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比重新修订生活计划更令人兴奋的事了

最近在学习八段锦,把入睡时间往前提,开始不再迟到……

然后,就是把前段时间觉得没意思到底的专业捡起来做,要看厚厚的教科书。你知道,其实这事儿还是有点牛逼的。就连国内已经上市了的那个pr公司也从来涉及不到专业程度这么高的事情呢。专业程度高的呢,一般传播搞得不太好。当然了,我哪儿有那么高的原创力。记者生涯指导我:一要跟红人大事件,二是天下文章(策划)一大抄。中国的都没有可借鉴之处,抄台湾呗。感谢台湾同胞……

当满眼都是pr烂摊子的时候,就会觉得商业也有好玩的地方吧,cover ass啊,这么多人cover不住那摊子ass,这叫广阔天地,大有所为吗……游戏心理再次上台的时候总是能哄着自己努力工作的。

老娘的法界(宇宙和法界的区别详见肯威伯的解释)观先是被一堆外星人视频改变了,后来又被深入研讨得出2010死不了结论后改变了,so我又开始理会些现实层面的事情了。

前段时间着了魔似的跟“社会地位”、“从商不高级”过不去,天相转换,玉手一挥,跟此种小儿女心态撒扬娜娜了。邓伟人说过:“哭哭啼啼,没有出息”,刘项固然是不读书的,但是想读的话,也完全可以百战归来再读书嘛。有个屁好纠结的。

天雷滚滚

今天情绪低落,觉得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loser,叨唠得自己都讨厌自己,(某师兄多年来不定期坚持安慰大龄剩女,一直鼓励我要充满信心面向未来,再次致以诚挚的谢意!)其实翻来覆去就是那点破事儿。最后只能统一总结为经前综合症。

瞎得瑟买的书邮寄过来被海关查收了,调戏了半天公务员也未能得手,再次觉得身为贵国国民的不幸和悲摧。

为了缓解挫败感,决定大吃一顿,结果人家馆子还不接待单独一个人去的。继续悲摧,找原同事去吃家乡菜。走路送她回家后,去买了一杯鲜榨果汁喝到撑死。

从超市买完干果回来,坐公交车回家,路上接到电话,我手下的大陆版twins组合(中文名叫:小井儿)之一致电我,表示某人托她拉我去吃饭。

于是,我第一次去了朝阳大悦城,我见到了传说中的两位“老师”,我惊恐地拒绝了其中一位“老师”送我回家,因为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于不太可能的事,我实在不想设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阵。

总结(哭天抢地哀嚎科):敢问本月是“才子月”?开虾米国际玩笑?!在老娘大寿的这个月,来举出玫瑰花的全是媒体的“才子老师”们,让人情何以堪啊情何以堪。介不是耍我吗?!

      难道我的命运就是非常悲摧地和文!学!男青年老师们搅活到一块儿吗?但最糟糕的是,我现在已经越来越不cosplay了,公务员谈婚姻家庭的时候,我就告诉丫我那诡异的价值观,文化人高谈阔论的时候,我就讨论屈臣氏几点下班。

      我越来越随和,但我也越来越坚持,我不太喜欢随便下结论的人,但是我不和他们争执,我只是不喜欢而已。

       好吧,作为一名在年龄上已经越来越失去优势的女性,请允许我自我安慰一下:茶和酒教给我们人生的秘密,那就是时间芬芳了美丽。绿茶很鲜爽,那就是少女,新鲜漂亮。老茶温和,煮过之后,依旧不苦涩。和近几年的熟茶对比着喝,就觉得熟茶在嘴里口感薄尖。那一刻我明白,说话刻薄尖锐绝非人生的高境界,温和友善才是更好的状态。

鸳@梦@重@温

去天津卫交户口档案管理费,折腾半天之后去桂园餐厅吃饭,八珍豆腐那用料……太足了!老板……人太好了!给我指公交路线,都不让我打车,说没必要。

到意大利风情区逛了半天,去新天堂电影院,一问是个主题餐吧。今天放的是《鸳梦@重温》,黑白老电影的调调倒是很符合这里的大环境。点了一杯酒坐下来看。我觉得无论是女主角和女配角都比我勇敢,anyway,勇敢又有什么用,有缘的人自会再相逢。对吧,其实人家美国人也懂这个道理。

