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月两团圆

把传说中的职场教学电视剧《金枝@欲—孽》翻出来看,看到这一句,倒觉得太医孙白杨很可爱,该片教育我们,无论如何身不由己,有点江湖气总是可爱的。该片又教育我们,女人说到底还是因为好看才被人爱上的。该片更教育我们,失意不必怅然,得意又何须忘形,人生总有咸鱼翻身的时候,也总有阴沟里翻船的日子,看清楚了,它是一台戏,演给天使和世人看。

果然不得不信运势,我才放话要看命运如何翻云覆手,把我一个天山童姥变成桃花仙子。近期的桃花便开得有点夸张,连多年的哥们也蹿出来说要收了我。简直是……我跟甄老师说,赶紧去在桃花位上供花吧,真的很有效。

疯狂地想念青春,以至于我很想找一个男人和我在某个春风沉醉的晚上各自骑一辆自行车穿过这座城市。其实我在青春期的时候,也未尝干过这事儿。这种情况灰常滴校园恋情,而我从来就没有过。(我谈恋爱的时候,前男友已经毕业了。)

摩羯座的室友骂我磨磨蹭蹭不出门,说:“你的人生有多少时间是浪费在这张沙发上的?!不是躺着就是坐着!”我笑着说:“是潜伏,潜伏……”

下周就要远行,以前每次我离开帝都都欢呼雀跃,而现在无论出差还是旅行,都心中毫无波澜,不过是去去来来,去来去,来去来。这很奇怪。

“再知识分子一点”

本篇起头先摘一首青春期时经常引用的尹丽川的诗:

为什么不再舒服一些

哎  再往上一点再往下一点再往左一点再往右一点

这不是做爱  这是钉钉子
噢  再快一点再慢一点再松一点再紧一点
这不是做爱  这是扫黄或系鞋带
喔  再深一点再浅一点再轻一点再重一点
这不是做爱  这是按摩、写诗、洗头或洗脚

为什么不再舒服一些呢  嗯  再舒服一些嘛
再温柔一点再泼辣一点再知识分子一点再民间一点

为什么不再舒服一些

来不及再咬牙切齿地收青春的尸,镜子里的我已然成了个道貌岸然的女销售,来不及为自由主义守身如玉,市场经济已然将革命同志们收编。生意不是喝茶论道,摩天楼和商务范儿,是走街串巷,挥汗如雨,一个脚印一枚铜板。我说:“我现在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古时候都是孩子不好好考学,当不了官才送去当学徒做生意。”

对于自己现在好不关心社会,我很愧疚,但束手无策似乎还加点事不关己,热西才让旦一直在唱,我听不懂,但很安静。

别说我不迷茫,自由之门我还未曾找到,虽然我知道时间还早,人生还长。

一会儿k歌回来再给大家回留言,刚留了,网页出问题,全丢了。

极乐世界

打开豆瓣电台,第一首就是这个。

现在出差变成了结结实实地干活,成天吃肉,不见一片菜叶,上火起泡。

几年前,我问:“你还相信爱情吗?”

有人摇头。

几年前,我曾经认为某个人渣射手男不错,因为他在聚会喝醉以后对着马路大喊:“现在,你还相信爱情吗?”

九年前,我迷恋三角地不能自拔,因为那里不仅有革命家喝酒夜谈,还有失恋的计算机系男生举杯高喊:“所有相信真爱的人干杯!”

青春期的华美乐章敌不过似水年华,如今我心静如水地天天举杯祝愿那些公司上市的人成为千万富翁、亿万富翁。

飞飞的婚礼上,新朋旧友一勺烩,首任领导笑我:“哟,不做新闻,去赚钱了哈。”笑一笑,到底无话可说。

“向名花美酒拼沉醉,天下事,公等在。”而列位“总统们”早已分崩离析,八九年的时间,我只不过是眼底下多了一条纹,还未曾真正老去,他们已不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和旁边桌前同事打招呼的时候,许先生站起身来说:“你好。”我只好慌张地说:“你好。”敷衍着解释几句,赶紧跳到一边去。只一心觉得新郎太坏了,这时候让他在这些人面前现身,完全就是丢人现眼。

我跟易经女说:“我决定了:不买房!不结婚!”她说:“re!”

blablabla

她说:“你以为桃花是什么?!这样结婚生子的,几率何其小!”

