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书抵万金

背景介绍:想必大家也早就是知道了吧,我是一坨升摩羯,所以定期要宣泄那种苦大仇深的情绪,so请大家定睛看完下面这场悲情戏,且保持蛋定。因为,你们知道的,其实我就是演演更健康而已。

在这里:

第一顿饭:沙县小吃

第一泡茶:金佛

第一本书:《一味》

第一场演出:《杨门女将》

我万分没有想到自己的生活已经被自己搞得如此复杂,以至于搬家这事儿简直就是太可怕了。突然又把自己折腾了一通,然后扔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在现在这种低能量水平保持平衡的状况下,真的算是动荡。搬家过程中,但凡遇到不识相来找茬的,我一律噎死人不偿命。网络不通,我跟网络公司死磕了三天,半夜失眠醒来想起这事儿都暴怒,白天从前台到客服全训了一通,唉,连我自己都觉得:“你怎么这样啊?”客服的一句玩笑话缓解了紧张气氛,扭转了整个局面,你看,我永远欣赏那些在工作上靠谱处理事情圆融的人。挂了电话,自己就哭了一通。其实我只是用愤怒的方式来表达恐惧吧。

下午通网了。收拾东西,翻出一堆信,家信,钱理群老先生做的入学讲座笔记,再读一遍,也算是我参加系庆了。

稀里哗啦哭了一场,心中万分悲切。工作了五年,也不过是貌似过上了这个城市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换得了个无产者正常城市生活的财务自由。理想在十万八千里以外,家国女青年沦落为每天上演无数内心戏的女白领,傻逼生活近在咫尺是什么感觉?就是我这感觉,幻灭感铺天盖地。

悲切完了,你知道,摩羯永远是励志范儿的。搬家的时候跟折腾同学开玩笑说:“再搬就得搬到MOMA去”,其实,我是认真的啦。and老子烦透了被盘问来盘问去,就冲这一点,我自立门户的可能性确实很大,请姑娘们做好准备,妈妈桑的口号是:姑娘们就是我的团队!各有所好,各尽其能。

最后,我能申请恶俗地说一句话吗?阳光总在风雨后……

赐福 于你

惯例是:每次搬家我都会来写一篇。

虽然早就觉得需要搬家,但是因为这是个大工程啊,就一直没有动弹。嗯,可是最终还是要搬了啊,所以今天在收拾东西。

零碎增长了不是一星半点,简直是令人震惊……去年买的衣服,好多今年一次都没穿过……看到在动物园倒闭了的那家店买的几件得意之作,很是欣慰。动物园省了我多少置装费啊。看到我一件一件买来的职业装,一种英雄看到战袍的情谊油然而生,真正的战士永远向往出征,娃哈哈。

接下来还是会忙,搬家没几天就要出差,会顺道去香港,本身就是购物游,一年没怎么逛过商场,人民币又升值了,我要统统补回来!要带东西的姑娘们请列单子。

to ex先生,您爱看就看吧,别总发言成吗?我本来也想给彼此留一个美丽的背影来着,您老这么蛮不讲理不依不饶的,这是非在金逆时期逼着我把这些难听的话全都抖露出来。

         过了这么多年,您也没发现您自己有“三年期前女友综合症”吗?每次和前女友分手三年之后,您都觉得人家是个天仙,寻死觅活地要奔着对方去,哟,我至今都记得您当初说:“我不能再伤害她了”。我还以为您从今而后都要把毕生精力放在关心她照顾她这一伟大而崇高的事业上呢,您这又跑我这儿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这叫怎么回事啊?您真不用愧疚,真的,我们当时的关系本身就有重大问题,想必您也心知肚明。没谁对不起谁这码事,不是我的错,当然,也不是您的错,都是命运的错。我至今没有公开固定男朋友,也无结婚打算跟您丝毫没半点关系,命运如此,时机未到。

        而且我的生活事业都非常地好,芝麻开花节节高,不劳您操心了。我呢?用不着您关心,有这点时间精力关心关心清华女博士某院副所长去吧,这世上有女人为了嫁不出而哭死闹活,但也有一种女人可没这么下作。我一如既往地对买房子这事儿不感兴趣,同时在行业或者职务上也依旧帮不了您。把您所有的愧疚感都收拾收拾吧,真没必要,别到我的地盘上来有碍观瞻,谢谢您了!

         最后说一句,为了满足您自己的窥视癖,您从今而后爱看就看吧,但求您千万别自以为还有您什么事儿,我的生活早就与你完全无关了。各自珍重,自求多福吧。

今天

九点钟才吃上饭。

疑心自己几乎变成了那种除了工作一无所有所以才严肃认真到苛刻的老女人。

那家饺子做得不错,出来到觊觎已久的红酒奶酪店喝了一杯。

放松了一点。

回家的出租车上现在已经是中年男人的张宇唱:“只有遇到一个人,所以我等。”

斜眼望过窗外,往事还没有来得及翻涌不息就消失殆尽,身心俱疲得连哀伤的力气都没有。

浪子无情,婊子无义

其实,真像是,我从未爱上过浪子。

一枚追求安全感的金处女,如何会干这种不打包票的事呢。

在我年轻的时候,就有人跟我说:“像你这么聪明的女孩子怎么会嫁给我呢”,一直以来,我都不以为然地想,这不过是滥大街的随口恭维话而已。

后来,我不幸地发现,这是真的。过分精明轻易看清吝惜付出的人,没有爱情。

始乱终弃这种事,从来都是与我无关的。

在这样一个半轮明月悬挂高空的夜晚,被诊断为气血不足导致疲惫至极的本宫默默念着:“恰似东山山上月,轻轻走出最高峰”。

诺贝尔奖与心灵史

刘晓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犹如习惯了黑暗的人偶尔见到一点光,反应不一。

既然不用当专职的知识分子了,就可以拥有围观群众的纯粹开心。

只是想起了年轻的时候,不用讨论房子车子股票,喝醉了大念政治抒情诗的青春。这样一个新闻突然再次用宏大话语刺破琐碎平庸的生活,带来死水微澜的悸动。

本来想不醉不归,可惜傻逼处处有,今年尤其多。听傻逼得比了一晚上的结果就是老子十分后悔参加聚会,而且,但凡码字的人能挣得多一点,但凡我不是因为家里出不了首付而被人抛弃过,但凡天朝的生存环境没有这么恶劣,真的,我绝不会当白领。而且,直至现在,我也没有向往过当傻逼中产。这种生活太他妈侮辱人了。

我讨厌那些说自己曾经也如何如何过,就可以对今日自己的犬儒生活感到沾沾自喜的人。没错儿,我也是犬儒,但我从不认为自己正确,正确到觉得自己的价值观全盘正确,正确到觉得自己方方面面可以当所有人的人生导师,傻逼!

这几天,只是想起一本一直没有读过的书:《北方的河》,还有一本读过却只记得几个词的书:《心灵史》。

我突然丧失了所有的豪情,如果那些所有的江湖豪情都是建立在商场背景下的,此刻我真的无话可说,无诗可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