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人

最近的常用词。骂别人,也骂自己。

上周什么都没干,当然,其实也是工作了的,只是成果没有那么快出来。一周没有稿子出来,就心中惶恐万分。挣钱会让我觉得自己靠谱,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好姑娘,勤劳善良勇敢,一副风风火火女民工的打扮才会让我觉得自己不是卖弄风骚的章晓慧。

这周就开始发誓要写稿。截止到目前,我手头一共有四个稿子需要做,陡然间成了工作狂。来回在御宅女、聚会狂和民工女之间转换。我的不拒绝只不过是厌倦。

有时候想,也许不发生一些事,我们都还好好的。 不过好又能好到哪里去?不如舍了沉没成本,从此只有更好。哈哈,阳光无敌女青年。

只爱陌生人,因为陌生人,好抛弃。不见便是从此不见了。数年来的感情经历只教会我一个 漂亮的姿势,断然离开,从不回头。若我离去,后会无期。惟有“决绝”二字,深得我心。

和陌生人的约会或者有很多人的聚会,其实相当于舞台而已。日常生活太乏味,你我都太熟悉,打扮了给谁看呢?一场浪费。

我也终于有了YSL的粉底了,我也用睫毛夹了,我正经八百地化了妆才出门。但是我从来没补过妆。

“眼角眉梢不是一场误会” ……

之所以骂自己贱, 是因为这样子不思进取是不对的,虽然我没有工作的时候也在很勤奋地看书,我一晚上看完了《包法利夫人》,我还在看《低俗电影》,而且看得激动不已,频频感慨,现代社会那么多人单身,是因为能带来高潮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不靠谱不思进取指的就是两个事:一、不好好写稿,二,不好好学英语。

雨天

真有理由忧伤。

放的是《金盏花》,看戏的时候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歌,后来搜了一下,是琼瑶做的词。本来是挺甜密的歌曲,但是因为《包法利夫人们》,它被用在追忆旧情人的那段戏里,所以这首歌有了别的意味。

我知道,我必须节制忧伤,不能像年轻的时候那样肆无忌惮地忧伤,把自己伤得奄奄一息,因为已经没有人为我收拾碎片,而不也不再像怀春少女那样期待着有一个人爱我、怜我,手牵着手,走过一生。没有那样一个人。这个世界上没有白头不相离的一心人。我们不过是在某一个时段倾心相爱,但这,不是,永恒。

凌晨两点半,又是噩梦惊醒,那时还没有下雨。

再一次醒来,窗外的雨声哗哗的,一下子就没有力气起床。难道只是因为雨打乱了我今天的穿衣计划?原因和理由总是两个东西,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家乡是经常下雨的,在今天之前,我一直都是喜欢下雨的。高中的时候,在雨声中听着收音机写信。大学的时候,夏天的暴雨曾经是青春的宣泄,曾经是暴走,又或是一场出其不意的浪漫。去年夏天,我曾经在轰隆隆的空调声中醒来,满心惆怅,脑中只是《倾城之恋》,时间总是跟我开玩笑。其实,今日看来,也应想起《盛世恋》,那句“这就是方国楚。香港七十年代最红的托派。”

现在,我居然是如此地不喜欢雨天,一整天沮丧无比。我在雨中不断地奔走,上车下车、走路上楼梯,吃了很多东西。

在软弱中,请主使用我!阿门!

爱情和吃饭一样,会因为姿势不佳而声名狼藉

最近的迷恋对象是林奕华,《包法利夫人们》真是没得说,这句话也是他说的。也许是因为他说,爱情真的很难的,大家又都没时间。我突然觉得,有才华的男人也很可爱。

一直都很累,到处跑,时间安排得满满的,也不知道自己忙了些啥。

然后也有人勇当心理医生,天天找我深入交流,话题是关于“你这个人”、“我这个人”,我只是觉得每次 都很累很累。我已经好几年不和男人讨论这个话题了,和姑娘们聊天,也很少说这些,无外乎说事、说男人、牢骚。

你说:“你以为只有用身体才算乱搞吗?”

我汗,那我时常爱上某张在地铁站看到的脸,说明我精神滥交吗?

你说:“你太被动了,不过我也不想教你,否则你太抢手了,我粘谁去?”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现在不抢手?”

嗯,我是多么地低调,又是如你所言,多么地闷骚。

《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看完了,我想我是进入了女人情绪波动的低谷期,也就是“井底”,你说,我是异性倦怠期,或许是,我不想接纳谁,也不想爱上谁,我现在的心态并不适合恋爱。

我也尽职尽责地穿衣打扮、学化妆,调侃要找金主总不能到停车场,看见宝马就上前跟驾驶员聊天。但是这些都没有意义,即使有华服,也没有舞台。

狮子丧失舞台感的时候,自然是不折不扣的情绪低潮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