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这一年

这一年,我写的blog都这么庸俗,庸俗得油头粉面、涂脂抹粉。

“我在干什么?我是不是拿自己的时间和生命在换钱?为什么诗人成了贬义词?丫是个诗人!”

你觉得,我该如何来回答这些问题。

我是要说说这一年我学会了多少牛逼的“高级思维”吗?我是要说说这一年我又强势拧转了多少事儿必须按我的逻辑走吗?我是要说说这一年我变得如何两面三刀,欺下媚上吗?

全他妈都是

s

h

i

t

!

如果被某女看到此篇,她铁定又会概括我为对财富的热切渴求和还没退干净的愤青气质。

我无法回答生命的意义,即使我们曾经调笑着以为这不重要,但并不意味着它会自动消失。即使你以为自己找到了信仰,但灵魂并非可以从此不再奔走。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是个玩笑。

人就是分分合合就老了

莫名其妙去翻二手的暖场来听,正好放到《采花》。

曾几何时我也在空寂的校园里对着手机话筒唱过这首歌,带着青春期矫情的旧伤新痛。

而如今我已诚然不再那么年轻,我宁愿是大醉一场而吐个翻江倒海,也没有半滴眼泪来诉说辛酸和委屈。

一切欣欣向荣,阻挠和曲折显得不值一提,没有什么好哭的。

我不再矫情,但也因此显得无趣。

“为了能有个新鲜的明天,你再也听不懂你说的是啥”

又到了写总结的日子。过去的一年,能说什么,辛苦不值一提,荣耀都是主一手成就。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在整个过程中,人的能力是多么微不足道,无足轻重。

“和谁在一起不是一对儿啊”

我终于在人生中第一次不再有关乎爱情的理想。

从感情到性全面心灰意冷,也就是身体精神综合性ED。

soul mate是个遥远的火星文,相亲是大龄单身女青年的责任和义务,但我已经不那么热衷于假扮成这个社会中的正常人儿,我今年更为恶毒地在首次见面就隐晦地表示no党员,no公务员,no军人,no无神论者,no革命志士,no艺术家,总结起来就是:“no door!”

“有一个童姥她像朵花”

生活方式全面激退,不买房不买车不买LV包,菜吃素的,衣服穿动批的,化妆品用世界各地亲朋好友接济的,恩格尔系数高居不下,最大的开销估计就是吃饭。某女说:“你这样很不利于拉动内需啊”。

欲望全面萎缩,灵命却一样萎靡不振。

我每天早上不听新闻不看股市,听赞美诗读圣经,却依旧无法摆脱这种吃饱了找抽的虚无状态。

于是看点围棋入门的书,把人生降格为谋篇布局、步步为营、效率至上的棋局,是否会简单而幸福?我不得而知,因我从未舍得如此去行。

“唯有你是我心所爱”

按照“保民生,调结构,促发展”的思路,明年的重点要放在调结构上。

青葱一把水灵灵的青春不能全奉献给党国的市场化事业了,明年要干点有意思的事儿,干点常年惦记着干的事儿。立项目,列计划,真的,行动救人于死亡。

新的一年里,我不再祈求主赐我广阔产业,如花美眷,我只求主赐我管理产业的匹配智慧,最重要而唯一重要的是求你真实地与我同在,指引我做的工蒙你悦纳,因为你是生命,真理和道路,阿门!

要如何伪装得靠谱并开始好好生活

领导说,回去好好想想职业规划,这几天找你谈。

谈嘛?姐们儿对谈恋爱都不感兴趣了,还职业规划呢。

职业木有规划……请大家群策群力,教我编点所谓靠谱又向上的职场话语吧。

坦白地说,这几天一直活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或许是前几个月行动神速,精力透支。

完全不高兴,即使是过节也不高兴。我知道这就是耍小性子!我一点儿也不想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又不是朋友又不是家人)担责任。但是我很清楚这就是道路,就完全无法说服自己从了,估计真是水星逆行,脑子坏掉了。

终于重回一个人住一间房的安静生活。

为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

早上从猫家赶来上班,最拥堵的时段最塞车的路段,一路心中默默祷告。长安街限行恰好为我们开辟道路,行至gm桥,司机惊呼:“东四环堵,东三环居然不堵”。比准点还提前十几分钟到达。

