收拾出什么样来。放干桶里的水,找人送水。要喝上一口热水可真不容易。?不想出差了,出一趟差回来,我还得调整调整,才能过上正常生活。?洗衣服去了!?????

昨日重现

人生总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巧合。同一个地点会在你的生命中出现很多次,每一次的意义都不相同。
由于本刊的出差住宿标准属于在省会城市基本上连个经济型酒店都住不上的档次,所以本人订房的时候只能怯生生地问:"你们最便宜的多少钱?"如果有一个工作出差的时候可以坐头等舱,住六星级,那么,我想,我会向着这个工作努力奋斗的,啊哈哈。(极度yy完毕!)
话说我奔到此经济型酒店(相当于如家快捷),突然一下子想起了五年前,也是在这个地方,临着一条河。当时因为要上大学,我和父亲为了买一个贵一点还是便宜一点的箱子而争执不下,我当时信誓旦旦称:"买个贵的,出国时还可以用"(今日想来,实在汗颜。)父亲不同意。父女俩闹翻了,老爸一气之下,要把钱塞给我,掉头就走。这么多年来,父亲和我这样生气的时候,并不多见。今日回想起来,历历在目。
故地重游,自然很多的感慨翻江倒海,涌上心头。
想到保研失败的原因或许不仅是我的策略完全错误,或许也是某位老师看出我六根未净,实在不宜此时遁入学术空门,不食人间烟火,彻底知识分子起来。儿时落下的病根和执著或许一直在心里的某个角落闹腾,不得安生。

早上去凯里基督教堂做礼拜,但是他们今天没有安排讲道,而是在为圣诞节作排练。因为patrick想看照片,所以拍了一些,回去以后会放上来。但是典型的三自教会了,牧师说圣诞节给相关部门发了三十份请柬,如果到时公安机关来了一车穿制服的人,请教徒不要反感。这也是和谐社会的一部分云云。来的教徒并不多。有两首典型三自风格的赞美诗,都和国家、中华有关,我没有唱。也许只是看这些有教堂的教会,并不能确切地了解到当地传福音的情况。那么,只能如patrick所说,有教会在是好的。

杀到金泉湖,吃饭,看了一通民族工艺品市场的情况。回宾馆退房,告别挺好的服务员,热情周到。赶回贵阳,和老傅、lt会合。

老傅同学先带我去了贵阳的"青少年活动中心"及"熟人见面地"——宜北町(喝东西的地方),由于人太多,转战对面一个相同性质的"滋诺"。喝奶茶等lt,顺便瞻仰了老傅的阳光小男友(I love this game!八卦细胞作怪,让我兴奋的一个项目就是看别人的男、女朋友,哈哈)其实在贵阳的小日子还是很不错的,小姑娘们都打扮得很漂亮,小美女不少,倒是不太像其他城市美女流失殆尽,满目春色,极其养眼。lt这厮发挥了据说一贯悠久的迟到传统,迟到达一个半小时后之后到达现场,接受老傅的目光扫射。

然后转战到一个韩国料理店,吃了一通东西(傅同学学习韩语的后遗症就是吃并做韩国料理)。继续逛街,贵阳的衣服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看,傅同学为了永葆青春,再次和高中生保持同一个高度,跟运动装过不去,看完nike和adidas后转战元素咖啡馆(估计地位相当于"雕刻时光"),西西弗的下属产业之一。

然后我们坐在咖啡馆里开始蛋,回忆了老傅同学的渔网装及高中绯闻,lt同学风光的幼儿园生活等等,从工作到婆媳关系,从幼儿园扯道现在的民工生涯,时光易逝,混饭不易,通通都感叹了一番。我记得我发出惊天地,震楼板的笑声整三次,极其不淑女,特此提出批评。然后刚刚高升制片人的傅同学开始打电话招揽观众。十点钟左右,小男友及时报道,前来接丫回府。在阳光少男的坐陪下,我等三个老女人依旧不改本色,流话满天飞,揭露丑闻老底不断,笑声震天动地……而且毫不汗颜!没有受过中原文化熏染的西南蛮夷女子的恐怖聚会景象……

十一点,分别从三个方向打车离开,继白区奋战和原生态民族风情体验之后,这是第一个腐败的夜晚……

肠子都悔青了

哈哈哈,同学们,这句土话大家没听过吧。
就因为我订了周一的票,没定周日的票,我后悔死了,今天就自己把自己责备了不下十次。就因为周一才有四折的票,就一时冲动订了周一的。节约成本简直是我"骨子里迸发的使命感"啊!最后细细算下来,我只能骂自己神经病,其一加上住宿费还不是差不多,其二成本是东家的事,管我嘛事。只能哀叹我在虐待自己,节约成本上有轻度强迫症。其三自己为啥数学这么差呢,好一点的话简直可以当财务总监,靠!最后我只能安慰自己,周日我还可以见到傅小妹和小lt,在贵阳腐败一通再走,啊哈哈。
凯里今天白天的气温是3-11度,相比之下,此时的北京绝对是不折不扣的苦寒之地。但是我还是要哭着喊着奔回去。究其原因,我早就自我反省过了,我的心态实在是太少年了,太不旅人了,总觉得北京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事等着我去折腾,以至于坐在苗寨的鼓场里晒太阳和小姑娘聊天,看猫窜上房顶都不能阻挡我归心似箭。两个字"浮躁",可是此时的我真是没有什么人生哲学问题需要思考,只有很多需要去做的事情。

