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生活

从学校回来了.

这周一开始就压根没干什么活,一个过年前就采访了东西,死活不想写.继续清理肠胃,排毒,对皮肤还是很有好处的.但还是意志不坚定,嗯,靠意志,鉴于最近长痘的状况,我再吃辣,我就是猪.

化妆技术亟待提高,本科同学和一年前的实习生竟然都认不出我了,汗^难道我变漂亮了这么多吗?臭美.但我还是觉得自己不好看,这完全就是限于小我,永远不能接受自己的小我,从而不得超脱.所以,小我脱落才是最终的超脱.

无所事事,完全不想干活,去万圣看了一堆灵修书籍,想出国的念头逐渐清晰,只是还没有实施.还想去印度\尼泊尔,这个计划成行的话,需要现在开始写稿攒钱.

站在她的宿舍阳台上,看到四环路上的车水马龙,我说:“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生呢?”

她说:“你去读哲学吧。”

“哲学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能在宗教层面闪光寻求。”

显然,我很二,我心知肚明。我不工作、不挣钱、不关心房价和汽车,在这个价值单一的社会,不正常。也不是个好青年。我努力靠谱,因为不靠谱也只是另一逃避,并非真正的人生。我只是想知道我这样不热爱工作,我到底是在恐惧什么?到底是在逃避什么?

我无法独处,是因为内心贫乏,难以看到莲花盛开的实相吗?人与大精神的统一到底应该是高潮体验还是视为平常?灵修的上层次也不是那么容易。

嗯,生活有意思吗?我积极地寻求意义.

两个恰恰好

在听着这首相当靡靡恶俗的歌,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但我刚才明明是想写点什么的。

多日连续不断的夜生活让人深度疲倦,怎么睡都睡不醒。决定闭关一段时间,也是因为天天在外面吃饭,皮肤也不好,需要排毒。今天在家煮粥喝。

实习生小妹妹送我的西瓜在家里放了好几天,切开发现已经不能吃了。

健身房的舞蹈课,我仍然很笨,深深地感觉到身体的僵硬,而对于生活,我的态度和身体一样,仍然不够柔软。生活真是一门艺术,状态有点像初中时的我,黄金时代。

不是唯一,谁也不是唯一。走了又换,最不匮乏的就是暧昧。

安安静静地,继续生活。

不想表述

最近发生的事情非常多,但我丧失了表述的欲望。

小彭现在应该在法国了,丫在北京的三天,确实是本命年至今为止我最高潮的三天。说话每天说到嗓子冒烟,话语无比彪悍,直到她走后的那天,我和男士们去后海划小船送别实习生妹妹,还是“我操”、“我靠”满天飞。

东来顺、小南门的刨冰、西门鸡翅。听完某个男同学上研时的火爆爱情故事之后,我冷冷地从嘴里蹦出四个字:“迟来的爱” ,其余四个女人晕厥,并因我的刻薄断定我是嫁不出去了,更别说我还外表柔弱,内心粗犷,心理上不仅是男人,还是个猛男。

回来后开始赶稿子,三点睡下,九点继续。 这个稿子,编辑居然说不错,我深深意识到,我这样懒散的狮子,只有遇到苛刻的编辑和东家才会迅速成长,当然,管教我的人首先得自己有点货吧,不然我送你三个字“你也配”,我相信你会眼泪掉下来。

中午赶完稿子,下午翻出一堆电影看,我想去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复习了《罗曼史》 ,这部电影终于替代《镜子》,荣登我最喜欢的电影。女主角的裙子颜色是白、红、黑,纯洁、欲望和死亡。最后那句话:“如果你认同,我们得永生”,我再次崇拜了导演一把。

南锣鼓巷吃饭、后海划船、日昌的宵夜。在湖里荡着,我抽了无数根烟,这是我最近几年来抽烟抽得最多的夜晚,微微有点伤感,我们还讨论了爱情。我还是喜欢喝奶茶,就像喜欢帅哥一样,不管它是不是让我失望。

