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必得和内啡肽

唉,其实我一直是非常鄙视芬必得这种治标不治本的药滴,但是,这次居然成了主治药。

特别羡慕x姑娘,d大夫说话听起来真靠谱。

据说内啡肽能促进带状疱疹的康复,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list上的人名越来越少趋近于无,家里的杯具越来越多。

Leonard Cohen在唱:“lover,lover,lover……”

对!我就是什么屁事儿都能玩哀怨上扯!

榜上有名

近期的事儿:《窃听风暴》

近期的情绪:《魏晋feng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近期的思考结果:内外交困,毫无出路

近期背景音乐:崔健《盒子》

极度厌恶现在的工作,就像我某次在上行的电梯上对前领导说:“我现在觉得钱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才华。”

可是,我他妈的没这玩意儿,这才他大爷的让人焦虑!

年初的时候,z老师给我写了张明信片,半年多过去了,别说轰轰烈烈的大事,就连有点意思的事我也没做一件。

我现在简直就跟中国nan足一样,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啊。

党和国家确实及时挽救了我,就在他们把那只不受控制肮脏的手不要脸地伸进我的私人领域的时候,老子终于醒悟了:别他妈想过什么赚点小钱喝点小酒的小日子了,老大哥根本不允许。

美酒加咖啡

郊游,群山环抱的院子里,蜀派古琴演出前奏,居然放到了邓丽君。《我只在乎你》、《北国之春》。从未想到这样的环境如此适合听邓丽君。

古典时代已然被终结,不复再来。

我不爱抽烟,却热爱有烟草辛辣气味的酒。平衡柔顺,刚柔并济,真好。

李白说:“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我想念所有和你们秉烛夜游的晚上,

听的是那首红遍大陆海外相亲节目的主题曲《可惜不是你》,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此刻,让我们举杯,赞美酒神!

你兴奋了吗

心情灰常不好,终于理解了,小彭同学说,大龄女青年晚上的主要活动是在家凶(“通假字”:酗,哈哈)酒。喝酒确实可以让人心情变好,而对我这样太过生硬的人来说,还会变得女人味一点。

虽然,只是一杯薄酒而已。

明天又要接客,我想,我应该打起精神来,衣食父母啊,而且这么不事儿妈和nice的衣食父母,应该知足才是吧。

默默地给自己励志:不工作哪儿有钱买茶买酒!

唉,什么叫李白斗酒诗百篇啊,此刻果真是文思如尿崩,谁与我争锋啊。

此刻我想念你们,我所有能接受并看到我最真实一面的朋友。若没有你们,我怎样一路走来这么远。谢谢。

8月11日

生日快乐!

这种情绪不想被z老师看到,因为看到了,她又会说我发神经。

其实作为一名女流氓,我经常随随便便在msn上调戏男青年,但是,你知道,每当message那些被认真对待的人,有些话我就永远永远也说不出口。

可是,我默默地为自己打气,作为一枚五讲四美德艺双馨文武昆乱不挡的女青年,我才不要接受什么狗屁的暧昧不清这样套路。

而且,最差又能怎样,不就是孤寡、后妈、拉拉、出家四条金光大道吗?已然这样了,还能差到哪里去。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它去吧。

而这一年,我想就是在这样天天喝的状态中度过了吧,不管是喝茶还是喝酒。

悠长假期之巴厘岛游记三(转载)

早上六点半,我强打起精神起床(休个鸟假啊,靠),吃过早餐,收拾东西,等导游来接我。

退房,赴NIKKO,它旁边是个高尔夫度假村。但是对于我一个穷人来说,我心里暗暗叫苦,这根本就是个荒郊野岭,去哪儿都远,只能在酒店玩。

酒店照片在此,其实因为年代久远,光泽没有照片上这么华美了,但还是相当贴心滴:

http://www.agoda.com.cn/asia/indonesia/bali/nikko_bali_resort_and_spa.html

办完入住,把行李扔前台,叫了一辆网上推荐的蓝鸟出租去那俩女孩的酒店。打车花了不少钱,似乎有十美元左右。

对于日程安排,我是没什么异议的,只有有人动脑子,还有人陪我,去哪儿都行。

颠簸了大概有两小时,我们到了京打马尼火山〔Kintamani〕,其实该景点相当无趣了,你想啊,远远滴看一个山坡,有劲吗?

