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正经和最无情

终于得偿所愿喝大了,去找hw喝到凌晨三点半,终于略微有点词不达意的感觉。窗外有雨。

喝了良久,想起来放音乐,她选了一盘陈升,放到《牡丹亭外》,我说,把这首再循环几遍。

和你缘分深重的人似乎总不被提及,而转瞬即逝的缘分却总是在生命的某个时刻闪现和无法忘怀。

九点起床,看了一遍邮箱,打了几个电话,写了日程表。z老师昨晚叫救护车去医院,幸好没事,晚上要去看她。为了如领导所说,与同事们共同经历,“蒸成同一锅馒头”(这句话简直是月水瓶的噩梦,看到就一激灵),还要去买泳装。对于一个有身体恐惧症的人来说,参加集体泡温泉这种活动完全可以划入出卖色相(虽然基本没有)的范围。

t老师说,你要在混乱中找到自由,才能走向下一个阶段。

好吧,我想,确实是这样。

千杯绿酒何辞醉

沙尘暴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苏阿姨说今天诸事不宜,只能娱乐。

早上办完杂事,中午去谈事,在星巴克遇到俩大学同学,劳动妇女们纷纷被坐大腿的社会震惊了,新华社的女记者据说今年两会都排着班去挽部长们的胳膊,女权主义倡导了这么多年,架不住实用主义啊,真是胳膊拧得过大腿啊。

回家,买菜,大半年不做饭了吧。

猫来我家吃了一顿很素很素的饭,我对不起你们,但是吃素真的有益健康。音乐从白搭的小野丽莎到酒狂,我还五音不全地唱了一段关山月。

开了室友的红酒,因为酒很好,所以喝得很高兴,三个人喝完了一瓶酒,大部分是我和猫喝的,这大部分中是我喝的。喝多了接了个某人电话,火热的斗争远未结束,可是这样闹下去,难看的不是我。

粉久粉久没有喝醉了。我跟猫说,想把我喝醉,也不看看我是怎么大的,blablabla.灰常滴独孤求败,真的,不喝醉就不话痨,不话痨怎么说我有多么痛苦,虽然我现在真的没有什么痛苦。

念了很多很多李白的诗,然后是买的那几本校园诗集,直到今天创刊30年纪念,然后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因为前几日我很欣赏一书评:弗兰兹不配做萨宾娜的爱人。直男很无趣,灰常无趣,怎么可有人如此理想又如此现实,不差毫分地配合地上舞步,懂得在适当的时刻出现,在疏离的时刻离场,永远是你权威的良师益友,又是可亲的文艺小友呢。

《无耻混蛋》貌似很好看。

The last day of the summer

突然觉得好久没喝了(其实貌似这周二才喝过一杯梅子酒),灰常灰常地想喝一次,还得喝大了。可是最近没有八卦了,喝醉了拿什么自爆嘛?!真是灰常灰常滴愁苦。

《GQ》是一本好杂志,我生生坐在眼镜店里厚着脸皮把舒淇那期封面的看完了,其中有一篇绵绵的专访,灰常有趣。可惜我没有找到网上链接。她说:直男都灰常无趣。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小彭同学永远是动摇我结婚生子走上正常人那一成不变庸俗安慰生活的强大力量,看了她老人家最新的blog以后,我陡然觉得,好像,用不着结婚吧。

重新考察了一下我要做的事,并不是那么简单哦,但是在我那强烈的企图心就要升腾起来的时候,我那无敌致命的月水瓶总会适时跳出来说:“这都是幻象。”于是,我一个有如此多入世因素的星盘竟然会在这些年过一种减速的生活,简直都要拜疏离又超脱的月水瓶所赐。

那我只能尽量顺势而为,成为宇宙能量的通道。

你敢相信吗?在弃绝了一个以写字为生的行当之后,我竟然要再作冯妇,而这一次我是多么忐忑不安。

z老师给我的明信片上写着,2010做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吧。但是看来,2010年应该不会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了哦。

整理了衣柜,把很多不穿的衣服寄回家,我的着装风格开始变得灰常灰常滴无聊,从哀叹没有西装穿到现在看到一堆西装就头痛。我有一件买的时候很喜欢的黑衬衣,买回来一年都没有穿过,我想如果配一个好的玉牌,一定非常出彩。可是后来我一想,废话!就算是披个麻袋,配个好的玉牌,也一样出彩好吧,跟那件衣服没有任何关系。

生活变得平静,心里累积了很多平安和喜乐。

我那闹腾的工作将继续进行下去,我知道,这注定是我的道场。

因为被教导:“当领导的人一定要宅心仁厚,要有warm heart.”

