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有点过分靠谱了?

认真反省一下!在阳台上坐着晒太阳晒到骨头酥,心中突然拍案而起:"老娘要奋发努力,以后买个大house,带一大露台,天天晒!"转念一想,不用奋发努力,我现在不也晒着嘛,难道有钱人享受的阳光和我这样的南城小青年享受的阳光不一样?所以,我还是选择了另一种人生态度:"别挡住我的阳光"。生活好不容易又有点新鲜东西玩玩了,只是,我在等着,它是盛大开盘呢,还是悄悄枯萎,不过有所期待总是好玩的。我是不是也太过分靠谱了啊?这么努力工作,积极进取(猪头语。这厮居然想退守居家了,呼呼,这种恶劣思想不能纵容!),一把青春年华全奉献给工作了,我至今还不会化妆呢!!!!!说了好久,想当疑似美女,至今未果!人人心中都有一个"相夫教子"的梦,当然,也有"相妻教子"的。不过,比我靠谱和比我不靠谱的同志都很多,那我该何去何从呢?好在,明天晚上九点还有二手玫瑰在蓝旗营13club演出,主题是"春梦",哈,招募同伴,同去同去!上一次看二手演出还是很high的,那时候我满心以为可以将生老病死都交给某事业单位了,心中充满了满当当的安全感。后来,事实证明,姑娘我就是汪洋中的一条船啊。靠谱or不靠谱,这是个问题。

服了琼瑶阿姨电视剧里的人物了

拍个言情,还那么吵,吵死人了。一个个的谈个恋爱往死里折腾,吃皇粮的格格、贝勒们真是不用工作,利比多没地发泄啊。

事实证明,我根本就不能喝酒,一喝酒必咽炎发作是定律。只不过因为年会的时候,我懒得推让,就喝了红酒、啤酒无数,(幸好北方人早就不来白酒了,如果是老家的那种阵势,我非休假半年不可)周一似乎没事,周二早上头发没干就出门,然后似乎就顺理成章地嗓子沙哑、鼻炎发作了……

?

人生真是一个苍凉的手势

人真是一种没有尊严的动物啊,永远没有完美,不是失去这个,就是失去那个。哪里有"人生终将辉煌"呢?都是骗人的。在这个前提下,以流氓的态度面对人生,也是无济于事的。所以,统统都是无聊。没有多少东西可以昭告天下,当刺激和打击变成一种常态的时候,往往会失语。??

年少不轻狂

昨天晚上快一点的时候躺上床,全身都紧张兮兮的,完全放松不下来,翻烙饼……中途两次愤然开灯,翻了几页《touch》,轰然倒下,继续失眠,大概折腾到两点多,还是没睡着。在这个痛苦的时候,我深深理解了大s为什么在犯抑郁症的时候会想拿刀砍她妈。看来读书时候带着浓烈文艺气息的变态心理通通都是意淫派的小儿科。?从生理到心理都难受得要死,(算了,不要写这个,越写越难受)?把很多年轻得要命的歌都捡来听了一遍,这几天我的宠爱是姜昕,《成长》,还想听齐豫的《seventeen》,高中的时候听过,但是没在网上找到。十七岁,想都不敢想哟,那时候我在干吗呢。?虽然我常常承认自己是劳碌命,但是也不至于要把人活活逼死吧。我真的恨透了这样每周来一次生死时速的工作!

战士没有好下场

我本来以为,我会度过没有战斗的一周,把手头积攒的稿子都写一写就完事了,没想到……听姜昕的歌总能让人想起那些日子,还到处听摇滚演出的日子。30号,二手演出,我已经好久没看二手演出了。而那一天我同样面临选择,是去人模狗样地参加某种社交party,还是闪人混在烟雾缭绕的13看看想想想想念死了的梁龙……或者两者兼得,下场就是赶场子到两个截然不同的地方,面临被当成傻白领的尴尬。又说跑题了……早上听陈绮贞的《旅行的意义》,突然间有一种清晨醒来孤单单的感觉,以前大家都听陈绮贞的时候,我是毫无感觉的,虽然我也喜欢很多很皈依绚丽或者娇俏甜美的indie女歌手。或许只有在某一种心境下才会理解某一种音乐吧。我总是梦见你,以及梦中失去的刻骨铭心,或许,是我太孤单。

没有时间哭

记者真是一个讨人厌的行当啊。要求一个陌生人帮你做这么复杂的事情,确实是比较过分的,可是我没有别的救命稻草。到了这个时候,还是大学同学在积极地帮我的忙,也许也只有这样一种感情是不计功利,不是我们谁对谁有用,才伸出援手。邝说我每次回学校,一点都没变。怎么能够呢?我们是同学啊。我们不是把社会当成大公司,把对方当做潜在合作者的关系。只是因为一起度过闪亮的日子,我们才相识。联系了一天,到现在。我觉得自己真是用尽了办法,我现在只能等着了。如果这个希望也破灭,那我明天坐公交车跑到人家学校去,我也不觉得有多大胜算,算什么呢?行为艺术?人在忙得喘不上气的时候,是小气的,敏感的,没有宽容,且愈加刻薄。但同时也是感恩的。所以,把臭袜子扔掉,同被诅咒者绝交!昨天和老姐聊天,我说,我没有喜欢与不喜欢写的稿子,我只有好写与不好写的稿子的分别。当然,最后的结果还是哭得一塌糊涂,猪头只好不画图了,来给我送饭。什么时候才能潇洒地送上四个字——“不伺候了”?人生真是无奈。唯一的办法似乎只能是静心祈祷。