很久不联系的某个忽悠项目的朋友又跳出来说话,让我运动起来努力挣钱,其实我特想告诉他:您能帮我在贵大学找一青年教师先解决一下我的恋爱问题吗……

生日没有想好去哪里,本来在路上想到去长城下的公社,但转念一想,一个人去住豪华酒店这种事,傻瓜才会再干一遍。

其实陶老师说得对,我确实挺想有个伴的。而陶老师也发现,国内形而上的圈子里基本都是女人,所以她向往海外市场。

如今除了等着看命运的翻云覆手,其实想不出什么对策。

端的难说

这几天不时想起这四个字,网上搜不到出处,也不知道语法错没错。

很久没去了,后海的荷花尚未盛开,去二楼卫生间的时候,透过落地玻璃窗看到那一片水域,心想:“就凭这一片水,也无法完全舍弃这里啊。”

每张桌上的黄色百合,擦得干干净净的木楼梯,整齐的设计,无论如何也不能对北京的酒吧无爱。

喝了一下午茶,什么书也不看,什么事也不想,这种低气压到心口痛的天气,“存活”是唯一的命题,完全不知气候会变化到何种程度,发展个p。

没有什么太正经的事,唯一的工作是筹划项目。

没有八卦好讲。其实,我那些所谓刺激又危险的“感情”永远只存在于我的性幻想之中,我不是18岁的王佳芝,没那么疯狂,也没有值得我为之疯狂的人出现。

你知道,在这个年纪,把牌出错,那可不是件优雅的事。

味蕾玩具

如果我要做饮料品牌,名字如题。有趣得带一点点色情的意味,虽然不符合正统喝茶观。

忙得都没有心思来写,而且做的全是无用功。今天谈项目谈得不顺利,回来就很不开心,心想本来我成天混日子过得高高兴兴的,凭什么怕我太轻松,凭什么让我努力工作,害得我心情不好。其实也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可我也并不是很开心,什么都不干,只是存在最开心,如果没有人天天唠叨你的话。

前天勒令猫给我拍几张“近照”,过了数个小时,我老人家才舍得放下那副升摩羯女领导嘴脸,我们在哈根达斯(从来都是和女人去吃,nnd)拍了很多“萌”风格的照片。于是意识到,碎叶不饶人,真的要多拍照片了。而且尽量每天都要打扮漂亮,即使是在没有约会的夏天,也要独立美丽。

第二天去马连道买茶,又把自己扔进一未知的汪洋大海。在路边店喝了些不靠谱的猴魁。那价格真能瞎卖啊……打了几个电话,我们再次撞大运,以某介绍人(其实都没见过人家)朋友的身份去了一家靠谱的店。

不虚此行啊不虚此行。

喝了个120元一斤的绿茶,能喝。

再换一个130明前的,更好。

再来一个330野生的,激动得热泪盈眶,体会到了“找茶”的乐趣。心中崩出某女以前说的俩单词“new toy”。想不到也有值得玩味的绿茶,开心。

后来又喝了几款普洱,因为家里那种喝着一直是很服帖的,所以也比不出个高下,带了点样品回家慢慢分辨。喝到了50年代和60年代老茶拼在一起的煮茶,陡然想起来上师某一次召集大家茶会,说某一款泡的二十次以后最好,恍惚是这个味道。

老茶的香已经不像茶了,时间的芬芳,无可替代。

不知道该告别还是该开始,在这个节点上,我静默不言,等待时间告诉我最后的决断。

有人真是恨不能使尽浑身解数帮你,我本能地在心里往后跳一步,紧张地在心中默默喊一句:“你要干神马?!”继而在半秒钟之后浮现出职业微笑说:“暂时还不用。”低头笑时,刘海会挡住眼睛,只好不时捋上去,又一个悠长的夏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