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竹声声除旧岁

窗外一直是烟花爆竹的声音,本来以为我要在这个城市过元宵节了,说起来是我的福地。但是后来还是决定回北京,其实也没什么本质区别,都是异乡。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见了小明,很欢乐。

今天去爬了一天山,灰常累。

没了。

我开始觉得其实大部分人和你的生命都是毫无关系的,而我决定不再在这些人身上花费时间。

有舍才有得,无非是选择你所能接受的,权衡利弊而已,作为上升摩羯,我想我会尽快去处理这件事的。

牡丹亭外

今晚单位聚餐,明天早班飞机,现在我在网上瞎逛……

不是不喝酒,关键是每次都喝张裕或者长城的劣质红酒,姐们儿不是喝醉了,完全是被毒晕了,nnd

今天收到镯子了,嘻嘻,虽然有一根石筋,但是性价比还是蛮高滴,稀饭。

说起来,二手元旦演出的时候,那个鼓手还挺帅。胡扯一句。

并非姐姐最近没有追求,最近深感无比得疲惫,稍微干点正事就累得头晕眼花,想有追求,心有余而立不足哇,原谅我吧。

时间开始了

年前是抑郁状态,年后是脑子不转状态,觉得灰常灰常地疲惫。

各种勾心斗角、蝇营狗苟,又要小心说话,谨慎行事,如此种种都提醒着我:新的一年真的来到了,所有的工作都开始了。

在这种疲惫状态中,我完全无法找到工作激情,我那些所有关于pr工作的激情都因为身体状态的不配合而消亡殆尽。

某哥们说,你为啥要待在北京?跟我私奔得了。

我变得越来越没种,不敢轻易就说抛开一切,这可真糟糕。

工作能带来的唯一欢欣就是能挣钱买翡翠。

又要马不停蹄地出差,幸好有亲人小明成了我的救命稻草,终南山之行让人期待。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我开始越来越喜欢夏天,天黑得太早,足以在下班的时候让我万念俱灰,各种饭局的不靠谱似乎昭示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我知道到了这个年纪,那条粉红色的连衣裙是不能再穿了,同时再也无心操办任何爬梯,走在黑沉沉的天底下,走了三个小时,才茫然地回到家。

我似乎真的需要休息一下。

欲买桂花tong载酒

其实一直听的《pretty》,播放器跳到《moon river》

第一天上班,严重感到体力不支,几个追命连环call打过来,我大梦初醒,假期,它真的结束了……

虽然我时时觉得束缚缠身,但为了在年轻的时候有个靠谱踏实的形象,决定还是要为领导分忧解难,如此工作几年。

买了个镯子给自己当去年的年终奖,在商场里看的那个,这次再去看,已经卖掉了。

刚从乡下来首都,又是有点不习惯,觉得什么饭菜都不好吃。工作堆起来的时候,那张暧昧的list就被扔到脑后。似乎觉得,不结婚也能过。但忽而又觉得这不过是麻木而已,还是要恋爱结婚的。hw说:“你这态度还得再端正端正。”

不过我又不穿美斯特邦威,不走回头路的,所以接到前男友的短信也就是按删除键而已。tree说:“他大抵总是觉得前女友好。”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难道是嫌剧情还不够狗血,还要生活比艺术更精彩一点?我倒是觉得不必,大家走自己的阳关道和独木桥,早就互道过珍重,现在就各安天命吧。没记错的话,这种话我已经是第三遍说了,事不过三。

我跟猫说某大叔如何如何,猫说:“你丫移情别恋”,我说我们坚定地执行三不政策。

不得不承认,所有的姑娘最终都会离妈妈桑而去,宁做金大班不做尹雪艳,嗯,安啦。

一路上you你

曾经在地铁里听过这首歌,真是不忍多听的歌。

又撑了数日,昨日早上被谈话,无非是提高我的指标,我答应自然是因为多点少点本也是无所谓的事情,一切好处必不在主之外,那么,该有的主岂不为我预备。这是我凭信心领受的生活。也因为有人说:“我希望你以后能帮帮我,能独挡一面。”

东拉西扯,半个小时被扩容为一个小时,见多了拿民主自由、新闻理想来忽悠人的,陡然一见拿真金白银、功名利禄来忽悠我的,突然还有点想念过去。我也知道我这里心态相当找抽,我就是来回走极端,永远在羡慕另一端的生活,永隔一江水啊永隔他大爷的一江水。

