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眼是盲目的最佳玩伴”

灿烂中微带苍白的秋阳有着一种世界末日的气息。

我突然觉得,最终一击应该是像这样平静祥和,毫无防备,世界消失得不剩一滴水迹。而不是像《三体》中各种惴惴不安、仓皇鼠窜,完全丧失了毁灭的美感和尊严。

春天即将结束的时候,我去ichikura要一杯关于花朵的酒,犹如樱花飘零,落英化泥前最后绽放的美丽与节制的哀伤。

夏天就要结束了,我还没有来得及去喝一杯代表夏天的酒。

人生体验游戏玩到这一步,突然再次想起了罗素的那句话:“没有幸福,只有自由与平静”。

我能识别出母亲隐匿的不满,可是作为一个男人运相当一般的人,我实在是无能为力,我无法一举嫁给一个有权势的男人光耀门楣,更不能选择一种平庸的妥协生活,我只能心怀愧疚,默默地说:“对不起,在这里,我让你们失望了。”

这些年来,我终于如愿以偿地变成了这样的女人,也终于如愿以偿地奔向了三张,没有实现在25岁之前嫁人的少女目标。

但是居然,我并不紧张。

老师说:情深和无情有时候似乎一样。

接下来,怎么办?

混吃等死,顺水流。

永恒的孤寂正是这个有情世界的开始。

可惜我是升摩羯

(一年又一年,一岁又一岁,写得越来越少了,我觉得该博客基本可以改名叫“大姨妈”。

不是经期综合症,根本没工夫或者没耐性来这里碎碎念,以至于根本不知道还有谁会偶尔来这里看看,除了老周!)

每次有点什么颓废的念头,升摩羯就会跳出来:多大年纪了还玩这种十年前的游戏,有意思吗?!

作罢,该干嘛干嘛去。基本上是往中老年人的路上前进了,我想抱怨我没有挥霍过青春,继而就想起本科四年都是玩过来的,从未做过功利打算,还有脸口吐怨言吗?

被拽去听讲座,一个64岁的日本老男人说起某法国人的名言:“人生就是爱与革命”,有一种饱经风霜、风烛残年的性感,完全被击中。

据此认识到,我对大叔的爱真是没有年龄上限。

生意不过是一个形而上真理的实践游戏,犹如棋局、马术、魔方和阵法,搭建结构的初期总是趣味横生,并不担心。

生活上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了一个没什么话的小时工阿姨,极大提高了生活质量。

感情上是空白,空白,空白……

偶尔金星行运的时候,可以向全世界傲娇。而大多数时候,我只告诫自己,不可以变得太老,偶尔要研究一下街拍时尚。虽然经济上一举屌丝了,但是衣服是再也不买面料凑合的了,淘宝动批也不贵,年纪大了不能再成天穿化纤面料。

今年买的裙子还没有穿完,已经入秋。

于是,又一年要过去了。

只是要记住,一个人也要把日子过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