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从中午开始

北京这个烂地,每天出去跑三个不同的地方,就足以把一头牛累死,更别说我了。
从医院出去,到中关村吃饭,然后去看猪头,我们发现长期的加班导致我们完全记不清最近几天都干了什么,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上一次我们是什么时候见面的,完全想不起了。北京这个烂地!
抢了他的饺子吃,东方饺子王的奶茶很不好喝,太淡。
晚上回家噼里啪啦,一阵聊天,随后发现自己太累了,灵感全无,这时想把稿子写出来完全是痴心妄想,脑子木得只能搜集素材。
半夜,猪头给我打电话,挂了电话,睡不着,把要写书评的那本书又搬出来,翻了几页,喜欢陈丹青,真是豁达的人啊,羡慕,羡慕能够找到自己钟爱的事业的人。
早上九点,我挣扎起来把洗澡水烧上,然后,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
坐起来,想了一会儿,脑子里只蹦出四个字:"强颜欢笑",继而想到minmin一系列,什么人生要充满微笑啊,至少也要含泪微笑啊。没错!继而我又否定了自己,头牌货色才有资格说这四个字,我一个小跑堂的,说这四个字都是笑话。
北京这个烂地!生活真是太累了。
洗漱,啃面包,煮饺子……
然后开始给各路神仙打电话,发邮件……
然后看了和贵阳相关的东西,还挺亲切的,写的那些地名我都知道啊。也许是我居住过的城市太少的缘故吧。
此间,聊天的语言风格都是梦幻诗一般,继而继续产生了人生的虚幻感觉。
太阳下山,别人下班,我觉得还是早晨……

猪头回来了!

给我带了一堆东西,不说了,要不tree同学又骂我……但是我还是要说一下,有一个粉红色的kitty猫沐浴液好好玩,kitty手里还拿着两个小毛球。
猪头说香港人个个工作勤勉,谁像你啊?
我,我怎么了?我还不是被工作郁闷地死去活来,活去死来……
前天晚上我反省了很久很久,这五六年来,我着实没有什么目标,除了一闪而过的学术梦想……我也不想这样啊!进大学之前,我都是一个多么目标明确的孩子啊……
人生没有意义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现实啊,所以救赎与自我拯救都是必要的,且是持续一生的!
为了自我拯救,我去洗漱吃饭了!

关于吃饭这件事

人民群众的吃饭问题仍然是大问题,尤其是未婚的人民群众,特别是未婚bf又出差的人民群众。
这几天,我为了吃饭愁惨了,一个人吃饭是一件极其无聊的事情!而且周围都吃得差不多了,我实在想不出还能吃啥,我都去kfc吃过午饭了,这种洋快餐我从来是不当正餐吃的啊!
每到饭点,必要磨蹭很久很久,然后才想是要出门呢,还是自己做呢?今天中午给自己做了一顿,清水煮豆角、土豆……惨吧
到了晚饭,继续伤脑筋,然后就是到处敲报告(找人请吃饭),敲到一个迟来的报告,不得不涮了另一个哥们,在此表示诚挚的歉意……
唉,干脆我办个饭馆,专管这些没人管吃饭的可怜人得了

老娘也曾年轻过!

似乎好几天不写blog了,交代一下近况。
话说上周四,我终于在身心崩溃的情况下交了稿,以为了了大事一桩,谁知道小朋友总是too simple ,naive
周五一早去学校搞点和户口相关的事情,狗日的户口!每当遇到和户口相关的麻烦事,我就很有出国的念头。什么玩意儿啊?!
折腾到中午,我正坐着破车回单位开会,接了一个极其致命的短信,回了一个让人发疯的电话。那篇该死的稿子还得改,我的头马上嗡一下就大了,继而眼眶酸痛、太阳穴痛,持续痛了两天之后,我终于大彻大悟,我不是做调查的料。人贵有自知之明,没必等把自己生生嗑死以后再幡然悔悟。

猪头单位组织他们去香港玩了,他走之前扭伤了脚……所以别人到处逛,他只能接受了香港游医的诊断之后,坐在中环喝咖啡……不过我觉得这样的心境倒像旅游,我发誓,我出去玩,绝对不心急火燎地想回北京,我回来了也没干什么正事……我也想找一个江南小镇,喝茶,听戏,醉生梦死。

=========转移到海淀区的分界线=============.

