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红

在拿起针线的瞬间,我突然获得了意外的平静。

我把整个上午都花在缝缝补补上,并打算去寻找花绷,学习最传统的刺绣技法。

音乐是藏族朋友的专辑,有那首我惦念许久的传说莲花生大师修建布达拉宫时,为防止妖魔扰乱,吸引他们跳舞的曲子。

为了一心学习,出人头地,母亲从小就不教我织毛衣和使用钩针,这是把嫁人生子作为人生理想的女人的技艺,而这样的理想不是一个刚出生就因孩子性别被受到家族压力的母亲的期望。

除了初中时候突发奇想绣过一阵花,此后我再未动过针线。大学时,每当需要缝扣子,总是姑娘们帮我缝。毕业后,每次看到摇摇欲坠的扣子,我宁愿等着它掉下来,扔进抽屉,也懒得未雨绸缪缝上几针。

这段时间,我说自己的状态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工作渺茫,室友未定,情感漂泊……

昨天,我的第一单终于有了说法,虽然接下来还要提交方案,签订合同、到款。感谢赞美主成就的一切!这是主的安排,毫无疑问,因为最后一个话题是客户老板是基督徒。

在过往的日子里,我一贯认为自己的内心是个男人,然而,无论是在残酷赤裸的市场经济还是错综复杂的政治勾结下,我都甘拜下风,至此,我知道我非但不是一个男人,也不是一个强悍的女人。我很难理解为什么男人怎么能在如此复杂的游戏规则中乐此不疲,奋斗终身。然而我喜欢强权人物,这是我致命的弱点。

戏言:白娘子爱上许仙有什么,许仙那么面,白蛇传最刺激的续集是白娘子爱上法海,他们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回顾来时路,如今你便知道,关系的建立需要那么多的时间、精力、耐心,最重要的是慈悲,无论如何,女人要比男人更为宽容和忍耐,制胜之道,仅此而已。

 

人生几十年,说短也短,说长也长,不是这一任男朋友,还可以是下一任情人,着急上火,犯得着么。哪有那么多非此即彼,你死我活,生意不成仁义在,做不成情人还可以后退一步先做做朋友。何必逞一时之快,且看这一场风景,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该篇怨气冲天,慎入

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我要进步,我不要逃避,如果现在走了一步,那么我必须要在这一步的基础上来看待整个事态,我不要一下子就逃避到零的位置去。即使止步不前,那也不要一下子就完全否定到零的状态。

金星逆行总有过去的时候,不在这一站停,也会在下一站停,没有必要把自己搞得鸡飞狗跳,我的恨嫁情绪让小彭彭非常抓狂,往昔的一坨女权主义斗士,如今居然成天昏了头一般地哭着喊着要当婚后保姆。

爱的功课必须不断不断地温习,因为恐惧和占有欲实在是无敌强悍。

但无论如何,这么心神不宁是不好的,虽然我很难确定我是不是通常都把工作上的压力转移到感情上来发泄。

但是在这个荒芜的城市,为什么谈个恋爱这么难呢,我和很多男人去看过电影,但至今孑然一身。

在下公交车的瞬间,我闻到了汽油味,我突然感觉自己在另一个城市。东边确实是另一个城市,再破的小馆子里大家都穿得很笔挺,女孩子一定化着很精致的妆。而我还是那么不愿意化妆。

信心和愿景是我需要深入学习的功课,面临的困难很大,但这也是灵命增长的机会,神是真实的,而我总是那么小信,愿主赐我平安喜乐。

势如破竹,峰回路转(3月2日)

回来以后还是抑制不住打扫了房间,没有写方案,我总觉得方案这种东西应该在舒服的咖啡馆写,在办公室我写不出来,我觉得能量受束缚。

客厅终于干净了,目前就剩下卧室。

现在我居然如此恋家,真是不可想象。

  

沉静安睡,在此人世间继续游戏。

我不过是想养活自己,从来如此。

所以明天太阳照常升起,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而我叫不紧张小姐再也不会紧张了。

谢谢你们,给我的一切温暖和美好,即使只在暗夜中。而那些太阳底下的伤痛终于被岁月抹平了。我依然还有一颗愿意去爱的心。

感谢赞美主尽善尽美的安排,我只求主赐予我顺服的智慧,阿门!

“1999年我有怀念的人”

翻到一张超级市场1999年的专辑,夹页里有这句话。

我开始索引那些男人在我这里的编年史,1999年,1999年,我喜欢的是谁?彼时应是高二,哦,那个爱穿彪马的帅哥,数学补课班的同学,高个帅气温和,成绩糟糕。彼时我是四眼小胖妞好学生一枚,未曾表白,不了了之。

搬家前和搬家后都是适宜伤感的时段,尤其是一个孤身女人,更应感时伤怀,但是我没有,我安静地整理东西,叫丽华快餐,只是觉得很多东西需要扔掉了,存钱罐、布娃娃之类的,留着无益。

无数的衣服也要扔,有姐姐教导我,要混CBD就要告别动物园。

嗯,我不喜欢CBD,但是我要在这里存活下来,在毫不留情的市场经济中。我说做好准备打一年持久战,有兄弟安慰我,一年的话,怎样也打开局面了。

借你金口良言,愿我前途无忧。

几乎就是前世今生的一场交战,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这下有你好看的了。”而我决心不再参与战争,我要安心生活,专心工作,喝茶养花,静观其变,听候佳音。

亲爱的,不要伤心,一路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