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至死

昨晚和暂时来家中借住的实习生小妹妹聊天到很晚,我们讨论了女烟和男人,我表达了,我还是喜欢more,矫揉造作的more,无可救药。

破坏了前两天好不容易实行的早睡早起作息制,然后就开始处于迷糊状态,大概从两点到四点。四点,我终于想到了失眠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屋里太闷热,开空调,想好了专题策划方案,用手机记下。

我仍然怀念那些乱七八糟的校园生活,尤其怀念三角地的小饭馆,虽然那里又贵又脏又难吃,还一度被怀疑是国安驻地。我仍然试图想起每一次在那里喝酒的情景,但是太多了,多得我无法一一回想。所有和我在三角地喝过酒的朋友,请原谅我不想再一一复述那些我说过很多遍的场景。毕竟十八岁,不再重来。

打开qq他还是没有回消息,显然,每一份感情都异常艰难,没有唾手可得的幸福。而我似乎也只是心情平静地等待,等待他走过来,或者离开。

依然是坐在图书馆里,听的是王菲的《讨好自己》,在没有人讨好的情况下,也只有自己讨好自己了,还有那么漫长的一生,而我似乎一点也不着急了,只是心情平静,该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上帝自然会召唤我。而即使不能在这个世界上见到主,我也相信也许在另一个世界我还能见到主,一直在期待中……

是的,我是有我自己的世界的,我是有我自己的梦想的,我是有我自己的生活的。

一如既往地在图书馆过着没有时间感的飞生活……

谈恋爱和高考好像没有太大区别,都是谁最沉得住气,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我居然有过这么睿智的生活状态,但或许,爱与不爱,到底是不一样的吧。

全身紧绷,无法入睡。于是,想起住家庭旅馆的个性房间,除了卧室还带一个大大的浴室,中央是嵌入式浴缸,四周落地窗,拉上帷幕似的窗帘,泡在一片水波荡漾中,放Tori Amos的新专辑。心中漾溢着满满的幸福,觉得宠爱自己真如公主一般。

我还是很迷恋浴缸的,虽然这是我唯一一次用酒店的浴缸, 迷恋宠爱的感觉。虽然从来不曾有人能够完全宠爱你,自己宠爱自己也对物质和精神状态都有非常高的门槛。

然后想起十九岁的赴宴, 到底是青春无敌,白衣飘飘的年代,一件百图的打折白衬衣就搞定。只是晚上志得意满地打道回府,

美丽是怨妇唯一的武器,当然,也是唯一的赌注,如果不是全胜就是惨败。“自由”这个从他嘴里说出来曾经那样令我心动神摇的词语此刻在路灯渗透的夜风中只是轻轻滑过我的耳膜。

那一刻起我知道我大获全胜同时又输得一败涂地,我赢回了失去的自尊和那个女人的挑衅,我输了年少纯真的幻想和对异性的期望,我知道我和这个男人之间彻底完了,灰飞烟灭,夜风将我曾经有过的死灰复燃的希望扬起,彻底消失在有着明亮街灯的马路上。

平静地洗脸,只是突然对那堆护肤品莫名地厌倦,

四点半,坐在阳台上,晨光中看完了《恩宠与勇气,超越死亡》。六点半,睡觉。

噩梦

又是半夜惊叫的噩梦,不知道心中藏了怎样的恐惧。为什么每次钓白羊座的凯子,都会以感冒作代价。当然,也只有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反思自己爱前一个人中的种种过失。上一段感情的范式总会影响下一段感情,只是我深深思索之后,再看克里希拉穆提的书,发现自己迷恋的不过是依赖,然而一旦依赖,你就成了奴隶,你的快乐只能从别人而来。这颇为像我说的,找那个你爱的人,就像m孜孜不倦地寻找s一样。

所以,一场不合适也是大多数恋爱是伤及灵魂自由的,也会让你忘记“自由”这个命题。或许失恋不是伤害,这才是最大的伤害。

爱,克里希拉穆提说,大多数的爱都掺杂着恐惧、占有和嫉妒,我爱你是以你爱我为条件的, 这是不过是一种交换。爱与自由并存。

所以我们要静观,看水到底流向何方,也应更多地了解自己,这才是重要的功课。按照《恩宠与勇气,超越死亡》中的女权主义观点, 胡茵梦做的事与李敖相比,也并非小儿科,只是两性差异罢了。抹杀不如正视。