女王似乎是份不错的职业

美国的各大都会区都有这类型提供禁忌角色扮演场景的服务业,由工作者和客户协议内容和底线,然后双方各自扮演主宰或顺从的角色,透过各式各样的服装道具角色脚本来满足客户的情境幻想和心理需求。如果由女人来扮演主宰的角色,由男性客户作为性奴隶,特别可以同时满足好几种心理需求,例如重现幼年对母亲庞大权力的恐惧和想象、创造合理化的场景以便一向被期待强势表现的男性能,在此片刻扮演弱势被动的角色,充分揭露并转化痛苦羞辱中隐而未现的情色刺激内涵,在亲身演练禁忌场面中享受终于实现幻想、践踏规范的复杂强大愉悦等等请注意这段定义精确,极其牛逼的话,完全能够让人想起某个牛哄哄的跨国企业的招聘广告。当然,我觉得当女王估计比在企业当民工可能要求还要高一些,基本上还有心理治疗的意味了。?我大部分的男客户都有压力很高的工作,但是在这里,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聊天。 再看这段,请注意,目前女人似乎也没什么好日子过,照样被老板派的活折磨得生不如死。
想想看!真的很不可思议!这些忠心耿耿的奴隶全都用皮带绑着。我非常尊敬那些女王,她们年纪通常比较大,做这行也比较久,她们知道该怎么样同时和很多人一起做,她们完全掌握局面。要有很高的注意力,还要分配在几个人身上,这真的很难! re!奴隶对女王的要求还是蛮高的,比如调教室的氛围,香水和调教者技巧,不过似乎从网上我看过的有限文献来看,中国的sm行业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能达到这个程度的女王似乎没有啊。中国sm行业呼唤高素质复合型人才!同时,不正规的教育培训制度也是需要改变的,当然了,还需要开放搞活,市场化运作。要抓住北京市大力发展创意产业的契机,多快好省地发展我国sm业,培养出新一代的调教师。(这段话就是我怏怏大刊一个活生生的稿件提纲。)?不瞎贫了,我这都是被折磨的。以前德性小朋友借我看过一本sm的小说,还是极其有品的。稍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李银河说的sm是外国中产阶级的兴趣爱好,这就是句大白话,没啥可jjyy的。那个小说是一个系列中的一本,后来在猪头那里也发现了系列中的另一本,似乎叫《先生 浴室 照相机》,大概。?嗯,不啰嗦了,从良多年,不被折磨到底线我是不会重出江湖,在blog上写着写的。望众xdjm一如既往地关心我,爱护我,万一我不幸被炒了,收留我,借钱给我,哈哈。我继续去正襟危坐,一脸阶级痛民族情地去搞中国传统文化稿件了。

基本上是爬都爬不动了

几乎被折腾致死,然后筋疲力尽,我觉得我不能再干活了,当然也没有力气外出。我也曾经贼心不死地想过出去逛街或者是去夜店玩,但是我基本上是没力气了,一切都变成不可能。什么连深感生活虚无的力气都没有。这两天仍然是把新出的NANA都看完了,没有什么新鲜事,只有排山倒海的工作任务。可是这一切真的有用吗?我不知道。没有目标的路上不断焦虑,我怕等我做得不够,或者做的都是错。这样的痛苦和损害,胜过辛劳。

爆竹啊,烟花啊,年就要过完了

本来我一再克制自己不要再写这些jjyy的东西,可是外面的鞭炮声此起彼伏,连我家里都飘满了火药味,颇有点在最后允许燃放的几个小时内进行最后狂欢的意味,我不得不来啰嗦两句。一到北京,就狼狈不堪,工作上任务重重、家里一片狼藉,焦头烂额地过了好几天。今天周日,又是十五,想了想,还是应该过年的。在家做了两顿饭,中途又是卫生间地漏堵塞,找人疏通,又是电器线路跳闸,总之是鸡毛蒜皮、鸡飞狗跳、一地鸡毛。某人气定神闲地对我说:"这就是生活。"但是我只能心里面暗暗地想,如果这就是家庭妇女的生活,老娘这辈子也不想当家庭妇女了,太让人发疯了!猪头提醒我该买新的衣服和鞋了,可是我一点兴趣也没有,一点点都没有。那么多的工作和迟迟不见进帐的状况都让我无心购物,再说今年我还有目标。所以等过段时间再说吧,说这些,不过是为了证明:我不是物质狂,而且从来就不是。物质不过是基本要求,从来不是终极目标。逛商场不过是女人生活的必要内容、买衣服、买鞋都是最实用的目的,我不会攒很久的钱去买一个包,我曾经迷恋香水,但是也没有持续多久,且到现在也几乎不是那么狂热了。不过我还是要说NINA RICCI出了一款新香水叫NINA,红色的苹果。我觉得有点仿DNKY那款苹果的创意,只是不知道味道是怎样的。嘻嘻,说说而已,不多的银子还有更紧要的用处。新的一年,应该有所计划,应该锻炼身体,应该吃清淡的食物,并且做更为耐心和体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