“你熬炼我们,如同熬炼金子一般”,只有在事情中我们才能实现转化,面对我们累世的业力,完成今世的功课。

过去的生生世世,我的功课已经做到土星了,没有理由不好好做下去。

哈哈哈,没错,我越来越神神道道了!

房子时代和大腿社会

做女人难,做名blog女人更难。下午茶的谈话记录被要求一定要发表在本小范围小圈子小影响力故作隐蔽状的blog上。

今儿下午,和cindy、t老师年前的巧克力公园之约终于成行。本以为三月早已春意盎然,没想到今年还是这个天寒地冻的鬼样子。兜了一圈,抱着巧克力长城大啃的梦想破灭之后,三个女人开始喝下午茶。

转入正题,以本宫的名人名言为题记:对于男人来说,这是一个房子的时代;对于女人来说,这是一个大腿的社会。

t老师问,在被房价吓破胆之后,您现在还想下辈子当男人吗?我说:不想,哦,不,想!我下辈子万一投胎到外国呢,等我当了外国男人,就到上海,不用有房子也有好多女人。

我们再次感叹了我第一个东家那位一路狂睡晋升驻自治区主任的女神,同声感叹:思密达!

随后,cindy说,在某个售价一元深受广大人民群众欢迎的伪时尚报刊,某普通秘书女每次都着蕾丝边低胸装、超短裙和高跟鞋,等待大猫、二猫(cindy的黑话咱不懂,意为单位的一把手和二把手。)进电梯时,急速跑进电梯,以便制造“波涛汹涌”的效果,如此这般,没过多久,她就升任大猫的秘书鸟。

又热议了某著名的都市报女中层对男一号的劲吹枕头风……

cindy表示,受不了大叔们身上的橘皮组织,不知道坐腿女郎们是如何克服心理障碍的。我说:“人家摸的不是桔皮,是人民币!”t老师邪恶地说:“对,是人民的币!”

cindy和t老师纷纷问及小白领子我啥时候进入大腿时代,我没有像以前一样正色做刘胡兰状说:“咱是实力派,一般都是领导哭着喊着要栽培咱。”,我说经过各种命理研究,有人今世对我负有责任,所以呢,完全不用坐大腿,让他自己还债来吧。t老师作恍然大悟科:“出来混总是要还得。”

cindy又劝t老师不如坐坐某个与她水火不容的男中层的大腿算鸟,t老师欲吐无门,我赶紧说:“那不是大腿,那是火腿,不对不对,是苍蝇腿儿!”

去洗手间的时候,路过一对小年轻的桌儿,听见女孩子说:“婚外恋情”,我回头一看:一张90后非主流的脸。介个混乱滴社会啊……我要为你再添上一把火!

t老师无情地放了我的鸽子,不和我去那个很资很资的库布里克咖啡馆了。而我居然脑子坏掉鸟一般,敢在下班的点放弃地铁坐公交车回家,结局就是摇晃了两个小时才和z老师汇合吃饭,价格便宜量又足的素食自助居然让z老师这种肉食爱好者大呼要把生日宴办在这里。我心中想,开这店的老板一定是个有钱的善人。吃到九点钟,她居然不答应让我去看一看翡翠,直接就把我拖回家了,苍天哪!!!!我可是花了十块钱打车到那里滴!

