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最美丽的花朵,但我要为你怒放

大家别激动,因为我除了今晚看演出有点激动,喊哑了嗓子之外,没有为其他事情激动。

今日行程:礼拜——大快活解决午餐——把健身房当网吧,看了半天小说+聊天——跑步四十分钟——颠回家以极限速度换衣服、戴隐性——看布衣、苏阳和郑钧的演唱会。

作为一个伪文艺青年,我看摇滚演出的习惯相当贱,坐着觉得不对劲。好在后来唱歌的人也喊:“ 站起来”,我就心安理得地站起来。

以前看演出吧,周围的人都比我懂得多,这次不在露天或者酒吧,改在正规演出场所,我这么一个伪伪伪文艺青年,竟然也显得有那么点水平,因为我旁边的一对男女可是连“郑钧”的名字都还没整明白。又是尖叫又是挥手的,累得我不行了。

等到郑钧先生出场,就不用我忙活了,粉丝一大堆。我第一次亲眼见到活的郑钧,但我万分没有想到,自己对他离婚的事情竟然还是未能释然,他一出现,我马上瘫坐在椅子上,眼望上空,可惜上面不是星空,是吊顶天花板,我心中只有四个字:“他离婚了”。

前两首歌估计是新歌,没啥感觉。第三首《流星》,来就是为了听这首。可惜郑钧先生也不知道咋回事,嗓子特别不利索,还唱错了一个音。我算是听出来了,好多音他根本就唱不上去了,自然也没有唱《回到拉萨》。

我终于意识到,他不是一个歌者,他是一个明星。一个一出场就满舞台瞎蹦跶的明星,虽然我完全不理解蹦跶和唱歌有啥关系,又不是跳高比赛。

我一点也不明白自己为啥对他离婚有什么无法释怀的。就因为他曾经被评价为摇滚圈中私生活干净的人吗?就因为他是基督徒吗?就因为他带着灰姑娘来京城,过了苦日子,过上了好日子,开了家“锦衣玉食”的酒吧,出了一本书,然后他找了别的青春年少?

对,我无法释怀!这是我和同龄人谈恋爱的最大恐惧之处,生怕同苦不共甘啊,虽然说白了,现在也没啥苦可受了。

所以,当郑钧唱《灰姑娘》的时候,我简直惊了,这首他写给前妻的歌,如今唱起来,他会想起谁呢?……

最后一首歌竟然不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而是《私奔》。

嗯,私奔,很美妙的词。

回家开电脑,某人在看电影,没有多聊。

非常神奇,这一次我竟然没有坐情绪过山车, 一直心情平稳,极其罕见。

此去经年

白天略去不表,晚上赴东边饭局,嗯,以后这样的局就不要赶了,太浪费时间。

拒绝了去后海的邀约,因为觉得某人会在网上等我吧。

嗯,事实果然是这样的,土相星座就是让人放心,他们是永远在那里的。

聊到各自前任,我说,不论怎样都要努力去寻找爱,因为这是幸福的唯一途径。

说完这句话,我就无可救药地哭了,把自己生生煽哭了。包括现在也泪流不止。

r安慰我说,人都是感情动物,这是正常反应。

其实这确实挺可怕的,一个相处数年,在这个庞大的城市中你视为最可依赖的人,突然之间背叛了你,对于害怕未知的金星处女来说,这种意料之外的事情实在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你和你前女友住了三年,是什么感觉?”

“亲人。”

如果这样的亲人有一天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的时候,其实我们是无法承受生命之重的。

很久不敏感了,这些问题都细想不得。

但是我要勇敢,因为安妮宝贝说得对,如果我还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我就必须先成为那样的人,而且必须勇敢和努力。

幸好这个世界上有宗教拯救我这样的家伙,幸好岁月的流逝增加了我内心的力量和宽容,幸好我又衰老了一些,不再是无度索取爱的公主。

晚安!

有意义的一天

原标题:“欣然欢喜”或者“完美夏日”

现标题:人的欲求啊,永不满足。(因为突然被告知,今晚上居然是张悬演唱会,而我居然手头没有票,也搞不到票。《宝贝》是我的催眠曲啊……)

八点醒来,去做礼拜的路上,脑子里突然过了几声老柴的《悲怆》,完全是生命高能量状态的体现,年轻的时候数次叫嚣着要古典音乐入门,但至今也在门外一百公里处。突然想起《维罗尼卡的双重生命》里的镜头。小彭快回国了。

