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来买百合啊”

花店的小伙子说。

擎着一枝粉百合走在回家路上,有个老太太说:“这花真漂亮”。

此前的下午,照例是跟领导bargin,走这条路没有别的选择,只有强悍,而且在人人都不傻的情况下,必须强悍到抓住整个事件命脉的地步才可能把项目开展下去。我依然没有自己脑中规划的那般理智、坚决又富有策略,我总是一下子把整个事情铺开,毫不含蓄,搞笑地想起同事说的一句话:“打架打的是气势。”

当然,要反省,领导说:“你们中文系的女孩子们总是要过自己的个人生活,难免偷懒”。虽然不承认,但是自省不够努力,这永远是个可以苛责自己的事项。

仍旧是那一种普洱,现在这味茶就算信手乱泡,也能略知一二了,差不到哪里去。某天突然翻出几袋上师送我的茶,原来过去的半年,我不过是喝完了其中一种——白牡丹。其余还剩许多。但总也提不起兴趣和找到特别的理由泡这些,虽然个个看起来都比我现在喝的这种牛,就是懒得换,或许这叫做习惯。

衣不如新,茶不如旧。

绿妖在豆瓣上写了一篇关于张浅潜的文章,如果爱她的话,张的现场已经不能写真实情况了。于是,听的是新歌《佳佳佳》。

张的轶事完全不能以常理评价,她是活在另一个系统里的人,她未曾屈从于这个世界,这个世界自然就苦待了她。

相比之下,我们都太聪明,至少懂得了如何与世界妥协。

就因为我不敢这么牛逼地和这个世界决裂,所以我异常佩服那些敢这么干的人。

一夜无眠

其实倒不是伤心,而是放纵,搞明白了有些命理上的事情,今天和母亲打了两个小时电话,安然。

然而无论如何,以后的人生中都要减少这种抽风行为,于养生、修行皆不宜,毫无生产力。

重听tori amos,我永远难忘在鼓浪屿娜雅花园房听她《American Doll Posses》专辑泡澡的感觉, 非常地公主,至此以后,这盘专辑基本上成了洗澡歌,包括sweet the sting,没有研究过歌词,节奏非常地欢快(至少我听来是如此)。

放着歌儿洗澡去,见姑娘,听《思凡》。

我只希望这次熬夜别周一的状态。

无言以对

中午见姑娘,下午见姑娘,晚上有个先生非要冲过来买单,照例吃了默默无言的一顿饭,我想起来说我要喝香槟,可是今天的香槟一点儿也不好喝。

我们彼此发现了一些惊人的秘密,但我现在已经不再为了这个世界的不完美而伤心了,如果这里是天堂,那上帝派我们来干什么?

活儿这周必须干完,必须,必须,必须……

依旧是《moon river》,这首歌或许才是我全部的理想所在。

为什么在现实销毁了一切,男人都如同浮云,神仙眷侣劳燕分飞的当下,我居然还觉得在某个理想的状态里,爱情还能苟延残喘,存留于世?

这他妈就叫没事找抽!

戏言

粉丝都被留丽江的深圳女白领搞走了,

男人都被穿only的小姑娘抢走了。

鉴于这两件事都是我所认定的恶趣味,所以我很平静,一点儿也不抓狂,不伤心,以至于我怀疑自己是否总是对自己潜意识撒谎,还是我的自动防御机制太强大,得不到才矢口否认喜欢过。

最近捷报频传,周围的人纷纷谈恋爱了,我平平稳稳地走在26岁的大道上,对此无喜亦无忧。我最大的焦虑仍然来自于工作,我得千方百计平息我那混乱的大脑,找到宁静。

这几个题目连起来,基本上可以称之为:戒、定、慧

没啥可汇报的,工作持续fighting,感情一切归零,乏善可陈。

好消息是在我down到最低点的时候,昨晚密集地和朋友会晤,心中郁结消散,又有勇气面对生活了。

过四环时姊妹在电话中说这是成长(成长,我本以为人生从此风平浪静了呢,原来课程多多,不亚于挣学分之艰难),忍不住泪流。(近年来养成的一个爱好就是深夜坐车经过这繁华又空虚的城)

圣人接见我,说每日心中默想:“我是一弱小女子,负担不起什么责任,每日只求扮靓。”得令!去他妈的女强人(这三个字简直是太搞笑了,强人就是强人,分什么男和女,瞎扯蛋。以柔克刚才是王道。),我不要再和自己纠结不清,要放过自己,爱谁谁。

姐姐说,要搞好和领导的关系,处女男说,无论如何要维护和客户的关系……

这份工作最大的价值并非金钱收益,而是关乎如何在灵命上不断进阶,放弃这个世界惯有的思维模式,智慧地生活,了解生命的真意所在。

实际上,我的信仰之旅就是跑出去瞎转悠了半天,还是回到主的身边,做一只迷途知返的小羊。

感谢我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你们都是上帝赐给我的礼物,愿你们都幸福平安快乐!