腹泻失眠一整夜,祈祷之后我领悟到了没有恐惧才是自由,爱才能摆脱心智的控制自然运转。我严肃深入地再次思考了自己的性取向问题,这个问题哪有那么容易解决。翻了很多书来看,扔了《乌合之众》,看一本非常之烂的小说《桃花》。眼睁睁看着天亮起来,人越老,失眠的夜晚就越多。

然后我就有理由请假,纵容自己无所事事。 早上连着煮了两次粥,都煮成了饭。

无欲无求,方有平安

本来是说好不在看关于你的一切东西,也不去说话了,但是我还是看了聊天记录和你的blog.结果自然是让人微微心惊的,你的世界不是我的世界,你的世界对于我来说有太多的未知。

还好,我现在知道占有欲、征服的野心都不是爱,人心中无穷无尽的妄念更是毫无意义。唯有信守平安,寻找人生的奥秘是唯一的主题。

昨天从新的办公楼走出来,小区里绿树成荫,夕阳在慢慢下沉,一对恋人行走在前方,心情突然无比愉悦,生命果真是一件美好的礼物,不容我们忧郁。

慢慢地看一些股票方面的东西,学什么都不容易,不过还是应该学。家里打来电话,絮絮叨叨汇报了一个小时。

小彭周六抵京,轰轰烈烈的接待大戏打开帷幕。

看书,记住了,内在的善意是一种深切的宗教情怀。

那么,晚安,愿你平安幸福。

慢慢恢复的状态

今天在屋子里磨蹭,给自己做了两顿饭,把电脑放在床沿上,自己坐在小马扎上,慢慢地敲字,突然的一瞬间,心中有一种手指敲击带来的幸福。然后就心甘情愿地计划并着手一系列离职之前cover ass的工作,然后在这个状态下,我去群里发表了一些非常不淑女,女流氓本色的话,虽然此类的话虽然在办公室我也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讲,但在该群,昨天还有人说我:“装淑女”。

今天的《荒漠甘泉》是上帝的礼物总是像甘露一样,跟在黑云的后面。

于是,就有了以下的msn对话:

我的故事完结了。

你看过北野武的坏孩子的天空麽?结尾很经典,新志问:“小马,我们完蛋了吗?”“笨蛋,还没开始呢!”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又见一冷笑话:

听众:我18岁,认识一个男人,三个月前跟他上了床,前几天他告诉我他已结婚。
万峰:姑娘,我告诉你他就是一臭流氓。你们怎么认识的?
听众:是我同学介绍的。
万峰:我敢保证介绍的人根本就知道他已经结婚。他们就是一流氓团伙!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从白洋淀回来了,没有故事。

早上在荷花池里划船,坐在船头,我只能想起这两句,还有“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竟然还想到了那次“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命题作文。(必须承认,本来墨水就不多,工作以后更是连伪装文化人都没得戏了。)

《西洲曲》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

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西洲在何处?西桨桥头渡。

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

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

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

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

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

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

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

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

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我不得不承认:我又玩了一个星期

显然,稿子只搞了一个开头,百废待兴。

答应了明天去参加集体游玩,周末两天全数送出,我只是想如果玩得好呢,我就不做看海的打算了,如果玩得不好呢,我再一个人奔去看海。

列了长长的行李单子,只是两天而已,我发现我越来越麻烦了,是不是女人越老就会越矫情。还需要挑一套衣服出来,显然,衣柜里还缺少一条春光烂漫的度假风情连衣裙。

如果在旅途上补妆会是怎样的情况,在没有散粉定妆的情况下。伪装美女的生活就他妈跟画皮一样,你要挑一张合适的皮,就是所谓的凹造型。爱谁谁,反正我没有兢兢业业伺候别人眼睛的心情。

收工、洗脸、睡觉了。

祈祷是愉快并能认识人生的两天,阿门!

