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a virgin

这首歌简直要变成我们室歌了。其实我觉得在婚礼上作为主题曲也不错。敏敏来家里蒸大螃蟹,饭后看她的结婚照,我感叹了一下觉得也应该找个同校的,还可以回学校拍婚纱照。(小彭啊,社会氛围大势所趋,就容许我偶尔恨嫁一下下吧。)

果然是火星进入狮子座,十月份几乎没有喘气的功夫,一直被合作方催着往前赶进度。昨天又度过了车轮战的一天,终于看不了装逼的纪录片,我到处跟人说我要去看国父下葬纪录片,以此明志我没有在今日的扯蛋生活中忘记青春期的遥远理想。其实这事也挺孙子的,装13是原罪。

电影计划泡汤,我就去投奔我家姑娘王家猫就奢侈品消费采访投行小哥们的局,多么13的一个局啊,我又拽上了民主小哥们。我把我那件从动物园买了一万年但从来没有机会穿的蓝莹莹亮闪闪的衬衣翻出来穿上,外搭短款黑西服,相当得瑟。去了传说中的茉莉(我之所以对这个地方念念不忘,完全是因为王晓峰他们的《十面埋妇》在这里拍过一段,可见植入式广告是有效滴)。

由于那里的菜实在是贵得太13了,我不好意思下狠手,就点了个素菜大包子,民主小哥们实在是太狠毒了,45一小壶的甜汤水他喝了三份。投行小哥们几乎要两眼冒火……杯具啊,最后我们是靠吃主食吃饱的,吃了好几个包子,两碗炒饭。

嗯,谈奢侈品,这个东西,嗯,对于成天逛动物园的我,嗯,来说,嗯,还是比较,嗯,遥远的。反正我一时半会也不会买几千块的裙子。背个lancel的阿佳妮包挤公交貌似也不太像话。于是,我和民主小哥们默默无语,低头消灭桌上的主食。

饭后敲诈民主小哥们,去三里屯的瑜舍酒店的酒吧喝酒,据说是日本人设计的,各个细节都很有趣,像洞穴的电梯等待间,光影交错的卫生间,游泳池……纸醉金迷的腐朽资产阶级生活啊。

当然,我深深地感受到了,我年纪大了,已经不太适应混场子了。

在此正式答复julia,我觉得我一时半会只能拿那两男人来唠嗑,因为压根就没有新人。我把千斤重担交给了你,你完全不靠谱,哼哼。

如果十一月底之前我还没有恋爱的话,我就约上师去看演出。嗯,我真无耻。

到祖国最热闹的地方去!

——纪念本宫改行一周年

某夜,在家附近的商业区瞎溜达,偶遇某姐姐。

姐姐问:“你改行一年了,感受如何?”

黑夜中我两眼放光,曰:“特别好玩!我觉得很有趣!”

是夜,我终于明白了,我的职业选择原则是:到祖国最热闹的地方去!毫无疑问,现在政治社会活力有限,唯有托改革开放的福快速发展逐渐健康的经济领域丰富多彩。待到板块轮动到别的领域,我会杀回去的。

改行一周年,文艺女青年迎战市场经济,可以问心无愧地说,我干得不赖。

而且我终于明白为啥我丧失了征战情场的强烈兴趣,同样是人心工程,在工作上已经足够让我获得成就感了。

一连忙活七八天,车轮战似的见人,工作之外还是工作,我压根想不起来谁谁谁,总是过了好几天,我才发现某个新人早就轻易从我脑子擦去。要么一拍即合,要么赶紧滚蛋,我哪有功夫和青春少男以及诡异老男们瞎得瑟。回家就是两三个女流氓围炉夜话,信誓旦旦集邮就集个12星座,那算个屁,至少也要集全百家姓!说完之后,第二天早起上班,该干嘛干嘛,从来没有一个人夜不归宿。口贩子啊口贩子,至此,我体会到了男光棍聚会的气氛。

造型转变速度之快堪称变色龙,拉开衣柜,满满全是职业装,与刚刚单身那年拉开衣柜全是约会装和聚会装相比,简直就是改天换地。前些日子去动物园,我痛定思痛,买了一件粉红色的小毛衣,备着约会时伪装小鸟依人。

这一年,过得很快,艰难的时日显得遥远,一切向着欣欣向荣的方向发展。昨日,我曾对某友说:我要以实际行动告诉那些曾经因为金钱离我而去的人:钱是王八蛋,房子也是王八蛋。你看,其实我永远不能原谅这种事,主给我的这门功课,我尚未及格啊。

我并不看重金钱本身,金钱不是粪土,但是若是忘记了那些更为高贵的东西,便是浪费了主赐给你的宝贵生命。其实我也曾经对现在的职业选择有过些许的怀疑,但后来我明白,一切的荣耀并非凡人所能承担,唯有“成就他人”才是最终的天职。

过往的时日,感谢主亲自的安慰和带领,未来的日子,只愿主永远与我同行,管教我走正路,一切无尽的荣耀赞美归于主。阿门。

孩儿们,我来了!

忙得没工夫叹息。

前日见处女男,妹妹说,你们不适合,你俩都强势。

泪奔。

今日看牡丹亭男blog,人家在回忆初恋,原来他初恋的p大的,怪不得当初他听说我也是的时候,眼神异样。

于是我又伤心了,为啥子这种文艺青年写诗经表白的文艺范儿我一点儿没有呢,痛定思痛,似乎我还是曾经一本正经地写过那么几封信,后来就被无敌的命运拖下水,变成黑暗哥特范儿了,但是生活永远是牛逼的,很久以后,悲剧就变成滑稽剧了,盖世英雄成了跳梁小丑。

为啥时间匆匆流逝,我还在叨唠这几位先生呢,嗯,我真是没进步。并且我真想以高龄之身重做纯情萝莉,真的,我真这么想,我嘛时候才能也那么一脸思春的整出一篇嫩得滴水纯得起鸡皮疙瘩的情书啊(唉,我心理阴暗已经没治了。)不当天神童姥了。

工作很好,一切顺利,果然是辉煌而灿烂的十月。

ps:深情感谢cindy特意打来电话告知文字错误,并教育我好歹也是码字出身,不能犯这种低级错误。特此致谢!嘻嘻

混吃等死的一天又过去了

啥也没干。

我十分痛恨这种状态,生不如死啊,生不如死。

明天,明天,明天就是长假最后一天了,这个毫不振作的长假啊。

明天要把工作计划整出来,就是这样,别再瞎不靠谱了,钦此!

饭后散步无聊对话如下:

“为什么成龙的儿子姓房呢?”

“废话,成龙是艺名,他本姓房。”

“那他老婆就叫房氏咯。”

后面脖子上挂大粗金链子的大哥假装啥也没听见,悄悄加快了脚步。

他的后脑勺上分明有一滴汗……

说点正经的

假期就快过去,熬了几天夜,喝了几顿酒,过了几天节。忘了还信用卡,忘了还书。

作息失常,肠胃紊乱。

嗯,千言万语,千头万绪,计划总结不如三个字:干活去

放空了这么久,其实我想知道:无八卦不矫情不无病呻吟还能写点什么?

月圆之夜不靠谱对话如下:

“我要找一艺术家谈恋爱”

“你这就是两个字:找练!”

“刘索拉说了:‘人生就是一个‘练’字。’”

“嗯,我想找一革命家谈恋爱。”

无事

没有八卦谈资了,开始谈工作

黑白颠倒的假期结束了,开始调整作息时间,写工作计划。

我的哀怨显得十分虚假,其实潜意识比我更诚实。

空气清冽,月色如水,无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