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粮食好过冬

我几乎成了暴走狂人,每天都饭后散步。有一个很好的现象就是,我现在又开始走路或者坐公交车了,告别了一出门就打车的恶习。

周六打扫了卫生,给衣服换了季,愉快地宣布:“我发现我秋天的衣服太少了,可以买”,可现在我只觉得去动物园买衣服有成就感,而在别的地让我逛街我觉得索然无味还特别累。虽然小白领子们都爱逛商场,但好在艺术家们都去动物园买衣服,哈哈哈。

晚上出去散步在商业区捡到一个手机,主动交还给失主,满面油光的红旗大叔问:“怎么答谢你呢?”我忙不迭地摆手“不用不用”,闪人之,就差最后一句台词是:“我的名字叫雷锋”。

周日早上做礼拜,随后买了两本求仙问道的《杂志》,在图书批发市场瞎逛,在有《何谓公民》一书的橱窗外徘徊良久,忐忑地进去逛了半天也没鼓起勇气询问,书生气的老板问:“你要找什么书?”表情纯净,一脸无辜地答道:“我,我随便看看”,仓皇逃跑。伪装女学生的恶习不改,成天戴着眼镜,穿着布鞋在家附近溜达,完全受不了装逼架势的社交范儿了。

既不约会,也不商务,实在没有买行头的必要。

近几个月来都没有让人满意的现金流,十月份要努力一下,改善状况,如标题所言,得为过年做打算的。

我决心不再为了处女男的感情忿忿不平,他是我的合伙人,就是这样。于是,我决定忘掉所有的旧人,一张白纸,干干净净。

特殊时期,情绪暴躁(慎入)

身体不适,白天无所事事,晚出门听讲座,某哥们说要一起吃饭,连吃了两家小馆子才算吃饱,跑到某文化中心,同声传译设备早被领光。只好离场,在路上来回遛弯听他那点感情破事。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冒充点文化人的喜好,又被残酷地拉回了八卦现实。

我正色道:“某兄啊,某地都沦陷一个甲子了,考虑点家国大事好不好啊,扯这些儿女情长干啥呢。”没想到,这招早就不管用了,兄台继续blablabla……

正说到ex跑来此地留言的烂事,一辆摩托差点撞到我,车主随口骂了一句,要是平时,我就算了。万万没有料到,我马上就在大街上骂了回来,你来我往两个来回,不依不饶。事后总结潜意识:1、正说到糟心事,2、身边正好有一能打架的人。说到底,女人也就是当当口贩子,真打架又不上场,“最毒不过妇人心”啊。

万没有想到,我这么一个星座二把刀都算不上的人,居然被委以重任,要让我看星盘定情场策略。回家只顾埋头看小说,此事不提,一笔烂帐,有什么好算的?!

晚上把《国术馆》看完,中途从沙发上起身大喊:“真他妈无聊”,自然不是小说无聊,而是人生无聊。不敢说自己是真虚无,某校的学生总是有些虚妄之气,屁大点事都没经历过,什么风雨都没见过,成天在电脑上敲几个字,看几本鸟书,就觉得自己看透了这个世界,不过如此云云,其实都是扯蛋,青春期严重拉长,小白脸脸上的青春痘般的忧郁啊,都他妈是不加班的操性。

周一和处女男吃午饭,讨论合伙的事,和谐的聊天气氛一去不复返鸟,公事公办的口气导致气氛就两个字“干涩”。此事说明,丫找了穿only的小师妹,这事儿我相当介意。我丫的心平气和,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全他大爷的是扯蛋,自欺欺人嘛不是,人那点臭毛病,那点占有欲哪是说去就去。

说到底,我十分痛恨我是一个金星处女!他大爷的!睡!

关于男人

相亲这事儿,我以后绝不随便出山了,真他妈无聊,毫无生产力。年纪大了,不能轻易出台。

坦白地说,06年的夏天我曾经疯狂相过一阵亲,那是因为刚分手,自尊受到严重打击,需要用这种唐璜行为来找回自信。

hw说,你该认真想想婚姻的意义。别跑到婚姻市场里去寻找恋爱对象,这俩事儿不匹配。

我不图别人的车,不图别人的房,不图别人的户口,也不能为了找个长期饭票就跟人谈入党。以前我觉得男朋友就像名片,只要头衔够牛逼闪闪,带出去就很拉风。但现在这事儿我觉得相当傻逼,况且我现在也没那么多社交场合要携家眷出席。

猫说,我们这样的姑娘不需要结婚。

我想了想,只有竞选总统、竞选议员和闹革命这三件事让我有理由结婚,哈哈哈。

然后,我今天进一步发现和男人(注:特指非哥们的雄性)约会这事儿也越发没劲了,一点快感都体会不到,相当乏味无聊。想想还是和姑娘们一起玩开心。

不过今天的收获就是我看到了那种在自家电视上玩的射击枪,我想起来我最喜欢的电玩就是射击游戏。等我签单了,我请姑娘们组局玩电玩。

除了修行,就是工作,没别的事。

无事

其实毫无疑问,事情都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九月还好,十月极佳。今年会好,明年更好。

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最艰难的事都被主成就。

昨夜临睡前读医学教科书,毕业四年后还要做这样的学习,着实不多,大脑太过兴奋以致失眠至两点半。

工作并不很难,只是需要去做。

或许是因为无事,此刻我觉得只剩下一件事可做:抱住某人大哭一场。

周期性虚无

小彭离京,社交季告停,近两周内不再参加和工作无关的任何饭局、茶局和聚会,特此告知。

此段时间的两项重点:1、完成工作,本月的要义在于“面对现实”,诸多方面亲力亲为,理个头绪出来。2、调整作息时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清淡饮食,补充水分,保证睡眠,身心同修,常驻喜乐之心。

言尽于此,多说亦是造作,吃茶去。

入秋

小彭陪游去了,又剩下一个人,面对一个人的问题。

精神空虚到上午看大盘,晚上混豆瓣,不早睡不早起,不是什么好现象。

其实是为了逃避工作,但我不是貌似已经想得那么清楚了嘛,非给我个白菜钱让我去买白粉,我买不来啊,爱谁谁吧,遇上土匪咱也只好流氓了。

不罗嗦了,要自律要自律,不能放纵,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