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现在关于未@来

一回帝都,肝火就超级旺。

今年身体的状况一直影响状态。

找不到谁打电话,就打回家,跟我妈说了半天,我妈说:“你可别搞成个变态老姑娘啊”。

嗯,其实我根本就无法理解自己这种loser的感觉哪里来的,简直是莫名其妙,总会一阵一阵地觉得人往高处走,要混得像样才行。其实自己很清楚,这些东西都是一场空,都是捕风。可能是我丧失了平常心吧,但我更疑心是以前的风水+流年对健康运严重刑克,引发身体严重失衡影响思维方式。

即使是所谓的小圈子,其实也无法找到同路人,所以灵魂伴侣这种事几率是几乎为零的。但是我也仍旧不甘心,这就是纠结的开端。

出差时在宾馆偶遇投缘的白羊重庆姐姐说:“你要找一个他很爱你,你比较爱他的人。你听懂这其中的区别了吗?他是‘很’,你是‘比较’。”

可是,我就是这么不甘心才到今天的啊。这一时间,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了。你知道,生命其实就是一个体验,世界就是个灵魂的游乐场而已,你所要的早就预备充足。只是,我迷失了。你要的是否是你真心想要的?又是否真的适合你呢?真的值得用时间和精力去换取?

但我最近弄清楚了一件事,梦境比自欺欺人的我们更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