到处都是流动小贩,妇女、儿童,“one dollar”之声不绝于耳,千万别招他们,招一下,就一堆全扑上来,绝对把你丫整崩溃。

我最后花6美元买了一套明信片。NIKKO的一层商场有代寄明信片的服务,7000印尼盾寄一张吧。反正我把手机里存有各位地址的都寄了,您老人家平时没给我发地址的,我也莫奈何了。

在附近转悠了一下,去当地老百姓开的公厕发现了当地人果然是用左手擦屁屁,因为那里的厕所蹲位旁边有个水池,沿上放着水瓢和肥皂。您自己发挥联想吧。所以呢,给小费或者传递东西一定要用右手,这是当地礼貌。

巴厘岛有很多小花花,稀饭。

在这个地方我们逛了很多纪念品商店,这里比乌布市场便宜多了。最惊险的事情也是在此地发生的。

来之前看攻略上写因为当地货币面额大,有人给错钱,把1万当1千给。我心想,老子成天数零,锻炼了这么久应该不会出这种纰漏吧。结果……

我把两万五当成两千五付给别人了!!!

坐上车,开了一段距离,我才觉得不对,为什么我的钱包里就剩下这么点钱了呢?思来想去,发现给错钱了。要求司机停车,回去找店主理论。

往回走的时候,其实我心里都不报希望了,心想两万五千盾,250块人民币估计要打水漂了,我真是个250啊。

两女孩跟我一块儿去了,真温暖。

女店主一看到我来就把兜里的钱掏出来往货架上塞,我跟她说了几句,她说什么我听不懂。等那俩女孩到了,我可算松了口气。毕竟人多势众,她有点害怕了,一个劲地说老板把钱拿走了,她没有钱。东说西说,我就火了,瞪大眼睛爆出一句:“I won’t lie to you”,管他妈语法对不对,气势如虹啊,女店主当场服软了。

狮子女比较强大,把钱盒直接抢过来翻,但是里面都是小面额又破又旧的钱,压根不够。

趁丫精力分散,我马上去货柜上翻,翻出了三张五千盾,其实我心里没底又害怕,怕一会儿来一拨儿人打我们,但是居然没有。

怎么凑也还差7千盾,我本来想能拿回来这么多已经算幸运了,大手一挥,说给丫当小费了。但狮子女比较机灵,说:“不行,我们拿点东西!”以抢店的气势抓了一个弦拨乐器,女店主立马不干,然后我们就换了四只木制小猫。

中国人民是战无不胜的!

出门的时候心还怦怦跳,我和狮子女都说本来不报希望,水瓶女倒是一开始就觉得能要回来,“邪不压正”。

总结帝来了!

1、民风淳朴、热情好客这类旅游景点介绍辞都是骗死人不偿命的。巴厘岛还全民信教呢,干出这种事来,我能信他们真的相信因果轮回吗?

2、心中暗自庆幸,“幸好这不是在中国啊”,在我们伟大祖国,三个小女生去要钱,还不被当地人打死。

去看德格拉朗梯田(Tegallalang),作为一南方人,我始终不能理解为嘛有人要专门看梯田,咱家房前屋后不都是嘛,这也算个景点?还跑印尼来看……但是我早说了,我对行程是无所谓的。

梯田对面开满了餐厅,我们去了司机推荐的一家。景色还是相当不错的,山坡上搭个小凉棚当雅间,席地而坐。饭菜贵且不好吃,但是此情此景着实愿意为环境买单。蚊子很多,悲惨的水瓶女两条腿被咬得惨不忍睹。

给我们送餐的小伙计送完餐就坐在一边,等着我们吃完了再收上去。当地人真的有好多时间在发呆,这就是他们的宗教和哲学吧。

其实人生中真的有那么多现代社会的事情真的需要忙吗?吃饱穿暖哪里用得着打拼得如此辛苦,时至今日我依旧觉得现代社会是一辆失控的列车,呼啸着奔往的不过是万劫不复的深渊,既无美感也无深度。所以,拜托,别再拿那些傻逼的买车买房论来忽悠我了,姐不吃这套的。