在外时间太长,生活不规律,今晚发现,已经完全学习不进业务知识了。

刚才在电视上听到某主持人义正词严地来了一句:“下一次节目,我们将围绕记者的良知展开讨论”。听完这句话,我只想对丫说,操你大爷!中国记者怎么没良知了?在要证件没证件,要待遇没待遇,新闻自由这个词完全不存在,媒体力量极其微弱的情况的下,不容易了。谁不是拖家带口,上有老下有小的?所谓社会责任感,所谓正义感,凭什么要新闻民工担当?我们也是民工好不好,照样面临着没有三险一金,追要拖欠稿费的境遇。记者还时常担当替罪羊,“你们媒体误导大众”、“你们记者无知浅薄,瞎写”,此类常常是采访过程中的必然内容。更有些曾经当过记者的人,一旦转行,马上翻脸不认人,动不动就“你们媒体”、“你们记者”……随便骂骂,不要在意。

想北京想得肝肠寸断

坐三个小时的盘山公路到一个极其陌生的县城,早上洗头没干就出门,睡了一觉,下车时昏头昏脑的,那一刻,我真叫想念伟大首都北京城啊。不过没一会儿,青山绿水就安慰了偶受伤的小心灵。但这次出差实在太久了,还是决定火速回京。

大家不要为我担心,到目前为止,没有什么人追杀我。我心态很平稳,情绪也还好,除了脏得像个叫花子(出差带两套外衣是远远不够的!)。

唉,汗颜得很,看了其他记者的经历,觉得自己就是个胆小鬼。但是我是个农民啊,码字农民,从来没有想到新闻英雄的念头,所以不要太苛求自己了,嘻嘻。

嗯,从贵阳到凯里,下车的时候还有邻座的小弟帮我拎箱子,说是从贵阳来凯里幼师找同学的(女朋友吧?),但我当时昏头昏脑,连话都不太能听清,实在没有精力跟小弟弟讨论人生理想和操他大爷的生活(陪聊是我的主要技能),感觉有些白白使用了人家的劳动力,愧疚愧疚。啊哈哈,在"后18年代",终于有非小偷的陌生男人帮我拎箱子了,虽然通常都是小弟。

嗯,此次出差,截止到目前为止,没有遇到任何顺眼适龄男人,美女看到过一些,但是也没有什么极其惊艳的,所以没有任何八卦:( 汇报完毕!

猪头终于要回来了!!!听说带了很多东西……不要期待,除了非洲的黑木雕,想不出还能带什么好咚咚。

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超级感动啊,偶在西南边陲接到各位朋友以短信、电话、msn、qq等各种方式发来的慰问和思念,深深地感受到大家在奢华糜烂的大都市没有忘记我,555555555555。最逗的是cindy,告诉我经典的出差箴言之后,来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回来?圣诞节?",这位同学的无厘头风格让我笑过之后,更加坚定了火速回京的决心。小蝶同学及时地向我通报了北京方面八卦的第一手消息,赞!小彭同学也从淫荡之都特意发了小邮件和小歌曲,kisssssssssss……此外表示要请我吃饭的卫公、monic、老傅,抚慰偶的妈妈桑、提醒我圣诞节的patrick,随时在网上的tree,在北京腐败糜烂生活中不忘想念我的小妮子等等朋友(没提到的千万别生气,因为再感谢下去,我会被砸西红柿了。)

现在的路线是,在县城的时候超想回凯里,在凯里的时候超想回贵阳,回了贵阳肯定想回北京。坐火车回来的时候,想起了《火车上的男人》,想起来了至今还没有看完的《车票》……我现在养成了一个特别文艺的坏毛病,经常脑子里"噔"一下,觉得目前的场景和某个电影特别有关系。

我现在的休息方式就是在晚上回到宾馆,什么也不干,躺在床上傻乎乎地看电视,还居然等着看了一部电视剧中的几集,叫《反串》。我觉得编电视剧的人也得迎合社会风潮的,比如人家《反串》里就又是中性女人,又是同性恋,又是海选的,明显都是和去年超女有关嘛。哈。

大家保重!我过几天就杀回北京了!

残篇

诉不尽心中凄凉意(12月7日)
请愿意我孤身一人奋战白区,容易唠叨
如果我老是这样独自出差,每天跟自己说话,天天总结自己的八卦,我觉得不久以后,我就会变态。
待我回京后,请各方朋友做好接待工作,尤其欢迎跳舞唱歌吃饭等腐败活动。
郁闷的时候容易喝醉(12月11日)
遵医嘱,我几乎快一年不喝酒了,然而今天我居然忘记了这一点,还有点醉意。在侗族大歌的歌声中,几次几乎落泪。喝酒很少是为了开心的事。今天遇到很多初次相逢的朋友,非常感谢他们的款待。我现在能清楚得记得上一次喝醉,能记得回家的情景,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叫做"离弃",胳膊上还不慎被烫了一个小伤疤。此时除了向主祷告,别无办法。

失望

昨天喝酒了,今天哭了一早上,不遵医嘱完全是乱来。不知道该怎样说服自己跌跌撞撞地离开宾馆,奔赴下一个目的地。
一切都没有准备好,一切都在混乱之中,需要自己不断地安慰自己,并且,告诉自己,必须作决定了。不是一个,而是一连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