今日单位聚餐,真相大白,什么人下绊子,什么人提着醒,一清二楚了。虽然我依旧想做那个置身事外冷眼旁观的人,但是时势已不容我再耍小性子,唯有接受改变,容身其中才是今年的出路。顺势而为的另一层意思是该出手时就出手。

cindy莅临CBD,谈到工作我们都愁眉苦脸,谈及男人倒是欢声笑语不断。

晚饭见前领导和另一朋友,饭后一起去万圣买《盛shi》,但见大门紧闭。路上我说:“现在我觉得房子车子票子都不是最有意义的,最重要的是才华。”是的,才华。

发发传真、打打电话、吃吃饭喝喝茶,谁他妈想告状就镇压谁,谁能签字算数就讨好谁。这有没有技术含量?有!但这够不够有意思?那还真没有。

当然,我还宣布了,这一年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结婚。

岁末的时候,平时轮着圈见都见不完的朋友纷纷离京,这个喧嚣沸腾的城市变得荒凉,奢华的饭店酒吧顷刻都丧失了意义,再精彩的文化生活都抵不过回家的召唤。这时候,我很羡慕街上的情侣,虽然也许他们同床异梦、彼此憎恶痛恨撕咬、充满了争吵和背叛,我依旧很羡慕在暗无天日的帝都,无论几点回家,都有人为你等待。

亲爱的,别担心,且搬一把好椅子坐前排,看命运如何为你翻云覆雨,嘘!好戏正开场。

红玫瑰与bai玫瑰

“这世界上有那么许多人,可是他们不能陪着你回家。”

看到这一句猛地合上书,封皮上写着《色,戒》。

墙上的时针刚好指到两点,收拾东西匆匆离开办公室。

不回家喝茶,这日子无论如何也过不下去。

心情比前些天好很多,就不用风驰电掣地打车逃将进屋,慢慢地走路回家,出了点汗,感觉到一丝生发的春意,决定喝hw送的日本绿茶。

第一道嫌水温不够,第二道水温过高又有点发苦,想起以前上师说跑绿茶最重要的是对水温的掌握。如今想来,思虑不过如水般透明,再也不掺杂什么感情。

终于买了从大一起就念叨要买的陶渊明集,虽然才读了一首诗,但是觉得自己又开始学文化了,怀揣着上妇女识字班的激动心情,有点偷偷摸摸的小开心。

而这个时候,我灰常灰常地想念南方,广州的早茶、深圳的气温、西双版纳人民睡到下午三点的午觉,甚至是鼓浪屿那火辣得让人不敢出门的阳光。在北京,现在只有一个主题:猫冬。我的额头上分明写着四个字:不求上进。

与ni共枕

人在他妈的那个叫职场的玩意儿,身不由己(我把后青春期献给你呀献给你),大年三十奔波在路上,回家守岁。

伤心欲绝,玩王家猫去,我又去看了一通心水的那个镯子。王家猫说这种玩意儿还不该找个男人买,我大泪,说,老娘穿着动批的衣服征战了一年,还不该发个年终奖啊。等男人给买,我都变化石了。

猫没有高级思维只有男女思维,分析完全不靠谱,我找了点有正常职场思维的人分析了分析,肯定了老娘没有出路,只能大年三十回家。

这不就是那句话嘛,职场就像被强奸,如果不能反抗,那就从了吧,说不定还有快感呢,我靠!

总之,我很伤心。

今日背景歌曲:《与你gong枕》、《爱的路上千万里》

我看今天晚上和我共枕最大可能性的不是王家猫,就是王家猫的猫。

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姐们儿基本上是已经不成了。

今天回家的路上,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我这找不到北,找不到人生意义的矫情德性和工作鸟蛋关系都没有。我天生就是要和自己争斗的人,我那些一时的平静必毁于自己与自己的痛苦纠缠,当然,会带来成长,但是没有那么早得到平静。

以前是工作也耗人,自己也耗人,这段时间工作不耗人了,我开始自己耗自己玩了。

真的,我深深明白我的痛苦多么矫情。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小我身上,除了通过痛苦来强调自己的存在,别无他用。若是定睛在神的作为上,将人生的意义视为更深地经历神,人生却突然变得辉煌和温暖起来。

我终于知道,在信心的道路上我多么容易跌倒,主是信实的,如此多的恩赐都不足以坚固我那微薄的信心,人心果真是蒙昧而顽固,充满了种种习气。首先是我们有罪,从而觉得自己不配得到恩赐,然后信心动摇,进而不再为主活着,坠入小我痛苦的恶性循环。

主啊,求你坚固我的信心,无论我如何跌倒,始终带我回羊群,因为主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主就是羊的门,凡从主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愿你诚然听取我心声,救我出灵命争战,阿门!

down

心情down到极点,我知道原因,在北京这种极度不适合人类居住的毒气罐里住三个月是绝对要人命的,可以称之为“大都市综合症”。

每天早上放眼望去,真是“天,是黑沉沉的天,地,是黑沉沉的”,心中一阵凄凉,把所有诗意的小情绪默默掐灭在心底,“你是一个可怜虫,天天早上去上班”。

工作范畴内的打电话、吃饭和谈话成了条件反射,到了固定的场所就像通上电打了鸡血一样。事后效果不预评估,我自顾不暇,拯救自己那点该死的小情绪于水火尚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