特别喜欢今天的一首赞美诗:《主必保守歌》,非常动听。

给老妈电话,天蝎座神秘能量的老妈。

去大悦城,吃巴贝拉意大利快餐,腻,但还算价廉物美啦。

大悦城很像香港的海港城,看到了好多以前只在香港看到的牌子,不买了,你占有什么,你就是什么。自为圆满,性本清静。

星巴克,怨念了数月的一杯咖啡啊,很没创意地点过了卡布奇诺以后,发现其实每周精选看起来很不错。

背后的阿姨显然在和一个不是她老公的男人约会,可她为什么要那么大嗓门地让我也听见,她的宝贝儿子能吃三百块的麦当劳、一次吃三个汉堡、数杯奶昔呢。前面的小情侣来了又走,倒都轻言细语,完全没有偷听到什么信息。

埋头翻杂志,看自己带来的书,看来来往往的人,我喜欢默默地坐在咖啡馆的角落偷听他们谈话,看他们在这里干什么。

但是似乎通风不好,坐久了觉得闷。

去健身房跑了一个小时步,一边看电视剧《新昨夜星辰》,主演邓超是著名的孙俐男朋友吗?笑得死去活来。

没错,成功、金钱、地位,屏幕上所有的虚妄都是我们的追求,没有人关心阳光在窗外的 绿叶上跳动了几下。

美容院做最后一次护理,销卡。

再见!南礼士路,从此和这个地方再无关系。

本来想买两枝花送给自己,特意走了一条不常走的路也没有发现花店,大雨将至,作罢。

生日就快到了,本来有个疯狂的念头,让所有的人都送我花,摆满整个房间,那感觉一定很公主吧。但也是想想而已。

回家,昏天黑地一阵猛聊天,家务也没有做。

某人很欣赏一句台词:“周伟,我要和你分手,因为我离不开你” 。

小彭要回来鸟!

谢谢你们爱了我

之所以要用这个矫情至死的题目,是因为跌宕起伏的心情、阴雨连绵的天气和或许转折点的焦虑不安。

日月对冲的星盘决定了我一生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处理内心的冲突。这次也是同样,其实我也很难理解,在我认为自己从容淡定了许多之后,还是不免有这一通发作。

或许,真是到了临界点了。

近一个星期,没有干一件正事,但每天都晕晕乎乎,大脑里充满了无用的焦虑,不是平静的状态。焦虑和恐惧一向是我可怕的情绪。但我也终于理解了父亲曾说他年轻时考虑人生去向,竟然到了耳鸣听不见自己脚步声的地步,那时我年少气盛,大好前程,难以体会父亲的心境。

说来,命运竟也有几分相似,我和父亲一样需要靠自己改变命运,虽然这四个字如今听着相当土气,戴上前卫时髦小青年面具的时候我也羞于提及,但诚然如此,若非家境宽裕,便没有选择,不可任性妄为。

经从初中起牵红线,从未失手的魔力小红娘做媒,天秤男新近恋爱了,我晋升为他的铁哥们。前领导或许要出山,买丝绣作平原君,士为知己者死,想来,便应当做些准备,也不该瞎混日子了。说来,天秤永远是我事业上的贵人,不管走哪一条路,遇到他们,我就通达了。而且他们都很听狮子的话:p

某不明星座男今天竟是如此深刻地了解了我,让我非常惊异,也许最好的人永远是在身边,但是为何总是不折不挠,百折不屈地去要寻一个陌生人相爱。

昨天黄昏的时候突然觉得心中涌入无名的力量,宛若新生。只是到了今天,骚扰了无数人,调整了心态,当面对工作的时候,还是恐惧扑面而来,对自己完全无能为力。

昨夜暴雨,饭局上少许黄酒,微醉。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很容易醉。打车回家,雨刷刷不过来,这是严重的时刻,没错,这是严重的时刻。

大雨的夜晚很文艺,读了纳兰,读《牡丹亭》,零点上线,遇到处女男在看《颐和园》,闲聊一阵,商定了今天的约会。

没有那么大的希望,其实事到如今,我还是必须承认,一般的工科生其实还是蛮难理解我的,我不知道这样的沟通能到哪个层次,但或许没关系,我哪一次飞蛾扑火,不得善终不是因为追逐那最初莫名其妙、不可名状、火速消失的心动。

说到底,还是任性。

老娘喝醉了

泪如雨下,喝大了。

毕业三年来,我没有有一天有这样的酒兴,也未曾有一次喝完酒这样泪流不止。

并非今天的委屈,而是今年事情特别多,作为一个异见分子,心中其实是有压力的,我当然能把工作做好,但是士为知己者死,却从来不为动不动就要考验你的沙比卖命。

谢谢金牛男,每次伤心难过的时候, 为什么最后留下的都是你。其实我早该汲取教训,不该看一个人说什么,而是应该看一个人为你做了什么。

喝大了,一个女人本来就不该承受那么多生活的压力。

听着鸟叫,看着天慢慢地亮起来。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陪我。

地震之后没有幸存者

道过晚安之后,下线,睡前继续张悬的《宝贝》。

灾区的孩子来北京了,始终没有勇气报名当临时监护人,对于如此重大的责任,我总是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了怀疑,毫无信心。而且还不能告诉大部分人,也许任何男人都无法容忍一个对当好母亲毫无信心的妻子吧。我曾经力图扮演一个妻子的形象,但是在那一瞬间,真相裂开, 我终于明白,自己的演技多么拙劣。