我他大爷的一定是疯了

上周一到周四太累,从周五就开始疯,周六晚上的party当然是高潮,突然从四眼小妹变成全场焦点的party queen,继而突然粉丝无数,是个姑娘都会陶醉一把,hiahia。

x姐姐与我同居,生活保持在加拿大似的慢节奏,我生生记住了她说:“没有什么天大的事,慢慢来”,然后就懒散开来。我和她每天讨论灵修、公民社会、国内国外的生活,当然还有我唉声叹气的爱情。

体重上升,不靠谱的倾向增加,对挣钱失去兴趣,对写稿避之不及。买了隐形眼镜,烫了头发,化妆的技术大大提高,对男人的耐心也增加了很多很多,突然从大都市路线跳到粉嫩少女路线,一副要以怒放来抓住青春尾巴的德性。

今天居然是立秋,我不得不承认,2007年,本命年的夏天,没有爱情。

偶然听到这首《如果的事》,非常喜欢,当然也听琼瑶剧歌曲,比如《我心已许》,以及以前的《金盏花》,我自己也对自己orz……

拒绝了新左派处女座刚失恋帅哥的饭局,我怕革命意志不够坚定……

回你的短信,x姐姐说:“你们完全就是打情骂俏”,她总能解读出种种暗示,但是我是反应不过来的,我是狮子。有名分,没名分的,我都玩过了,名分不过是婊子牌坊,这个我能看破,但是我现在有好多的耐心,我想看生活是怎样高于戏剧,上帝的完美安排永远超过无时无刻不在我脑中浮现的妄念。

也许我真的是倦怠了,我需要旅行,独自旅行。如果不是那么远的话,我真的还想去娜亚住一次公主房。我希望旅程上有音乐、有梦想、有奇遇,但是要不要有你呢?我还是想去看海,虽然已经不是夏天,秋天的海不知道是怎样的,应该是青岛或者大连吧,睡青年旅社的床位,不惦记酒店,和不同的年轻人说话,无目的漫游,听海浪声入眠(这是我最怀念去年和小蝶等人北戴河之旅的原因之一)。不说话,不思考,只是感受。

如果的事

我想过一件事
不是坏的事
一直对自己坚持
爱情的意思
像风没有理由
轻轻吹着走
谁爱谁没有
所谓的对与错
不管时间
说着我们在一起有多坎坷
我不敢去证实
爱你两个字
不是对自己矜持
也不是讽刺
别人都在说我其实很无知
这样的感情被认定很放肆
我很不服
我还在想着那件事
如果你已经不能控制
每天想我一次
如果你因为我而诚实
如果你看我的电影
听我爱的cd
如果你能带我一起旅行
如果你决定跟随感觉
为爱勇敢一次
如果你说我们有彼此
如果你会开始相信
这般恋爱心情
如果你能给我如果的事
我只要你一件如果的事
我会奋不顾身地去爱你

是不是该做一些改变

我不太明白,折腾了很久的换工作似乎开始云开雾散,但我并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更换工作性质。我不太想写稿子了,写作成为工作的时候,你就不再想表达自我,不再想用文字探索自己的内心。但是,我现在想做这件事。

我学会去生活,学会安心,学习爱,而不是只是无止尽地索取爱。依赖、占有和交易,都不是爱。

我不会再按成规去采访,我会坐在那里,让采访对象自我呈现,自我展开,四两拨千斤的活,他们会积极地为你考虑,提供各种资料和联系方式,不要费尽心思去刺探信息,这是最好的沟通交流。我会问他们宗教信仰和灵修体验,这些不会写在稿子里,但是有助于深入地了解他们。

了解,了解,为什么我会因为工作而去观察了解一个人。而舍不得花时间和精力去观察去了解身边的人和爱的人呢,我们真是愚蠢,迷失在自己的种种猜测和自我幻想中,从而造就了一个糟糕的世界。

在自我审视中,我才发现:功利主义是多么地深入骨髓。做任何一件事,首先思考的是有没有用。清洁自己和心灵,放慢速度, 没有什么天大的事需要这么匆忙。安心、自在,对世间万物充满爱,这样,才会有创造出现。

看了《欲望号街车》,生生就是一部party queen警醒录。

有无数的理由离开这座城市,那么,在换新工作之前,我可以做一次旅行吗?要不要尝试从未尝试过的独自旅行?我在msn昵称上挂出了:“上一次看海,你和谁去的?”我想去看海,应该是青岛或者大连。海南,现在是不是太热了?

不是倦怠,只是,需要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