周六去中关村,会见hy,聊天吃饭逛街,最后决定在她那里住。我们坐在淑女屋卖场的沙发上,她给我仔细讲述了《好奇害死猫》的内容,这个小同学还老嫌自己讲得不够仔细,我说:"你讲得挺仔细的,要是我讲,我肯定就说,这是一个男人搞婚外恋,最后自己进局子了,孩子死了,老婆疯了。"然后她说自己下了《三峡好人》,我两眼发亮,说:"我们回去看《三峡好人》吧!"打道回府。看完了《三峡好人》,当了四川、重庆话同声传译,呵呵。又看了一点《回忆点点滴滴》,挺喜欢的,小温馨。
窜去t同学宿舍聊天,k在准备考gre,t同学的论文死嗑了一万年了,我老怀疑这厮打着"写论文"的幌子在网上瞎逛,哈。随后去骚扰minmin,这家伙在一边写社科基金申请表,一边"见缝插针地娱乐",向我热情展示了丫给bf织的围巾真人秀照片。

==========德行因素作祟分界线============
回学校的例行事务就是上bbs,看到过去很多的事,很多的话,原来那时我曾大闹大喊" 我们才不投河我们等着收青春的尸",只是未曾想到,真正替青春收尸的过程并不像革命或者爱情那般轰轰烈烈,青春悄没生息的死去,骨灰早被撒到伟大祖国的崇山峻岭之中。扭头看看,才知原来都已经过去了。生生拒斥了二十多年的日常生活如今一天紧过一天地紧扣在你的身心之中,它是通过不断上涨的房价来的,它是通过父母告诉你欠债到期的电话来的。好在,我们还有过去。还是说说过去,这样比较有趣。

原来还曾经集体喝醉,半夜醒来竟然还写了短文三段,通篇感慨。
原来我喝醉了,念的竟然是政治抒情诗,"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
周五单位聚餐上,被问起和monic如何认识,时光一下子倒退到19岁生日,我竟然恍惚说成18岁。最近红楼大热,我竟然突然想起,19岁的第一个清晨,给我过生日的人还没有散去,一个师兄在石舫上悠悠地唱"红豆曲"。
自然,我也会偶尔想起,某个失恋的男生在三角地饭馆举杯高喊:"为所有追求真爱的人干杯!"他失恋了,安慰他的同学中,还有一个计算机系的师兄,小帅。哈,我都记得。
原来和我在未名上相识,同喜欢赤名丽香的那个女孩已然闪电结婚。谈及这些,宜放《那些花儿》。

这真是一个充满了德性气质的园子,虽然我走过燕南院,心中会冒出一个新名词:"小独栋"。或许我变了,但是希望它不会变。暗夜之中的荒凉和温暖,它都曾经给我过,在最深的地方不曾磨灭。

所以不管是北大上了我,还是我上了北大,我都要多回去住,睡一回少一回了。

==========集中回复的分界线============

鉴于我不能在自己和别人的blog上留言,但又心痒痒手痒痒,在这里回复了:

1、小朋友们似乎对"勾兑"二字很有兴趣,个个都露出了八卦嘴脸。为提高勾兑水平,特颁发以下教材,大家认真学习:
(引自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王晓峰blog)

话说我们文化部记者孟静,自从得到王朔的电话后,就想这采访一次他老人家,无奈王朔尊口紧闭,无论孟静怎么逗他,他就是不答应。比如,孟静说:"您看现在文坛乱七八糟的,您不出来说两句?"王朔回答:"我干吗要说呢?"孟静说:"您看现在的电影都拍成这样了,您再不说两句,中国电影就没救了。"王朔说:"中国电影要是到了拯救的地步说明就是没救了。"总之,王朔就是不接招。

孟静同学一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王朔最怕别人夸他。当孟静找到这个死穴后,开始发动冬季攻势。她给王朔发短信:"我昨天重新看了一遍《空中小姐》,然后哭了一夜。"王朔不回应。孟静继续:"我又看了一遍《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又哭了一夜。"王朔仍然沉默。孟静又发短信:"我昨天看了《顽主》,乐得我哭了一夜。"王朔仍不接招。孟静又发短信:"您就这么冷若冰霜么?难道我看错了人,我伤心地哭了一夜。"王朔扛不住了,回短信:"你是孟静还是孟姜女啊?"

