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闲废话

突然就到现在了,今天又是一事无成。 但如果不写这一片似乎很难给自己交待。

从上周交待起吧。周六义卖,晒昏了,不过我看的摊,生意超级火爆。下午写稿,突然被通知,不用我写,交采访记录就行。在第三极一角的茶馆喝茶,从藏书来说,应该是福建老板开的吧,我非常想念厦门,刻骨铭心地想,虽然我在那里出的湿疹至今没好完,也未曾在这个浪漫的地方发生浪漫的爱情,但我还是很想念鼓浪屿。

和朋友闲话,一男一女,两人感叹自己形单影只,婚姻遥远。

周日是忙碌的一天,六点四十五我奇迹般的醒来,主召唤我吧。收拾出差的东西、礼拜,去机场。

我心中忿忿地想:“没错,就是休假!”

我第一次出门没有带电脑,但还是不应该穿有跟的凉鞋。

晚上八点多折腾到了落脚的地方,去见tree,在她家住,娃哈哈,很奇怪,以前她家的床很宽,我们互相不会碰到,如今床很窄,我们还是不会互相碰到。可见床的大小与身体接触并无关系。

她给我算了星盘,我绝望了,一颗绝对自由的金星!那还说屁啊,小娘我从今以后再也不奢望结婚这码事了.

本来想jjyy,说说云南纪行,但是看了这个:http://book.sina.com.cn/excerpt/sz/2005-08-01/1017187419.shtml

我突然明白了生存的意义,因为这个苦难的世界,我们对于他人的痛苦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而在越加精英化的视角里面,我已经很难感受到不公,我必须尽量感知到自己的局限性,必须去理解他人。

越到这个时候我就越贪恋自己这一亩三分地

哀悼三日,这种国家行为没有博得我的好感。

我只听从神的召唤和自由意志,其他的意识形态恐怕只是玷污了人与人的感情。

压力, 每天七八点钟醒来,这对我来说是很早很早了。然后就是联系采访。每次打电话,我都默默祈祷,不要有人接,不要有人接。完全就是社交恐惧症。

当我终于重新回到报纸记者的状态,重新围追堵截采访对象,重新对宣传处的人威逼利诱,从而少被编辑骂一点的时候,我感受到了这份工作的压力。

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从这周一开始,我每天往外奔波采访以后,就是找女性朋友一起吃饭,聊天到深夜,回家。以此来缓解压力和心理波动。

我似乎越来越无趣了

从来没有见过北京的初夏有这么多雨水,难道是为了配合我没有恋爱坦的境况吗?哈哈

昨天重回校园,忽而想起了那个夏季在外语楼避雨的情景,数数算算,四年就这样过去了。

我说,我他妈今天穿得多清纯啊,几张老脸马上说,你怎么穿都清纯不了了。

我靠!奶奶的,我要当永不退休的资深loli啊,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呢?

我已经是连续两天梦到某白羊了,真发指,梦中还有一个黑社会老大的老头子把头把交椅让给我坐,哈哈哈,随即给我看了一把手相,说我命很好。我靠!可昨天的饭局上某二把刀妹妹给我看手相,我可是财运线不多啊,我还是相信另一二把刀算命先生给我排八字吧,那个比较好。

话说,黑社会老头子又给我摸骨,大摇头说:“但你总是喜欢一些奇奇怪怪的人。”我大呼:“那怎么办呢?”

“我也帮不了你了。”

我靠!问人生到此凄凉否啊

我痛下决心,开始相亲,然后认真地想了想,跟人家说点什么呢?似乎除了工作,我就没什么可聊的了。我越来越无趣了,人生啊,做人不能这样,做女人更不能这样。

清心是福

最近的野心极度膨胀,终于带来了恶果。

我三更半夜在这里查资料,就是为了解决这一系列恶果。

不过明白了,多少钱,多少栋大房子也换不来我灵修状态好的那段时间的心境。

调整期望值,一步一步来,不要总是憧憬一步登天。

要积极努力地交往,我要结婚!

再写一点

晚饭过后,走了很久,走到图书城,人家不让进,说我穿拖鞋。

大爷的,人字拖也叫拖鞋吗?

然后我去书报亭买了三本杂志,摊主估计开心死了(都挺贵!如果我不是及时克制住了自己的疯狂想法,我一定会买著名高端装逼杂志《青年视觉》,装给谁看哟,俺家没有客厅,也不接待人。),送了我一本精品购物指南。

我终于吃到了地瓜坊的烤地瓜干,一路走一路吃。

晃悠回家,我本以为自己能老老实实干活了,结果什么活都没干,主要内容是聊天,妈妈呀,反正不好当,人生哪,俺也知道了,贵圈真乱这是客气的,古时候说演戏的是下九流,那放到今天,也是有道理的。但是嘛,难道脱就是不道德?难道乱搞男女关系往上爬就比行贿受贿肮脏?我也理不清啊,这是个后现代的社会。

然后编辑当头一棒:“不催你,你就出不来稿子”,人生啊,说要写的邮件完全没写,忽而又到了睡觉的时候。

然后偷窥了该编辑的blog,他自己推荐给我的,满眼都是“女青年” ,俺就啥都不说了,我自己反省了一下,难道我最近的工作处于停滞状态,天天看书充电,是因为我最近没有进行和谈恋爱有关的任何行动,且对男人间歇性失去了想象力,心中十二万分地对“择偶”这件事打不起精神,重振河山,难啊

我拜读了一心理医生的blog(看见了吧,主要内容是在网上胡逛),明白了婚姻和爱情并无必然联系,婚姻可以没有爱情。真是茅塞顿开啊。

好,我在自认为对恋爱结婚失去兴趣的时候,还能唠叨这么多,我服了自己了。但是除了这点破事我说说,工作上的事有一搭没一搭,没法汇报。

那好吧,我去安然入睡。

看了我blog的都评论一下,我就是想知道都谁来看了,不留名的是小狗!哈

还是写一点吧

我特没良心,今天是校庆,我没有开始上班,但是我还是硬着心肠没有回学校。表面上是不给官方捧场,但潜意识不知道是什么想法。或许就是觉得终究要离开,犹如一个爱得很深的情人,明知不是终身归宿,那我就离得远远地,理智得绝情。

要么就是觉得这种爱不用刻意表白,爱了就爱,咱现在又做不了什么,那校不校庆,都在咱心里。

其实今天还蛮有收获的。下午的礼拜, 晚上的采访。得到采访对象肯定,以及发现了新的真相。

非常震撼,也许是这几天科幻小说看的,我简直以为自己发现了人类社会的秘密。

大家都应该多宽容,慢下来,更多地关心一下身边的人。

因为主赐给我们最大的伟业也不过是彼此相爱。

而且我最近一定要做到,在政治问题上少发言,因为这几年来,我对政治问题甚少关心,不要说研究连基本的阅读量都不够,所以要做到少发言甚至不发言。不乱说话的美德不能丢。

无欲则刚,身心俱刚

我很久不来汇报情况了,因为我现在开始每天默默地在本子上写日记,越来越不出门,越来越不跟人打交道了。

开始两天穿同一身衣服,去参加聚会也不那么费尽心思地凹造型了,而且忘了用香水。

没有猎物的时候,猎人不擦枪,没错,就是这个调调。

我还是那么不会掩饰自己,我讨厌的人,我看都不看一眼,而且根本不怕这种倾向被别人发现。 我讨厌太有心计的人,我都躲这种人远远的。

在家看了一天书,两本书,一本杂志来回倒着看,充电。

总之,非常休养生息, 好了,出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