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成都

其实我只在这里待过一个晚上和一个上午。

查攻略才想起,待了一个上午的那个寺庙叫文殊院。

近日念及往事,时有悔意。

当日此人说:“你和我一起出家吧。”若我说是。

彼时上师问我:“你想要孩子吗?“若我说否。

人生是否大有不同?

今日中医班的全职太太又教导一干80后未婚女青年,早日嫁人才是正经事,并觉得人生是可以规划的。

某个81年的未婚女青年跑来问我是不是太过挑剔才单身至今。

我缓缓地说:“活到这把年纪,你难道还不相信命运这回事吗?”

而我只不过是个死不悔改的人,我对自己做的一切决定负责任,并固执地认为命运的河流只流向它要去的地方,所以,何来对错?而我的后悔也不过是百无聊赖生活中的矫情一种而已。

那个满纸戾气、和其它阿修罗争战不休的男青年怎么会出家?!而即使是上师参加那么多宗教事务,又有几分真心和假意?

而貌似又在幽怨的我,其实刚刚被惨无人道的妇产医院和永远无解的婆媳关系吓得屁滚尿流,既要和一个男人发生肉体关系又要发生灵魂关系的宏伟目标,显得遥不可及。

我真心热爱我现在的生活,而如果说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话,大概是来源于在学医这件事上,我还不是那么优秀。

小我的牛逼藏身术啊,你以为你不在乎名利就高级了吗?

完全不是啊,亲,狡猾的小我只是换了一个领域而已。

某次问上师跟长老们学什么,答曰:“平常心”。

为何我总是觉得自己残缺?觉得自己不完美,奋力要获得社会生活中的小红花。

其实我就是没有勇气相信主视我为珍宝,本自具足,一无所缺。

若我可学会吃饭是吃饭,睡觉是睡觉,就善莫大焉了吧。

突然觉得,我的学习才刚刚开始。

愿我的辞别和抵达都充满了无尽的喜悦。

没有比这更无聊的事了,5:45醒来,磨蹭了一个小时之后起床,继而各种早晨奏鸣曲,最后磨磨蹭蹭各种换衣服换围巾打扮得像个白领之后,发现已经快九点了,果断“拜访客户”。

在各种心理斗争之后,我终于成功说服了自己,我已经没有合适的衣服穿了,我要去动物园……

昨天躺在床上,突然觉得似乎只剩下下周是可以随便出行的,算来算去,为了吸一口清新的空气,似乎成都还是个不错的选择。然而机票真是不便宜,最便宜的是上海,可是……去上海和待在北京在空气质量上有什么区别呢?继而发现出行是个相当困难的事情,各种攻略看得头大……本来我都想放弃,但是一看图片,山山水水西南的那种湿润,哎哟喂,对于我一个缺水的人来说……

哀家打算按照一贯原则,先斩后奏,到了成都再通知各路神仙,俺到了……

万分不明白广告公司的小姑娘说话怎么都阴阳怪气的,我也懒得搭理她们,但转念一想,我不能被邪气带着走啊,所以还是应该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