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没有简单的事

我无法去把握分寸,所以无法在另一个社区回应,只能跑到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发泄发泄。

早上去做礼拜,本来是非常开心的,下午又胜利大逃亡。可我在看了某篇blog以后,心情突然非常地down,其实不管我的事,爱是彻底的孤独,这不是我个人的问题,我这个把所有问题都归结到自己身上的坏毛病还是没改。

或许牧师说的还是对的吧, 基督徒应该找基督徒。教徒和非教徒之间确实人生观太不一样了,但我现在也明白了自己以前那种一味索取爱是多么地可怕和让人无法承受。出差前见的主内兄弟姐妹,虽然日子清苦,但夫妻关系确实非常地好,让人羡慕。诚然,我的心啊,你当默默无声,一心等待主耶稣。每次都是从主那里寻求到前行的方向。

那么,不管在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要默默愁苦,而要一心向主祷告,因为主连死荫幽谷都带我们走过,那么,没有什么境遇,主是离我而去的。

摘录

“他十分干净,并且有力。

这样的男子一般会早婚早育。很少见到一个出色的男人,很晚还不结婚,他们即使卓尔不群,品位独特,也依旧会早早归属家庭。而女人则刚好相反。像清祐这样的男人,会维持一个很好的家庭,疼爱妻子,呵护孩子。嫁给他们的女子,是有福的。”

只是,到哪里去寻这样一个人呢?

“换言之,一个男子如果真的喜欢一个女人,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来与她联系,靠近。他总是在那里,随时可以找到,愿意为她做一切事。就那么简单。”

却也是如此。

这是第几次心花怒放?

现在的背景音乐是《风景好》,“你说风景好我说没烦恼”……

猛然想起“你问我爱情究竟有何力量,我说它让人心花怒放”,我已经记不清这是为哪个人而写的了,翻了翻日志,好歹想起来了。

周一综合症,聊了一上午天,晕乎乎的,不怪自己,日程安排得太紧张,从河南回来就一直连轴转,天天不着家。我要努力地想,才能记起这几天都干了些什么。

新年开始,都是好事,感谢赞美主!

周六晚上,不断来回的短信,“我不是某某你不是某某,请不要说对错。”喧嚣的ktv包厢,在那么一瞬间,我突然很想大哭一场,有一种伤疤被揭开,面对真实的感觉。长久以来,我的从容也许只是一种假象。我总是骄傲到,面对背叛,不肯承认自己受到伤害。频繁流连的不为所动并非爱情。

嗯,就写这么多,继续埋头干活。好多活……

最近的音乐一直是室友mm推荐的这个:http://www.haoting.com/musiclist/ht_13bbdafb48b21e1f.htm

没有别的原因,只是我喜欢这个专辑的名称——“绯闻”。

家里没有早餐了,实际上我需要买很多东西,但一直没空去买,不管是约会还是工作的衣服都没有了,吃穿用,全都缺。床单需要换,地板需要拖,如果妻子=贤内助的话,那么,我也需要一个妻子。

你觉得生活会沉积如水吗?那么你错了, 永远都不是。

我把自己和知识分子分得很清楚了,如果某些人就是所谓的知识分子的话,他们都会半夜为了国家命运而小心脏疼痛不已,也不忘时时教导别人洁癖不利于了解现实中国。靠!

无非是饮食男女而已。谁都想负责美丽妖艳,可谁他大爷的负责努力赚钱呢?!

谁这时候给我送根烟啊

谁给我送支more,我就嫁给他,当然,在对方也同意的情况下;我们绝不强嫁于人。
说是今晚交稿,但是到现在只写了个开头,我非常想念在厦门吞云吐雾的那半支烟。
因为磨蹭着不想写稿,跟l瞎扯蛋,然后把相亲对象列举了几个,我发现这么久没有谈上恋爱,确实是自己的问题。
但是男人依然像走马灯,有人走了,就有人接班上岗,暧昧的神色像这个城市的霓虹灯,永不熄灭,多么好。
如果某一天,我们像鱼儿和水一样不能分离,那我们就在一起吧。

总觉得应该写点什么,但又觉得没什么可说

放的是《祝酒歌》

中午迟迟不肯去吃饭,不愿意出门,尤其不愿意去办公室。

转正手续办下来了,但是当初谈好的工资降了一个等级。老总很严厉地说我有多么多么不好,多么多么配不上他们那本烂杂志。我真该摆出一幅颤颤巍巍攀高枝的样子。

世上虎狼成群,你还谁都不能相信。当初他们急吼吼等着我给答复的样子全然不见了,人事变动的厉害我算是领教了。

或许我还真是命里注定不该在新闻上耗一辈子吧,每当我想好好努力,当一名优秀记者的时候,总有很多恶心人和恶心事出现,让我对这个行业失去兴趣。

新年开始的第一天 ,事情就大有转机。大概应该是有点新东西玩了,非常之兴奋,我可以按时起床干活,而且毫不忧伤。至此,我终于明白,我对新闻,从来并非真心热爱。

前领导大概也是明白我这个调调的。

在不靠谱的基调上靠谱滴工作生活,这是我的2008目标,哈哈。

新年第一天,貌似该写点什么

在网上看到一个句子:“献给并不美丽的逝去年轮”。

2007年过去了,我一点也不怀念它。

说实话,t同学能一个月一个月地回忆起去年,我要是不查阅blog,是万万回忆不起来这么细致的。

2007年对于我来说只有三个关键的节点,很多的磨练,以及主始终牵我的手前行。

复活节:知道了 ,自以为是的幸福幻象从此破灭,我始终喃喃自语“真是没想到”。从此明了,“不离不弃”这四个字永远不能对人说。

7月25日:我的阴历生日,我的受洗日。在认识主多年之后,主终于按照他的安排,以他的方式,让羔羊回家,决志归主。捧着minmin送的百合花,神的孩子终于回家。patrick说:出生和新生的日子是一天,真是主的奇妙安排。

平安夜:忙到九点多,终于请了假,鼓浪屿的三一堂,和陌生人一起手牵手唱:“耶稣牵我手,一起向前走。有力量,有盼望……”

没有想到这个六月份来过的地方,我会再来,而且还将再去。六月份在的时候三一堂没有开门,去的是复兴堂,没想到,主会安排在三一堂过平安节。

三一堂正对门的墙上刻着:“主是好牧人”。

圣诞节回京,校友圈子的一堆人狂欢,我发现,其实party上,并不能很好地交谈。

2007年是所谓的本命年,其中坎坷自不必说,我自嘲, 这一年我什么都失去了,爱情、事业,但是,我离主更近。

新年的朝阳里许下的心愿:主啊,求你与我同在,不管境况如何,求你牵我手走过。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