在人不能的,在神都能。

时至今日,我依然时时感觉到自己的软弱,认识到自己的小信。若有沮丧和挫败,必然是没有将此事全然交托给主,信靠是最大的诀窍,而往往我总是忘记。凡事祷告是最为简单的原则,却常常成为最可有可无的原则。

“我的上帝,请赐我宁静,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一切;赐我勇气,去改变我所能改变的一切,并赐我智慧,去分辨两者的不同。也赐我对你公义的信心,不与这个罪 孽的世界同流。按着你的真实,而非我的意愿。相信上帝,只要委身于你的旨意,凡事都将被归正,路也要被修直。如此,我可以和家人度过今生,与神同在,享受 永生的幸福。阿门!”

和某姑娘去看《十月围城》,“革命”这个词依旧裹挟着激情和血腥,国父原来也不过是个萝莉控,可见历史永远是在乌七八糟中写就的。哟,那今日被我们所耻笑的列位总统难道真要披挂上阵,若真是如此便可将历史看成一场戏。然而在宏大叙事和个人生活之间该何去何从,我早知思考这个没有意义,唯一需要的就是顺服,然而如若不闻不问是否也是坐视不理。

上师请看的那场戏叫做《李香君》,才子佳人刚在台上开场,我便收拾行装从黑暗中离去。从此和z派同志洒杨拉拉,last song for you“只不过是从头再来”。我知无论z派、y派还是苹果排个个都在深夜念叨“葵花在手,江山我有”,从来没有传奇,只有勾当。

桃花扇不过是一些无耻的男人和一个血性的女人的故事,恰如胡女士,听来各种奇闻逸事,心中感慨真是一个国家和一个女人的战争。然而,实际情况却远没有那般理想主义和意义高远,跟从者一言以蔽之,不过是比较了一下是胡老板更好,还是王老板更好而已。哎呀,一不小心我就忘了,没有好人,也没有坏人,都是和气生财的生意人。

一切的幻境了然于心,我不过是借你们为我虚拟的男主角,以为就此能踏上传奇的旅程。然事到如今,我只比当年更加独立清醒地认识到,不过都是过客,更无一人是我的传奇,而我将是你们永恒的故事。不再是18岁,自然也没有人生导师,我的把酒言欢、浅笑低吟不过是妥协的幻觉,这只是一个人和一位神的道路,不过是你终究要过的那道窄门,世人称之为人生,又或命运。

在普世欢腾的夜晚,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名称 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愿众位在新的一年里平安喜乐,从上天来的恩惠加给你们,因着上帝的荣耀和慈爱,我们得以与他更近,阿门!

愁堆解笑眉,泪洒相思带

相亲k歌局最后一首歌。

周日姑娘局齐聚suziwong,工作以来第二次喝吐,简直引起全场轰动。第一次是和前男友分手,在后海被人背回家。某姑娘无法理解我怎么会喝了十几度的小破酒就醉成这样,一口咬定我心里有事儿,我一口咬定我心里没人儿,自然心里没事儿。

上师事件算个屁啊,不就是姐们贱性不改,勇攀科学高峰,一不小心攀到喜马拉雅,发现完全搞错路数,道路曲折人也不直啊。

真的就是高兴,没别的。

认真地穿了蓝莹莹的衬衣出场,结果被姑娘们一致鉴定为白领范儿,撑死了是设计公司的白领。nnd,我这是cosplay过头了,想起孟晓冬那一句:“没扮上。”我这是扮得深入骨髓了,靠!

hw带来的新姑娘教会我们一句新的耍流氓用语:“来,导演给你说说戏。”

结局就是被俩猛男保安架上车,hw送俩醉得不省人事的姑娘分别回家。本人一粘沙发就着了,凌晨三点半醒来摘隐形眼镜、刷牙、卸妆……

周一早上9点准时出现在办公室,进行了办公室大扫除和卫生大检查。十点半去喝白粥就咸菜,抽空给hw发了条短信:“姑娘,您的手机和贞操都还在吗?”

近期没啥深度的思想活动,各圈都一片混乱。从这周开始,生活似乎开始有了一点闲暇。把家里的事料理清楚了,抽空喝个下午茶,一切就圆满了。

圣诞节将至,在商场中也听到的都是赞美诗,感谢主为我们开辟的道路。只愿真实地得到主与我们同在。

鉴证实录

“他是你男朋友吗?”侍者问。

我转过头去看着丫,丫笑着忙不迭地点头:“是是是”。

众人欢闹唱了一支情歌。

“你想谁呢?”

