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然交托

最后一块混乱的自留地,也决志全心依靠主了。

从此以后,你们不会在这个地方看到我再提起那些莫名其妙的男人了。

就是这样。

今天的赞美诗:“别担心,你的成长在他手里。”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酒局无限期延后了

小娘子我本来意气风发,劈波斩浪,想一气呵成把明年的任务一块儿解决了,不曾想项目和历史一样,总是在曲折中前进的。事缓则圆,在这个缓的过程中又要磨练心性,休养身心了。

酒局我组了啊,冬天酒局不好组啊,感冒的等男人的大冷天懒得出门的……所以,算了吧,改日改日。

另外,经过长达两个月的持久战,老娘成天处于打了鸡血的状态,现在一旦歇下来,我月水瓶的一面就开始显山露水。

当然,我认为我经常在这里提到的那几个男人是不会看到这里的,看到的话,我想说,请你们这几天都别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不够嫌烦的啊!靠!全他妈滚蛋!

逐渐明白了很多事

原来只不过是群发短信而已啊,红颜知己又不是唯一的。

不过我现在一丁儿也不想骂娘,心中不是冰冰凉,而是暖洋洋。

或许,我早就无所谓了。

某友催促我快约某个我瞎开玩笑说“咱俩谈谈咱俩谈恋爱的事”的小青年,我一点儿也提不起精神,工作这么忙,完全没有谈恋爱的兴致。

这次真的不寂寞,爱恨情愁变成了淡泊的一种远景。

幽居

很久没有出差了,为了省钱,我再次订了牛逼的经停飞机。从汉庭的周日特价房倒腾到7天,便宜就是没好货啊,整个房子完全不见光。然后,我现在就在洞穴中修炼。而且我和以前一样,压根就不想出门,一出差就喜欢窝在宾馆里看电视。

我翻了翻工作表,居然就不剩几件事了,还真有点不习惯。

我开始意识到我的工作越来越像白领了,不断地买商务见(贱)人装,拿星巴克说事儿,我一介不靠谱青年要伪装得靠谱值得信任。某友说,你都要迈进有为青年的行列了,还不面对现实,好好认清正常人的现实生活。你看看你以前一起混大的都是些什么人。我无语,我愕然,我的感慨用小彭的话说是“我操我操”。根据我不断在两个极端来回摆动,不断推翻以往的人生逻辑,我只能说,我现在的选择完全就是有病!虽然以前的工作也未见得有多好,虽然我认为最值得向往的学术圈子也是黑暗得一塌糊涂。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得了,人生啊,不就是黄粱一梦嘛。该干吗干嘛吧。

周末周末,本周末,应该可以喝酒了啊。

深刻觉得没劲

接力棒交到下一个环节,叮嘱一句,这是我的饭碗,也是你的饭碗,搞砸了大家都没饭吃。任务告一段落,今年最忙碌的时间大致过去了,可以反省反省,可以再优化优化流程,为来年做好准备。

走在人来人往的街头,看着冒白烟的烟囱,心中不由得狠狠地骂一句:“真tm没劲!”

不过我还是决定干下去,只是要调出些时间和精力干点别的事情。

晚上三个女人吃饭,背景音乐是《欲望城市》电影版的主题曲《Auld Lang Syne》,非常非常地应景。

最近经常听到和在心里响起的也是这首:http://www.songtaste.com/song/903576/#

天气冷了,来的都是好日子,过完感恩节,就是圣诞节,然后是元旦,春节……于是,这一年过去了。

我并不哀叹光阴似水,日月如梭,只是我也会走在路上的时候问,你派我到这个世界上来,难道只是为了买个房,结个婚,生个娃?

我知,你有美好的计划,而我,又小信了。但我在这个寒冷冬季的软弱,求你看顾保守,领我前行。

好久不上这方来,这方凉水长青苔

最近真是太忙了,如果我这样的牢骚狂人忙得连发牢骚的工夫都没有,那绝对是忙得屁滚尿流了。

我最近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打从我上班以来,就没这么忙过。

一个每周工作四天,且要高薪才会工作效率最高的水瓶特质小姐哪儿见过这阵势啊,结结实实几乎两个月时间内没怎么歇过。

今天好不容易接近尾声,晚上九点半从办公室出来,十点钟才吃上晚饭(朝阳公园西门的日昌,那是绝对再去不得了,完全就是个苍蝇小馆子嘛),回家看《蜗居》,这电视剧简直是大热啊,走到哪儿都听到人说。

里面有个关键词“存款”,看到这里我笑了,当然苦涩的意味更多,存款,存款,存款,呵呵。当年也曾经有人为了这个和我较劲。

有点唏嘘,但是,房子……不买……也是……可以的,对吧?

南北通透、明厨明卫还带大落地窗的,好贵的……

我突然意识到了婚姻的意义,作为一名已婚妇女,就没有那么多麻烦的事儿了,而且还有了明确的社会定位。从此以后,我打算在一切工作关系中号称我结婚了。

看小彭blog:“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默然相对,某篇博里也提到过这八个字。

今天也曾给上师打过电话,我心中感到黄金时期再也不复重来了,但是岁月改变了我,其中一点就是不那么着急下定论。

处女男依然是那个最快回短信和接电话的人,虽然也许他对谁都是这样。

高中同学说:您的感情世界能翻开新篇章吗?有点新鲜血液行吗?

呵呵,或许不曾停留,但他们都无一例外地教会了我点什么。

因为改了行,生活变得截然不同,我突然很久没有关心过所谓的国家大事了,开始在微观层面着力。

我不太理解,为什么处女男至今还不明白。最大的财富是人心。

赏赐的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当赞美的。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

昨天喝了三杯,就晕了,事儿办得不太完美,有点自责。倒不是怕,我一个敢跟部门领导翻脸的人还怕没招呼好几个员工吗?!只是事有点缺憾,自己这关过不去,愿主宽恕我所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前天工作进展非常好,但不知为何回家亢奋之后就是情绪极度低落,哭了一场,给猫打电话哀怨了一晚。很久很久不见的情绪爆发。

今天继续晕,但是明年的合作意向基本搞定。去猫家吃午饭,午睡。原来猫这么不靠谱的家伙居然还是治愈系,娘哟。

总之,这周末要组织一次酒局和群射局,请大家留言报名。

借用《风声》的话:“出去以后,我请大家喝大酒。”

我们的口号是:往大里喝!喝不大不许回家!

last song for you

总有一些歌有着特殊的意义。

昨日和hw去银泰中心顶层的酒吧,坐下来,正好在唱《moon river》,呵呵,多牛逼的爱情啊。我说,我曾经在很多特殊的夜晚听过这首歌。

又看《非常女人》山口百惠那期,其实比起山口百惠,我喜欢的是她老公三浦友和了。但这期节目让我记住的是山口百惠告别演艺圈演唱会上的那首歌,《last song for you》,也就是张国荣《风继续吹》的原版。这首歌的牛逼之处是在于人生的一种姿态吧,在最为繁华的时候,决绝转身离去。

日子开始好起来,整个势态向着好的方向走,我甚至连孤身一人的悲伤都没有,因为我知道我的生活需要我奋勇向前,主会与我同在。

其实人生不过是一场幻景而已,这场戏的道具真的没有那么重要。得到它们压根没那么难,为此也不值得搭上整个人生甚至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