天气太冷,牡丹花期推迟,总共没开几朵。牡丹花下饮白牡丹茶的梦想破灭了,但是又多了一yy生活:除了置办茶园,还得种花田。

今晚得接着干活,明天要早起参会,累得贼死,后天滚回帝都。其实,人生不过一场大戏,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花更多的时间喝茶,发呆,等死。

没错儿,今天一整天的主题就是“茶”。

早上去汇报工作,看到某人桌上摆着一袋都匀毛尖,心想:一定要无耻地要一点。

结果差点儿全都送给我,我拿了一半赶快闪人,扔下一句:“不能太贪心。”

下午收到淘宝买家的快递,都是茶,是没怎么喝过的凤凰单枞,欢喜得不行。

吹得死人的大风天,放弃了继续加班,打车逃回家喝茶。

喝的是凤凰单枞的肉桂香,估计是因为不是太好的茶吧(好的岩茶是让人念念不忘滴!),香气不怎么足,肉桂没有体会到,回甘倒是挺好。

较之普洱和绿茶,有一个特点:“烈”,不知怎么就想起了香水。

难道是因为今天用了MINMIN送的新香水?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有乐队要起名叫“新香水”,香水、精油这种用很久很久也用不完的东西,如果有新的,不是心爱就是惊喜,自然是一份值得记述的心情。

这几天状态一直不好,脑子里就想装了马达,一刻不停地奔跑。我发现只要自己想做什么事,有一种欲求的时候,就容易心为事转,火烧火燎地。如果像现在这样,什么事也不想成就,专心喝茶,倒还好了。想来人生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你哪里知道你明天的脚踪,短短几十年只是放宽心,好好生活罢了。

瑜伽姐姐说得对,想做什么事只要想明白了,觉得要去做,就去做好了。执着于结果的欲望,就像茶里的杂质,本为多余。结果不在你手中,你早就明白了。

倘若一不小心赚个成千上亿的家产,一定要购置茶园几亩,每个春季、秋季,都用纸包好新茶,寄给各处的朋友。想来这事儿比坐在海边躺椅上成天晒太阳的退休黑社会老大生活还要让人神往哇……

众位不要板砖我了,凤凰单枞估计是有致幻剂的效果,我开始胡言乱语了,你们去研究下……

沉舟ce畔千帆过

今天和前同事吃晚饭,旁边桌有一个把墨镜架在脑袋上的胖子大哥滔滔不绝,时作惊人之语,摘录如下:

“她问我:‘香港回归了,澳门回归了,新加坡什么时候回归啊?’”

(……)

大哥看着穿蓝色牛仔背带裙的妹子,一字一顿地说:“我!是!一!个!谜!”

(@#¥%……老!娘!是!一!个!谜!底!)

“我已经四十不惑了。”“什么叫不惑?”

(……男人的素质和他接触的女人素质成正比。)

“我在这行干了这么多年……还算有悟性吧……”

(……悟性……您好意思吗?)

我俩实在是笑场得听不下去,只好提前退场,出来的路上听见两个女工模样的人说:“人肉搜索blablabla”

在这个春风沉醉的晚上,我只能感慨,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到处都是有趣的话题,随时把你雷个人仰马翻,外焦里嫩。

听完医院里的种种桃色新闻,我目瞪口呆地总结道:“原来大夫,尤其是外科大夫,都不是知识分子。”

说到自己,我说我曾数次下定决心要重振河山,收复失地,然而现在却摇头说:“年事已高,大势已去。”