一天的忧愁一天担就好了,每日一套打完,收工!心安理得入睡。

整整一天,焦躁不安,因为合作方的催促,变动不居的情况,脑中一片混乱,无法安定下来。

下午去办公室把压力暂时都推给同事,到园子里坐了坐,心静下来,好了一些。

晚上见了个小妹妹,居然不饿,没吃晚饭,回家洗衣服,喝茶,看《西藏生死书》,心渐渐安定下来。

唤醒了某些少年时代的回忆,训练自己的心是需要自律的,自由并非无所拘束,恰恰相反,某些严格的生活定律有助于理解自由的真意。那三年,固定时间睡觉起床,吃饭看书,严格得几乎不近人情,却恰恰是那个时候是最能体悟生命本真面目的黄金时代。

今日所追寻的一切原来我曾经拥有,只不过要再次体悟。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嗯,回,当然得回,老娘是变形金刚。

虽然有客户不断地给我找事,虽然有人明明说了帮我的忙,最后都不靠谱,还假装若无其事。

文化人怎么了?老娘还不信这邪了!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请认识靠谱牧师的教友速带我去见见有灵性的律师,我今天全靠唱“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活着了,手边一本《西藏生死书》,我觉得我该接着把林语堂老师的《信仰之旅》读完,不然照这个情势发展下去,很有可能被佛教统战过去了。

没喝多少,伤感的时候确实容易醉,只有一个感觉:苦

“于是爱恨交错人消瘦 怕是怕这些苦没来由于是悲欢起落人静默 等一等这些伤会自由”

想再见一面
谁要见你的面
想细诉思念
谁要你去想念
石破海枯的加冕
你坚定
你忠诚
你轰烈
你千年万年
想免却生离
谁介意你死别
想壮志不灭
谁敬佩你贞烈
石破海枯的挑战
你坚毅
你执迷
你起誓
你桑田永不变
想听信谎言
谁要对你分辩
想到发都白
无法看透黑白
石破海枯的贞节
你火热
你痴缠
你哀艳
你不眠也不变
过眼云烟里兜兜且转转
从顽石取每滴甜
死心眼塌地千洗百炼
炼石去补青天
你永垂不变
怎么可升仙
如顽石坐井想观天
守得到信念
等不到兑现
炼石错补青天
你以为展翅
真的可升仙
如顽石坐井想观天
守得到信念
等不到兑现
补不到奈何天

小彭说:“你丫从来都很喜欢他,不是也许”

bingo

忍看朋辈成大叔,怒向豆瓣觅正太

豆瓣上有90后呼自己爱上了83年的大叔,大汗,想来孔晓鹏同学居然是大叔了啊,作为大婶级人物,我默默地飘走了,愤而想出了此标题,但依然没种找正太,甚至不能接受同龄人,我只好在某某岁高龄,继续假装洛丽,勾搭各位老师们。

昨夜经过同志们的教育,我决定每天都为某老师(备注:该老师不在勾搭范围之内。嗯,我真无聊。)祷告,直到某老师恢复人身自由,祷告内容如下:某老师,愿你平安,主与你同在。

寄明信片和打电话这事我实在干不出来,请列位看官原谅我的鸵鸟行为。

唉,其实我本想一怒之下关了该blog,但我娱乐大众的雷锋精神又占了上风,在受过刺激之后,我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无赖嘴脸,决心继续把写blog,自爆和他爆八卦的伟大艰巨事业开展下去。

至于猜猜谁来看我的blog,我管呢,爱看不看。

八月果然是……某两位同学开始跟我联系,感谢他们对我的工作伟大光荣无私地关心。某华丽滴金蝎同学终于放弃鸟他滴小说,开始贴旧文。

当然,某某某老师不知道在搞什么,暂时无进一步消息。

谁不招惹我,我就招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