冬天似乎没完没了,而我已经对春天的到来不抱任何希望了,这个漫长的寒季让我完全想象不出阳光灿烂的夏天、短裙和雪糕。

最后,长了一张女领导的脸的圣女贞德童鞋要高喊一句: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一切大腿都是苍蝇腿儿!全世界妇女同胞们团结起来!(干嘛呢?我还没想好……)——谨以此博献给第一百个妇女节。

三月份的鹅毛大雪

看完了《盛世》,在此鸣谢julia童鞋提供的电子版。

反正你也没法拿小说标准来衡量人家吧,经典的时代过去了,不可能再有《约翰克里斯多夫》了,都是速朽。不过我觉得我这样的人也没什么资格骂陈冠中,反正没让我失望也没让我太惊喜,算是与期望持平。人家都说了自己是一个畅销书作家,你非要把人家往帕慕克的水准上靠,你这不是难为人嘛。看完这书以后,我心中浮现了那个片名:《千万不要忘记》。在中国活着,我又这么犬儒和鸵鸟,确实很容易逛个淘宝就hi_lie-lie啊。

只觉得这个时代,应该把从来没读完的《乱世佳人》读完才是正道,所以,flying很有远见,早早送了我这本书。

周五老乡会又被召集去应酬一通家乡官员,无趣得很。人格分裂的月水瓶简直膜拜上升摩羯到死,居然能一边在心里念叨“官僚真可怕”一边应酬得自己都可以打九十分。有人问我能喝多少酒,我心中哼一声,心想老娘工作上除了在内部聚餐都是滴酒不沾樯橹灰飞烟灭,犯得着靠酒量出来混嘛,这也就是跟老乡玩玩。这种短期不见任何经济效益的事,完全就是公益事业。

刘永好的女秘书长得很漂亮,后来我觉得,四川美女似乎都长得一个样,她很像我第一个东家的那个从四川某地办主任一路睡到社长的那位“女神”,该女神现在居然去了某自治区当主任,欧码噶,世界真奇妙。

后来车过四环,看着对面的万家灯火,想起以前也曾经有人愤怒地说:“我还以为你在北京想有一个家!”当时我一脸茫然又无辜,完全对这个问题毫无概念可言。现在,我觉得家居图片也挺漂亮的,但天下不会掉下个宝哥哥,自己过好自己的生活。

新的一周又要开始鸟,我小心翼翼地说:让我感受一下火星顺行的威力吧,我要进账!

啧啧啧,我的blog上何曾见过这么现实的话题

今天陪别人去看了一次房,算是感受感受氛围。原来现在房价都涨成这个死样子了,一百三十多万就买个楼道里充满了大葱味的破房子……啧啧啧,好点的小区,有大客厅,卫生间有浴缸的,卧室虽然不是落地但还有个飘窗可以喝茶的,都两百快三百万鸟,真可怕……

结果就是我既不想买房也不想结婚了,没法接受这样的现实生活,就算老子将来有了买房的钱,都宁愿把钱全部用来买珠宝,觉得一点儿都不亏,好歹还是个正常市场。但是送给房地产开发商,怎么都觉得像被打劫了一样。

太可怕鸟……幸好我想得开啊,既不想进入有产阶级的“主流”社会,在单位里别人讨论房子车子老公孩子的时候,站在一边脑子放空面带微笑也不觉得伤心难过和尴尬,因为这些人和我有啥关系……原来我这样的人只能寻找宗教信仰,不然可咋活啊,这强大的社会压力,不遁世都不行。

既然不买房,显然也没有对象结婚,因为我既不喜欢看到男人因为有几个臭钱跟我装牛逼,也讨厌男人因为钱不多而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前一阵我曾经觉得我要是个男人多好,肯定能谈上恋爱,但我现在庆幸自己不是个男人,这年头,不仅买不起房找不到女朋友,还觉得自己挣得少简直无颜苟活在世上,太可怕鸟……那孩子也没法生了,这个……叮咚……悬乎了。这个思维和我快毕业的时候找工作一样,那时候觉得进不了有户口的单位,这一辈子就悲惨了。结果老娘北漂四五年,也没见暴毙街头,成为饿殍。于是,我想,就算不买房,大抵也是能让人活命的。政府不让人安居乐业,但总还能让我们这样的人吃饱穿暖,逛个动物园的。

还有,有两套房的z老师再跟我唠叨她是个穷人,她是loser之类的话题,我就直接揍她,完全不再听她胡说八道了,这不是矫情是什么?!