只是生活状态在慢慢地恢复正常,我是个麻烦的人,所谓的生活正轨需要很长很多的空闲时间来调节。昨天去健身房上body balance ,还是那个很帅的教练,教练说“让你的心安静,身体从容舒展”,要在这个喧嚣的该死的北京生活中找到这样的感觉,好难,但必须去做。

让我们把所有的堤坝都撤了,看看水到底流向何方

我变卦太快了。

难道是因为我缺乏安全感,所以才会在心里设置了太多太多的条条框框吗,我太爱给自己设限了,实际上,对于未知,我们完全是无法操控的。

而且我的心态也非常封闭,浅尝辄止,迅速退回,生怕伤害了自己。而私己本来是不存在的。

所谓的静观不是一门理论,倒是实践的艺术,颇有禅的意境啊,所谓当头棒喝,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文字终究浅薄,直指人心才是最高智慧。

一下子从那种气得头昏脑胀的状态中解脱出来了,感谢主奇妙的安排!又回到了生活中,我们只是看着水将流向何方而以,阿门!

生活不是悲剧,也不是喜剧,而是一场荒诞剧

生活高于戏剧,再一次在本人身上上演。

刚刚说完这句话,晚上就演了这么一出。

刚刚说没有对手,就把自己绕进去了。要不怎么说,人要谦卑呢。

开始和结束 都太快和莫名其妙,又增长了经验值。

开始调整作息时间,死死克制住自己不要爬起来看时间和开灯看书,最后一次看手机,知道是凌晨两点。

洗衣服,准备打扫卫生,戴着手套给自己做了顿饭,拒绝了晚上十点才开始的party,必须让日子回到正轨上,因为必须控制自己的情绪和生活。规律的生活对我是最有益处的,我从小就深知这一点,但是本性的情绪强烈,动荡不安,又与之矛盾,两者的调和一直是生活的技艺。这个我能把握,很多时候只是放纵了自己的情绪而已,所以内观仍然是重要的。

调整心灵状态的工作仍然要继续,不仅仅是把心中的垃圾清除出去,而且要让自己找到合适自己的状态,不能对自己继续一无所知,实际上,探索自己是一生的冒险旅程,也是人生的重要内容。

静观,以及调整呼吸,把对外部光怪陆离世界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内心,更为深切地了解自己,不要冲突。

是爱情还是桥段,都不再重要。

发了疯似的倾诉

原谅我,我是太寂寞。

大明同学的短信风格极其彪悍,这家伙绝对是上海女人中的另类,目前我只能期待她过来陪我住。

付了剩下的三个月房租,但是我应该会在三个月后搬离这里,结婚的希望似乎不大,那多半是要寻找合租伙伴。

临睡前真的不能喝水,不然脸会肿。前天晚上没有再死命地灌水,第二天果然脸很小。真理不实践就是无法体会。

《社会记录》又在说毕业,有一点感伤,没有办法。大学四年,还是给我很多的。最大的收获就是教会我在饭桌上和人聊天。扔这个,扔那个,阿丘这一代人或许不能理解这种永失我爱,便不如不爱的情绪吧。如果再让我毕业一次,我真的希望自己找工作更顺利一些,毕业的时光能再恣意疯狂一些,但或许,我的疯狂在从大一到大三都在透支。

和新来的同事吃饭,谈起她熟识的某位援助律师,生活高于戏剧就是这个调调,我只能对该同学至今还对外宣称自己单身表示遗憾,骗人也不会换个说法,没有想象力的人真是太多了。然后,得知某个人品长相居佳的法学界名人也是有八卦滴,不过她没告诉我详情。

看电视看来看去,我突然觉得,那种爱情的火焰在眼中熊熊燃烧的景况,我似乎多年不遇了。

相亲是最近热衷的游戏,没有对手。

今天房东来收房租,表扬了一通故人,盛赞是潜力股,真不知道,表扬一个女人的尚无成就的男朋友是不是都用这个词。于是,这个词的下场就像上次在夜色,我对“魅力多金男”这个词笑到喷饭一样。

最后我终于忍不住说,这支股票不是我的了。

愕然,

“你不要伤心啊,我当年毕业分配的时候分到屠宰场……”

blablabla,好坏相对论,辩证唯物主义,轮番上场。

汗……

其实房东是个好人。

大热天出去换煤气罐,绝对是个错误的决定。走两趟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要化妆的话只适合打车去看著名经济学家,我要省钱,要不还是放弃吧。