孟静一看有门,立刻乘胜追击,又发了一条短信:"您救救我吧,我都三个月没写稿子了,马上就要被单位开除了。你以前总这么见义勇为,再让历史重复一次吧。"至此,王朔的心理长城终于被孟静推倒了,他答应孟静:"说,我说,我他妈憋了好几年了,全都说出来。"

2、热烈欢庆t同学的blog恢复生活八卦风格,俺就好这一口。

3、综合t同学和minmin的blog,发现大家对于我时常回去骚扰没有怨言,嘻嘻,其实我怕耽误你们做事,哈,不过我想起来了,你们这状态应该和以前差不多,没啥正事或者有正事也不干!

4、to老傅和卫公兄,我会努力挣钱的,嘿嘿。


崩溃得没办法

这一次我再也不敢说,我尽力了,心里没谱,真的一点谱都没有。
这几天又恢复了工作的常态,辛勤干活,醒着的每一刻脑子里都齐拉卡拉地想着事,下面我该做什么了?我还有几件事没有做?
连饭都有点懒得去吃。
看了王晓峰的博客上说孟静是如何说服王朔接受采访的,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还是太菜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全在于"勾兑"二字,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可是人家可以好几月不出稿,我是要完成任务滴!!!
静心祈祷,我们能力之外的皆要交与主的手中。

只消费不生产的人是可耻的

本月至今我就领过一次稿费,其实我都快忘了稿费长啥样了……调查的稿子真不好搞:(可是恐怕我还得在贫困和折磨中坚贞不渝地搞下去,当忍者神龟……
昨天去交手机费,收银员说:"682元5毛"
"什么?!!!"我差点晕厥,打印机打出一条近两米长的通话明细单……简直可做传家宝,以资证明全球通是一种多么坑人骗钱的咚咚。
结论是:上次出差亏大了。
然后,昨天和猪头去唱歌,唱完了,这厮偷着喝了两杯伏特加,结局就是拍着胸脯跟我反复说:"我没喝醉!"我汗……喝醉了的人都说这一句,亘古不变。这个时代没有培育大师的土壤,有的不过是各种交易,人性是手中的玩具,玩得好的人成为了"大师"、"成功人士"、"精英"……以前我老喜欢说如此而已,现在不敢说了,人生哪里是那么容易看得透的啊,好多事情我还不知道呢。

无收入青年的悲剧继续进行。今早房东打电话来收房租……
我的小心脏啊,觉得像被打劫了一样,真想不住了,把这破房子还给他,大街上搭帐篷去!省钱!
后来猪头同学主动积极地表示要为我缴纳房租,真是好人……特此表扬!

如果再不写稿,真的是要去要饭了,这绝对不是开玩笑的,所以这周我无论如何得交一篇,我要刻苦地工作了!

美好生活从做饭开始

下午从医院回来,给自己做了一顿晚饭,白萝卜瘦肉粥,似乎煮过了,变成了一种介于粥和饭之间的东东。白糖拌白萝卜,开胃健脾,清甜爽口,我小时候奶奶常给我做。腌出来的水非常好喝,今天糖放得有点多了,太甜了,没喝完。我边吃饭边看前日获赠的《等待月亮》,真不容易,终于有说英语的艺术片看了。其中有一个词反复出现,我才意识到,它被遗忘很久了,senstive
然后吃了这顿饭,我突然间就获得了一种重新开始生活的力量,一扫前段时间颓废萎靡的状态,开始勇当劳模。洗碗、把衣服机洗、手洗、扫地,一会儿即将拖地。
波波老师赐我一个前人遗留下的选题,晚上头又赏了我一个。我突然间手里有了两个选题,从穷光蛋变成潜力股的感觉啊。
不过这两个选题都是调查。
我豁然开朗,前段日子的颓废是在逼迫自己对自己做出一个答复,答复自己出差时在宾馆里几乎要揪住自己的头发问自己:"为什么要让自己过上这样一种生活?!"我没有给自己一个期待的改变,或者这种改变还不是时候。
继续生活,这是我最后的决定。我突然想一个农民耕作那样踏实,双脚踩在土地上的感觉,开始安排自己的生活。
前景尚不明朗的情况下,恐怕最重要的还是:走起来!!!