最后总结一下:现实世界太可怕鸟,真滴!我们还是回火星吧。

无用的废话

今天中午搞完接待,近期的大事就算完成了。然而火星似乎真的开始顺行了,饭局一个接着一个,连我都居然要重新开始社交了耶,简直不可想象。

下午火速拎着没喝完的红酒和水果去z老师家,我居然就像没吃过午饭一样,啃了很多鸭掌,喝了几杯红酒,然后又享用了她做的午饭。然后晚上又喝了一小杯她家的茅台迎宾酒,她说好喝,我觉得太难喝了,辣死了。我觉得我完全是把压力转化为食欲了。

今天是大出血的一天,不仅买单了一顿很贵的饭,买了一瓶失败的红酒,还把左眼的隐形眼镜搓破了,那么,请问苏大妈说的最红最红的10号在哪里?!!!!!要是不赏我个大单,这对得起谁!

好久不看书,偶尔也看看过去同行的blog,那是一种我已远离的生活,有时候也会觉得有意思,但已然觉得与我无关了。这无疑是不想融于任何一个群体的心理作祟。我说我想写书,也和任何理想无关,不过是想名利双收而已。

我现在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天职,但我既不茫然失措,也不对那些有着目标和理想的人羡慕不已,命运早已写定,生命无非是更深地经历神,谁对这个物质世界的游戏当真谁就是傻瓜了。而且,我知道我有理想哇,那就是当全国人大代表,哈哈哈哈

一个人de行李

火星顺行前夕的狂躁不安,拿起这件事又想起那件事,果然是要相时而动,生意都是时机到了,自然会来的。别急,时机未到的时候,喝茶买花享受生活。

各种随机性超强的沟通工作,搞得晕头转向,完了不忘表扬自己:“嘛叫超强的组织能力,介就是!”

又到了置办行头的季节,我还是觉得商场里的东西超级不值,像样的西装都三千多……嘛破玩意儿啊,就值这个价。所以,本季采购大本营还是动物园!谁也别想拿姑奶奶当冤大头。

近期总跟土相的人(他们的安全感建议在物质基础上)混在一起,逛了很多平时不敢进的店,我终于知道啥叫手上拎着一个国产车价格的包包了,但是我还是觉得卡地亚的豹子头哪有翡翠好看,铂金钻石多无趣啊,我还是觉得有颜色的好看!听他们说要挣一百万,要买一千万的房子……在北京亮吧台坐的人都互相嫌恶,对邻座摆出一副“怎么这种人也来”的表情。

问弃文从商的金牛座多啦A梦先生,觉得现在和过去哪个好。他说,当然是现在好,过去和什么人吃饭?!现在和什么吃饭?!过去身边都是一群sb,现在大家都是聪明人,(“谈笑有高官,往来无百姓”),说个段子什么的,多有趣。

哦,我可不想成天和官员吃饭,我在本单位都不想混到主桌吃饭,累得慌。若是不得不力争上游,只是命运不可逃避,也不可拒绝。

看了小明送的两边占星术,粗略地感觉在事业方面没什么阻碍,累世的业力都在感情方面,也是我今生转化的功课。

以吴清源老先生很喜欢的白居易的一首诗结尾,共勉吧。想想宇宙也不过是场大戏,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白驹过隙,自己那点悲苦喜乐,跌宕起伏,何足挂齿。且开怀,度过这几十年吧。

对酒五首

巧拙贤愚相是非,何如一醉尽忘机。
君知天地中宽窄,雕鹗鸾凤各自飞。

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
随富随贫且欢乐,不开口笑是痴人。

丹砂见火去无迹,白发泥人来不休。
赖有酒仙相暖热,松乔醉即到前头。

百岁无多时壮健,一春能几日晴明。
相逢且莫推辞醉,听唱阳关第四声。

昨日低眉问疾来,今朝收泪吊人回。
眼前流例君看取,且遣琵琶送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