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夜

很久不来,是因为情绪震荡越来越少,也就无甚可写。

而这个四月的第一个艰难天象加上大姨妈到来,确乎如三妈所说,难以让人相信这个四月即将到来的幸运。

所有的荡妇都会变成纯洁的新娘,所有的少年都将选择装腔作势的bitch,所有的真心都被不屑,所有的缘分都会错过……

而在这些日子里,我只记住了那句酒吧门口的广告:

“永远的长岛冰茶,永远的莫吉托。”

长岛冰茶是往昔,莫吉托,又叫“莫回头”,却是今朝。

我有一张发黄的签条,我有一个还没有兑现的愿望,我还有不愿意妥协的勇气。

所有当年和现在机关算计的女人,是否最后真的是大赢家。过往的案例似乎都是失败,今日之案例我觉得,花落谁家,鹿死谁手还没准,何必磨刀霍霍,我从来也不上这种战场,怎么就有人防守上了。真真是误会一场。

去茶馆的路上,因为要把复古范儿的泡茶姐姐袍子送人,为了心理补偿又买了一件中国元素朋克精神的桃色衬衣,路上紧紧地抱着新衣服,心想:“这是老娘的战袍!”

新发型师又给我改了一次,但还是不靠谱。

我要找个靠谱的裁缝做衣服。

每次坐在出租车上听武侠评书就觉得,江湖是多么好的世界啊,至少还有英雄。

女明星大闹时装周,其实哪儿有什么美丑对错,只不过是运势,正走运的人怎样都好看,没那么大运气的人自然镇不住场,果真事事都是命注定,半点不由人。

开始扯八卦说明压根儿没什么大事,主要是经期综合症……

嗯,没事儿了,继续,生活,乌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