今天弄palylist的时候,听了好多老歌,其中一首是"I wanna be your dog",这首小歌被小彭评为十大贱歌之一,很得我的青睐。因为我觉得这首歌贱得色情兮兮,非常适合做爱的时候放。这首歌在13的某一次演出中,曾经为一个学生乐队唱过,那个有点愣头青的主唱小男孩开始唱这首歌时,我和小彭同学都感到了某种隐匿的快感,女权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哈哈狂笑。那个时候,我是多么大女子啊,生活是一条坦然无惧的河流,纵然艰难险阻,心态还是坦然了,仍然排斥着猥琐的生活状态。
其实,立牌坊还是当婊子,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走起来!!!

2007年的第二天

昨晚根本无法干活,睡了一觉,今早醒来似乎很有好转,感谢上帝!
哭了一通,手忙脚乱,或许怎样去爱仍然是2007的课题。
由于这几天都没有用爽肤水,皮肤明显变干,看来得火速购置一瓶,偶的小银子……嗯,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说这事了!
吞下十个速冻饺子,把电脑搬到桌子上,开始认真干活了!
嗯,我要种一些小花小草在屋子里,这样会比较有生气!这是从郭同学家蹭饭归来学到的。
大家的blog上都是各式各样的总结,充满了岁末年初的气氛。好孩子们都活得不容易。
我歪着头想了想,在没有money作资本的情况下,这一年恐怕还是得增强社会资本和人力资本。

2007,你好!

本来昨天想写一个"写在2006年的最后一天",做一篇华丽丽的总结。但是昨天一天都没有空。
转眼来到今年,一日之隔竟已是今年、去年。
似乎真的感冒了,周六从外面回来就开始鼻涕、喷嚏不断,直至今日,我下定决心要在新的一年改掉晚起的恶习。

去办公室才发现,今天是假期,无人上班。提供线索的人迟到了半个小时才到,但凡上访的人都因感受社会不公太多,倾诉欲较强,虽然我又往后推迟了半个小时,但他还是把材料上的内容翻来覆去说着。

午饭,因为感冒所以眼神呆滞、脑子僵化,也不说什么话,听大家说。

无精打采地挣扎走到家,把冰箱里放了许久的一个石榴翻出来吃,这是猪头昨天嫌弃剩下的,人家北方佬的腔调是:"这种水果都没啥肉"。我都喜欢吃些怪兮兮的水果,最常见的苹果是最不喜欢的,不过这个东西有诸多好处,所以还是我常买的水果。

前天还自己总结,2006年我生了好多次病,我积极地上医院,锻炼身体,尽量保持合理的饮食。这些都足以印证t同学以前说我:"这女人对自己很好。"要死要活,生怕把自己折腾不死的青春期真真切切是过去了。虽然有时候我还是会在黑夜中默默流泪,痛彻心骨。但是对于这些痛苦我是惧怕了,想一想都恐惧万分。如今的我,都会在去医院看了乳腺癌防治、和小蝶讨论一番生孩子对女人身体的诸多好处之后,毅然决定还是要生孩子的。然后,我就谴责了自己的自私,至于以前说过的不让自己的孩子到这个世界上来受苦,通通都不作数了。我是多么胆小啊,活该这辈子当不了共产党员,被敌人抓去,第一个招供的就是我。

岁末的时候总是想起冯小刚贺岁片里的话,我把它改成:"2006年就要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其实这一年数数算算,最大的收获不过是漂泊一年之后,终于有了正式工作,从临时民工变成了正式民工。

去年是去猪头家过的年,他妈妈很好。
两会名额不够,整日在办公室端茶送水。对于办公室生活没什么历练的我,几乎每天产生十六次以上离职的想法。以至最后虽有机会留下,但也决心一定要走了。
感谢++的引荐,感谢张老师赐给我工作,俺终于在周刊上了班。
三个月试用期,死去活来地学做周刊的稿子,在会上被同事批评脸红……后来终于上了正轨,顺风顺水了一段时间。
周刊改版,去调查部上岗,心中忐忑,"调查为何?特稿是啥?"天天自我追问,到现在也不知答案。
第一篇稿子跑得死去活来,平平。
第二次奋发图强,终于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此后就是出差,惊涛骇浪,虽说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但小女子我那见过这阵势啊,很是祥林嫂了一阵。而更加严重的后果是,回京后较之以前更为迷茫,何去何从?从十八号回京,一路颓废到2006年过去。

我错了,求主指引我走主所喜悦的路!阿门!

新的一年了,默默地许下心愿,其中一个是找到人生的梦想。近期的目标尚不祥,手边连个合适的选题都没有。对于我这样没有见过大上海的乡下孩子来说,年会倒是值得盼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