原以为结束的事情没有结束,所以还得继续搞。然后,重新学习特稿写作。

看一些无聊的blog,其实那些人我都不感兴趣,只是不知道什么隔段时间还是要去看看,或许这就是境界问题吧。

每天看“野心”从心中升腾无数次,然后只是静观,看它瞬间消散。

昨天打车回家的时候,窗外车水马龙的繁华世象成为一种幻象,想起一段话,在森林中迷路的人多数是死于被幻象迷惑。水泥森林中的幻象自然也是如此。本性清静的意思或许是,如此想来,我的心境和十年前小镇上的那个少年一般,不再觉得这些幻象是人生的意义。

从幻象中走出来需要过程,保持清明。

与命运握手言和

读完了《谋生之道》,继续读《恩宠与勇气》,双休日的白天都在外面跑,只有晚上有时间,但是我总是逃避入睡,除了看书,我也看电视,看深夜的清宫戏看得泪流满面。开着灯睡觉,不知道是深层睡眠还是浅层睡眠,做很多梦,白天并不困。逃避的难道是自己心中的恐惧。

冲突和对立是我们心里疲惫的最大原因。克里希拉穆提在各宗教之间打通的言说,重新唤起了我关于“静观”和“活在当下”的静修记忆。

15号去谈道,遇到的是最喜欢的张锦星牧师,她最后为我祝福的时候,真是抑制不住感动的泪水,走出教堂时,心中只有一句话:耶和华的名是当称颂的。

问了她一些问题:

是不是一定要找信教的男朋友?

我觉得是的,如果不信,那么一定要让他在结婚之前信。否则你们在基于信仰的很多问题上无法取得一致,比如教育孩子、十一奉献和人生目的。

基督教对于同性恋的态度是什么?

不可以,因为圣经上曾明确表示了这一点。但是对于同性恋者要为他们祈祷。

(嗯,从此以后对姑娘就不能有什么想法了,我真规矩。)

我一直没有找自己的天职,为此很苦恼。

天哪,这么明显,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情绪并不代表天赋。在你的工作岗位上踏踏实实的工作,主会赐给你更多的天赋和勇气,至于下一步,到时候再说。

尽管我今天仍然很晚才起床,但我开始看资料,开始思考,并开始不那么逼迫自己,只是静观。

满心绝望

一大早起来就是这个感觉,真是让人泄气。

这种感觉足以摧毁我最后的职业道德,今天的一系列安排看起来毫无吸引力,不过是按部就班而已,都是要完成的任务,照顾好你的饭碗,照顾好你的身体,照顾你那张没几分姿色的脸。

手机里的短信除了广告,就是来找知心姐姐倾诉情感问题的,我他大爷的都纳了闷,怎么从来没有人主动听我倾诉。当然,我老早之前就不指望了,自己解决,比啥都强。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荒诞感

在长达半个月之久的现实主义生活之后,我终于开始慢慢地缓一口气,但是居然翻来覆去睡不着。按照地摊上十块钱买来的那本伊能静美丽教主的书,这可是大忌。怪不得,我的皮肤好久没有亮晶晶了。

嗯,我需要谈恋爱,这是个现实主义问题。那么,是要同城约见呢,还是要将调戏事业开展到不靠谱的千里之外呢?这种问题只有在这么不靠谱的深夜才会被提出来。这种状态非常之像我还是个女学生的时候,在bbs上灌水,通宵达旦。无数人的青春都是这样浪费过去的,我不后悔。那个时候我一心想修练成妖精,却不曾想过嫁给凡人的白素贞最后没有什么好下场,倒是小青逍遥自在。

我不想在此论证这种关系无论是对于白娘子还是对于许相公,都是种悲剧。我只想说当看到某人赫然又在我的msn上亮起来的时候,我就想打电话过去问候他老母。虽然每次都是想想而已,但足以证明我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释然。

怎么会有让人不后悔的感情呢,我想不出来。

【缘份】
这,是个爱情的游戏,想玩哪你要输的起,千万别拿眼泪当武器,棒棒棒~小心~过头了没人理喔~
这,是个爱情的游戏,想玩哪你就别客气,要知道这个输赢的道理,输了你千万别赖皮喔!
有人选择笑笑,哎~让它过去。
有人躲在黑暗中,啊呀~偷偷哭泣。
爱情,它其实就是没什么道理。它就是,叫你,啊叫你,别太在意~~
这,是个爱情的游戏,想玩哪你就别客气,要知道这个输赢的道理,输了你千万别赖皮喔!
啊~~你赖皮喔~赖皮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