吃完饭去圣泉寺。遇到大户人家来祭祀,场面很拉风,好多佣人用头顶着椰树叶子编的筐子,里面都是祭品了。

很多人在圣泉里洗澡,似乎是可以得到祝福的。我洗了洗手。

在此看到了最美的画面,有少女双膝跪地,双手合十,虔诚祷告之后,从祭品中捧起一朵鲜花别在耳畔。那一刻,我才理解《少女的祈祷》为什么能成为名曲。

有个地方来例假的女人是不能进的,我们进去看了一圈各种很炫的神像,看到大概类似于和尚念经的大场面。不过他们都身着白衣了。

下一站去乌布市场购物。远眺乌布皇宫,其实不要钱,但奇怪的是我们也没进去转……估计还没有气派点的县政府大。

精油?闻起来怪怪的,谁知道品质好不好啊?我到底也没买。男性生殖器酒启子,本来要买回来送给某两个彪悍的姐们儿(请读者无奖竞猜这重口味的是哪俩人),我到底还是怂了,没敢买……银饰?别开玩笑了,谁知道真的假的啊。草编包?这么大老远的买个这,有劲吗?巴厘岛特色木雕猫?我的还价总是能让店主大为光火。在这种地方讨价还价太耗费脑细胞了,我实在没这兴趣爱好,最后发现了个我觉得很实用的东西,草编拖鞋!一举拿下十双!其实远远不够送……所以我需要买一个大一点的旅行箱了!

秘诀:在市场的出口处再下手吧,价格会比入口处便宜好多好多好多……虽然很便宜,我也没买。我买东西实在是太挑了,完全没有逛街乐趣,只是任务,任务……

去做spa,叫啥名字忘记了。不如导游带我去的那个度假村里面的条件好,人均100人民币左右,可以刷卡。这是传说中的搭凉棚的spa吧,其实还是在屋子里,只是有一面墙不是墙,是栅栏而已,可以看得到田地。

去脏鸭餐厅吃晚餐。到这会儿,我才知道,原来我应该住在乌布啊,这里才是我的范儿,一家接一家的特色小店,满街骑摩托的老外,各色餐厅和酒吧,特别像南锣鼓巷。只可惜不靠海。

其实如果日程安排允许的话,应该白天来这里脏鸭餐厅吃饭。景色没得说,在稻田里的餐厅啊。可惜这是晚上,黑乎乎的啥也看不见……当然了,鸭子是很好吃。饮品很一般,不推荐。

回酒店的路上,买好了一大瓶水,明天就计划在酒店待着不出来了。

到她们酒店了,司机说找不开钱,其实就是小trick,为了要1美元做小费罢了,不过他总体上来说还是不错的。

提心吊胆地一个人和司机回到NIKKO,门童送行李,问我:“你是日本人吗?”“不,我是中国人。”“你从台湾来吗?”“不,……”

给一美元小费,关上门,终于,安全了,一颗心暂时可以稳稳当当地放下来了。

刀马旦之妈妈桑篇

好久不来写了。

天相不佳,职场变局,折腾了老娘整整一个星期,终于想开了。哼哼哼,无敌的妈妈桑是不败滴,作自由女神手举甜筒冰淇淋科。

其实现在觉得天相也无所谓佳与不佳吧,最重要的顺势而为,不宜行动的时候泡茶喝酒听曲儿练功,学文化长本领,厚积薄发,待到时来运转,一举搞定,也是一件甚为可乐的事。

关键是格局,格局问题,高屋建瓴永远胜过当局者迷。

和多年的哥们儿聊天,威胁丫交出手中帅哥,他说:“我手头的帅哥你都见过了!我看出来了,你就是被美色害了。”

我说:“没错儿。王天后说了,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不如找个帅的。”

唉,找过窦唯这样才华横溢的主的王天后也这么说,可见才华在两性关系中之不靠谱。

看了某个人的博客,确实还蛮有才华的,但是……

我是多么无耻地不愿意退出外貌协会啊……作为一名可耻而死不悔改的金星八宫我简直对不起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