“无人可想,你还相信爱情吗?”

“相信相信。”

转战到苏西黄。

“你能不能别每次都要去充满了鸡的酒吧!”

“靠!我可不要去唐会,在一群90后初中生中间出现一个戴眼镜不化妆的阿姨,这事儿合适嘛。”

十点钟,接哥们电话:“你丫在哪儿?火速出来相亲。”

“靠!我在酒吧喝酒。”

“和谁?”

“一男的。”

—————–囧分界线—————————–

“抱歉,我要去相亲。”。

“那我送你过去。”

转战到蓝色港湾,道别。

五位媒体及前媒体老师聚首某山寨酒吧,喝完一瓶芝华士。

“再来一瓶!”

“对不起,我们不卖了。”

靠!这绝对是我出生以来见过最屌的卖酒的。

烟雾缭绕,酒精生效。

凌晨一点,转战朝阳门钱柜。

“你觉得还能继续交往吗?”

“没戏。”

“你认真考虑一下,就一个优点:靠谱!”

呃……

其实,我特怕靠谱的男人。

怨妇风潮来袭

老娘滴个桃花运啊,嘛时候才能好转啊,这挫败大发了。

目前最紧要的事情更新人才库,约会对象大换血!我非常不义气地想把和你们丫的约会都往后排,把各种相亲约会往前挪……

唉,照这运势,老娘就算当上了谢才萍,都没有小情人啊。

蓝色骨头

在sz这种物欲横流的城市,听崔健不搭调。不过,谁tm想和这种鬼地方搭调,当了几天苦力,我简直想以光速离开这里。满耳朵都是“钱”,让出租车司机打个114,他操着高亢到刺耳的客家口音普通话说:“打114是要花钱的,我的对讲机不花钱,我没有必要浪费这个钱。”请数数,这么一句话里出现了几个钱字。此刻,我第一次认识到北京的哥的可爱之处,虽然他们话唠。

累到不行,见同学,同学们还是那么纯真,都没变,很好很好。都是好孩子,应该过上好日子,都会的都会的,不要担心。但我们从来就不觉得过个好日子大过天,对吧?我喜欢这样的人。别为生活悲苦,主为我们预备了一切。真的,别做无谓的担心。

去hk做了一次礼拜,陪我去路上说“钱多好用啊”的那个姑娘埋头做了一个深长的祷告,我想她心里一定有很多悲苦。电影说得不对,欲望不会使人年轻,只会使人痛苦。讲道的内容是卑微的玛利亚顺服主的安排。我想吧,若是如此劳苦是主在使用他的使女,那么这便是工作的意义,无需反复追寻意义。

金融危机改变了世界,全世界都忙着和祖国做生意,赛先生可以用来挣钱,德先生却成了那个著名的双汇火腿肠广告,“德先生”是谁啊?

心如明珠,照遍江湖

累傻了,且在过年之前,看不到休息的迹象。

对于即将去出差,充满了期待,哈哈哈。祖国的南大门啊,情满珠江。广州爱情故事啊,不是个玩意儿。特区风貌还是值得期待一把的。

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我说长得贤惠,我滴个娘哟,桃花儿不带这么开的。

每天都有很多很多的琐事,我很珍惜别人的信任,也很感谢别人的称赞,大事小事全得自己干,大处小处全得自己拿捏。如今已经没有处女男老师了,您丫出师了,就自己走路吧。

万事转头空,能吃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饭局黄了一个又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不就是忙吗,要命就一条。

咋办?接着弄,跟狗日的弄,跟狗日的往死里弄,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归根到底是造物主他老人家的玩具。

别当真,但也别不当真。

看了一遍《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

原来这片我没完整看过……

金庸的小说我就看过两部,一部最黑暗的《连城诀》,还有一个就是《笑傲江湖》,非典的时候被隔离,无所事事到听收音机的时候看完的,看完了觉得不怎么好看,任盈盈和令狐冲都相当矫情,唯独记住了个蓝凤凰。

又是忙得烽火连天的一日,总共就吃了一顿饭,无暇抱怨没空哀怨,也不惦记桃花了。

祝猫生日快乐!平安幸福!早日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