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放过

从来没有像这一次一样,明明是恨不得这个人从此从地球上消失,但还不得不见。应酬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状态并不好,我无法放过别人从而放过自己,难以宽容、放下,更无法去爱。

心瘾,本来就不多的感情经过岁月的消磨,再反复搅碎撕扯,早就没有爱了,没有善因就没有善果,又不愿意放,只能看到那一点本来就不多的爱生生变成了胸中的熊熊怒火,罄竹难书全都写满了“恨”。因为有那么一点点了解,便知道心上最柔软的地方是哪里,刀应该往哪里捅。“人遭枪击必流血”,总要你来我往,不伤个鲜血淋漓不算完。

所谓孽缘,便是如此。然而我如何解释,尽是我前世欠你大恩,又或前世对你如何不义。

在爱情这门课程上,为何跌跌撞撞这些年,我还是长进微薄。

看素黑的东西,在学会爱这门功课上,真的要时常学习,丢弃一段时间便要迷茫。

    

烦躁

昨天开始莫名烦躁,晚上得知最早也要十一月初才能上岗。

闲得太久了,我真的浑身难受。今天还是烦躁。

定生慧,心中不安定,用什么办法也无法让心安静下来,头脑里乱七八糟。

终究是成不了个有情的婊子

话说,如果周三面试通过的话,本宫就要上岗鸟,(大家别问太多,等靠谱了我会通告天下的。)

对于工作内容,我只能一再感叹自己,在极度不靠谱的徘徊了一阵以后,为了极度不靠谱的产业投奔了极度靠谱的产业,犹如为了养一个以“艺术”为色相的小白脸嫁给了一个张着一张政治宣传抽筋脸的党支部书记。当然,嫁不嫁还不一定。

然而,我终究是没有走上另一条路,那就是直接去搞文化创意,原因是老板不出价,觉得文化创意不值钱,让老娘先交策划案。靠!老娘混这么多年,也是有范儿的好不好,不予理睬。

有这会子功夫,我不如投奔老大,当两年产经记者,也忽悠一农民企业家搞个网站,自己当总监。这个圈子里就这么点事,就这么点道理,谁蒙谁啊?

总之,晃晃悠悠小半年,最后的结果就是找工作。

当然,同学们,要当全球化人才,首先是要学英语,虽然我也没好好执行,但是真的很重要。

当务之急是,今天晚上该干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