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风日好

没去上班。

买了今年春摘的大吉岭。

去捷尼璐买了便宜的澳洲设拉子红酒。

在露台上,看着夕阳,和猫吃了一顿西餐。

去做礼拜。

这一切,都无法阻止我在看了一个很乌龙的帖子以后,突然哭得止都止不住。

“只能将心意淡没”,没有理由再坚持下去,又不愿意妥协。“一切正常”的生活只不过是个假象,其实毫无意义可言,我既不慈悲也不宽恕。

而我每一次低落到极点的时候,都会干一件事:看紫薇命盘。

“有些人注定和寂寞相伴”

做项目,为了在最短时间内把自己浸进去,天天跑酒会。今天终于喝伤了,严肃而枯燥滴品评某个酒有什么香味真的是件很无趣的事,反正我是不想当什么品酒师,除了满足虚荣心,还有什么意义。

也许这东西和茶一样,找到打动人心的那一款自然是让人感动得泪流满面,可是没有找到合适的那个人引领我,前路实在是迷茫而漫长。知道一点倒是增加生活的乐趣,但是我还是觉得澳洲公司组织的那场随便喝气氛很好,大家都开心地喝酒,虽然大部分酒都是简单的。

喝晕了,回来就听《两难》,一切都过去了,过去了。

呻吟几声劳动号子

这样劳心劳力日理万机的日子,根本没办法活下去。

君不知水瓶女是要每周只工作四天,且高薪,她才会工作效率最高的吗。

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暴躁,中秋佳节,全城都在送月饼买人情,接客太多月水瓶根本就扛不住,临上场时,经常像捏包子褶儿一样捏出一脸笑容迎上去,好歹充个数不是。

从别人的博客上听到好给力的音乐,仔细看了,是《倩女幽魂》里的曲子。于是,又把《情咒》翻出来听。

在这样全城大堵塞的日子出门去拿东西,拎着要送的礼走在王府井大街上。找个地方大吃大喝,这样勤劳悲苦的日子,不喝点酒完全过不下去,喝了两杯以后就变得高兴起来,似乎又可以去迎接那些未知而即将到来的生活了。

每逢这种时候,我就像个祥林嫂,恨不能全天下人都知道妈妈桑我在受苦受难……

易经女:九月木金合,我不信你没桃花!

妈妈桑:可是我真的没有,绝对没有,不骗你。

易经女:……我对您绝望了……

—————————-本命盘金冥型,重置盘金天型的苦逼分界线——————

折腾:那哥们蒸发了一般……

妈妈桑:我知道,我知道,绝逼是天王星干的……

为嘛妈妈桑总是能把苦情戏讲述成搞笑剧,说戏说得有问题!

侬知道伐?介也是一种腔调!

世上英雄本无主

连着三天看话剧。

前天,某友导的,嗯,他如果再多花点时间和精力会不会更好一点?

昨天,临时决定要票,《三姐@妹》,挺好的。两个地方比较触动我吧:1、玛莎和钟情少校的感情。“爱上他的不幸,爱上他的两个小女儿”,台词念及此处,我重复了一遍嘲弄旁边的某猫。2、“我可以嫁给男爵,但是请答应我,我们一定要到莫斯科去!到莫斯科去!”嗯,无聊的小地方生活,对大都市的深切热望触动了我。曾经,我是那么热切地渴望着外面的世界。

最喜欢的作家、哲学家和导演都是俄罗斯人,但是我见到的俄罗斯真人除了官员就是妓女,实在不讨人喜欢。

今天,t老师临时打电话来给的《21克拉》,本来想估计就是无厘头的商业剧而已。但是居然大大出人意料地好。

一开始觉得,走的是百老汇的路数吧,金钱、美女的噱头,心中冷笑一声:这就是给这个患上性瘾的社会吃伟哥,要让其毁灭,就要让它更疯狂啊。

但是,但是宁财shen实在是个聪明人儿,在期货、股票、玛莎拉蒂、prada的众多炫目标签下确实回应了当下的社会现实,切中了阶层冲击的命脉,剧情紧凑,高潮迭起,对白领阶层的心态也体会到位而幽默,实在是不能不让人再把以前说过的话说一遍:“真正的唱将啊,从来不玩小清新,要的就是大红大紫,颠倒众生。”

但是这就是个骨子里都渗透着上海味道的戏咯,来北京演,连戏中地名都不改。那也是对滴,这就完全不可能是北京戏嘛。

商业成功的东西未必就不好吧。

不过呢,如果拿茶和酒来比喻的话,我觉得,所谓“韵”就是指喝完以后还值得回味的那个东西。那么,契诃夫不愧是契诃夫,显然《21克拉》就没有这个东东咯。

特别抽抽,把聊天记录翻来看,问及某些事,上师说曾经订制过某壶,上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嗯,就是因为是他说的,所以要在这里说一遍。其实,我对此万方感觉不到情深意长,反倒是很变态得觉得毛骨悚然……

争夺孙白杨的后宫战又起,我已经夺得了我最想要的角色,这次的平原君真是好拧巴啊。

遁世之心又起

白露,中秋将近。

生意既是人情,人情既是生意。

从周一起,即使在家休病假,也是终日对着电脑工作,觉得灰常灰常滴无趣。

“你把星期一给了谁?”

每当我想起平白无故把那么多时间给了和生命不相关的事和人,就觉得人生之枷锁难脱,忿然,老子的时间凭什么不归我自由支配。

干的所有事都毫无意义可言,所以,我认同:商业社会本质是万恶的。

沪上行

这次到达的时候对上海不那么讨厌,觉得典型女人应该都挺喜欢这里吧。

这次离开的时候对上海也还是不那么喜欢,大概我确实不是典型女人吧。

又见了一次霄姐,头一天晚上说好要去表白,第二天她一走,我马上放弃。

三天过去之后,我觉得谁也不可能是那个道友了。

对,她们说得没错儿,我的问题在于:太浪漫!

所谓的谈项目嘛,其实都是一通忽悠,其实,我对这样的事儿已经有点没兴趣了。真正的海上传奇也不过说明了人生一场大梦,荣华富贵、娇妻美妾皆是虚幻。

本来说好了,既然国内一无牵挂,还不如出国去游学几年。只是突然聊了一次天,又真的不好意思混下去。

说到你要嫁人,相夫教子之类的,我就深深了解了,我真是完全,完全没有一丁点小三气质啊。真是叫人惆怅又茫然。

哈哈哈,妈妈桑真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