我毫无怨言,我看了李海鹏的一篇专栏,就满心欢喜、心甘情愿地打算转御姐型了。

该文链接是: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0396845/

亲爱的们

辛勤地研究在所谓的中国上东区CBD(“操不到”)地区应该如何着装,我得出的结论是穿得像出席葬礼就对了,然后就是我衣柜里黑衣服越来越多,我的风格完全不是自己定的,而是由动物园有什么货决定的……结果现在不是葬礼风格,就是朋克风格。全是一水儿的黑,偶尔见一点亮闪闪的平时都没人敢穿的面料。而且我现在开始买高跟鞋,穿高跟鞋……老娘我屈服了,不管是星座还是九型人格都昭示了我实在是个太热心于cosplay的人。

其实这个着装风格也对,上班和参加葬礼基本上没啥区别,每天早上当我撕心裂肺地起床奔去打卡的时候,我都在心里咬牙切齿地说:“上班这事简直是对人性的巨大摧残!”

和hw同学通话,她苦口婆心地规劝我,不要再金星处女了,不要再金冥刑了……好吧,我决定不能这样消极被动,宅女要出山,要温习一下钓凯子的伎俩,我要用事实证明,天山童姥是不败滴传说!随着岁月的流逝,在婚恋市场上,永不退休的资深Loli百转千回之后没有丧失市场份额!

可是话说回来,面对满衣柜的黑色,我犯愁地想:飞飞的婚礼到底该穿什么出席呢?这场婚礼简直就是超级大party,无数的新朋旧友,冤家对头出席,我怀抱着一颗无比期待无比好奇的心盼望着盼望着……尤其是去年在本命年倒霉透了的某先生也要出席,简直是……让人发愁!

无事退朝

近期无事。

工作按部就班,明确了今年的四大任务,慢慢地去做。

到了今天才发现假期应该出去玩,可惜动手太晚,已经无处可去鸟。

集体泡温泉没有下水,幸而发现很多女同事也都不下水,穿得很全乎看男同事们纷纷露出庐山真面目倒是很有趣。我跑过去跟大老板说:“领导,咱这儿太女权了,我决定就跟着您混了。”

在一个随处拍照片,随时把照片共享的地方参加集体活动真是太危险了,留下了很多形象很杯具的照片。

偷偷地玩了射击游戏,买了一包烟,唱了《当—爱-已-成-往-事》,却发现其实现在没有人再和我对唱这首歌了。不由得嘲笑自己,看得太清楚有什么好,看清楚了多啦A梦先生,结局就是没人做最好吃的饭给我吃,看清楚了上师,结局就是现在还要花钱卖茶喝。自以为聪明的那个人恰恰最笨了,怪不得歌里要唱:聪明看世界,糊涂一颗心。

前天因为晚起,穿得像城乡结合部的上班妇女就去上班,结果谁见谁批评,在“操不到”的CBD地区混真是太艰难鸟。

充分说明了这是一个只认衣装不认人的时代。教训就是:以后出门要注意形象,不管是爬山还是吃大排档。虽然在这个春寒料峭的时节,做任何符合这种破烂要求的扮相都会把你丫冻个半死,但是……

今天从晚饭到凌晨,转战了三个地方。要说的就是工体那个总厨1号万万去不得,那个馆子有股味道,真是煞风景得很,菜做得再好吃有屁用。随后杀到簋街,又去南锣。结束以后,只觉得我这个年纪,不该再干这种事了。

我想,我现在很大的问题就在于,我太愿意承认自己年事已高,要退出社交界,进而深宅,我想这不对。安妮—宝贝还要去上个易经兴趣小组,才能遇到那成天种菜的大叔呢,何况是我这么无名滴网友。

然而,像我这样气场强大表情严肃的死女上司范儿,内心已然燃不起任何恋爱的火花,而且也不想结婚,日子将要这样一天天滴过下去,有太多的时间袖手旁观命运的翻云覆雨,什么叫天人感应,我倒要看看。等着吧,反正也没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