虽然后来我也就爱、宽容、理解、婚姻、家庭等话题侃侃而谈,并一再肯定婚姻关系的重要价值。但是在责任扑面而来的时候,我仍旧这么惊慌失措,我对教育这件事完全缺乏信心,而且也不认为任何人有权力去影响任何人。我对于自己的存在总是小心翼翼,生怕影响到别人的生活。

地震之后没有幸存者,整个社会都面临着价值观的重建,我也要开始重新面对自己的生活,面对财务支出,面对工作,面对计划。

生活并非那么简单轻松的事情,但我必须坚强必须勇敢,必须对自己和他人有信心,也必须在学会爱的路上走下去,用力地走下去。

感谢主在这一周对我的看顾保守,并祈祷主继续带领我们,阿门!

继续爱下去

抄袭一下卫公同学的blog:

听蔡琴的《银色月光下》演唱会,唱完《茉莉花》,她说:

我知道,你们爱我,对不对?

——对!

那么,继续爱下去!

一个常年睡到自然醒,早上十点之前几乎都在睡梦中的人如果在早晨5:15醒来,并辗转反侧半个小时仍然难以入眠,奋而在7点钟吃完早餐,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此人生活中必然出现了某种或许还微妙的变化。

难道这种感觉是,我又初恋了?

好,我很无耻,我承认。

周六义卖,又见故人美男画家,闲话良久,美女摄影师颇为不满,嘀咕一句:“哟,这就聊上了。”转头莞尔,心中想:“三年前我们就认识了,无奈罗敷有夫啊。”

晚上成功人士师兄请一干喽罗师弟、妹赴某高档饭馆,所谓的魅力挡不住就是这个道道,幸好有姐们先行爱上此公,讲义气的本人有了坚固的防火墙,心中默念:“这是我爹那个辈分的。”这才镇定安神,小娘的内功还是有些功底的。

饭后赴南锣鼓巷,白羊男对几个老男人嘀咕自己恋爱了,老娘心中小震,但好歹本宫也是识大体顾大局的知书达理女一枚,so走到锣鼓巷,带众人找到地方坐下。guo打来电话,妈妈桑等人在朝阳公园鬼混。靠啊,场子要么没有,要么都凑一块儿了。自然走人不了。

小崩溃中给cindy发短信一条,该圣人回复:“我看你应该庆幸,你不要的破烂货,别人当个宝,这有啥好奇怪的?”醍醐灌顶,我对圣人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马上膜拜,表示要定期倾听圣人教导,下次喝茶我请客。

回到场子上,气定神闲,谈笑风生,某闺蜜男把我扯到旁边,声称要给我介绍bf,朗声答道,好啊。仔细探讨两名人选。一边的白羊男做阳痿崩溃状,一蹶不振,寡言少语趴桌上了。

心中冷笑一声:“哼,跟老娘斗。”

闺蜜男劝告我:不能跟每个人的距离都是一样的,跟大家都很好,就是不给任何人机会。

心中暗笑:“哪有啊,我和某些人的距离也曾经蛮近的。”

端午节约见一人,不错,安宁的小公园,多久没有逛公园了啊。

去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我需要买衣服鸟!碎花的连衣裙!喵呜

宝贝

今天又玩了一天,到了晚上开始干家务,终于把衣服洗了一半,把乱得要命的房间收拾出个样子,把稿子和项目分别装进一个个资料袋,有条理多了。

没去四川,买的户外装备一次没用上,但我还是穿了快干裤和t-shirt,过瘾。

放的是张悬的《宝贝》,其实一个大周末闷在家一天,不出去约会的干物女,压根不是谁的宝贝,所以自己yy

墙角有一堆老早就要捐的衣服……睡了!

明天还要为了义卖活动接客。

青春散场

其实青春散场了好多年了,只是重新看别人的blog,微微有些感慨,但是找不到话安慰自己。

也许是我太死硬派,我不肯认输,包括不肯怀念过去,我要坚定地认为当下最好,一切都很好,未来会更好。

一个人漂泊在大都市,和命运猜哑谜,跌跌撞撞,走了好久。

行动救人于死亡,我还是从洗衣服、打扫房间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