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

14岁的时候,我一直坚定地认为,三十岁的女人最有魅力。

18岁的时候,一脚踏进男女关系的未知中吓得手足无措。(其实12年之后也毫无长进)。

25岁的时候,身陷恨嫁无门的恐慌之中。失了恋,改了行。

一晃四五年过去了,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这一年。

局势还不明朗。事业、感情都是分水岭的转折点。只是觉得必有巨变。

学会了诚实缓慢有条不紊地说话、谈事和写稿,并由此得到肯定。

偶尔也会为了人生游戏还未大翻盘而流下几滴眼泪,没有完全自由,至少还是依旧受到格局的束缚,能量受阻。

虽然失去了大BOSS,但却越来越理解了他,并不完全。

零星的桃花稍纵即逝,都是个屁,不带走一丝云彩。

我身边总有恨嫁的射手姑娘向我倾诉她们的恐惧:“我会不会一直这样孤身一人下去?”

Sorry啊,在命运的底牌还没有翻开之前,我哪儿有资格给你们励志,我只能燃起所有的希望点上一根蜡烛,上书四个烫金大字:“齐天大剩”。

春去秋来,莺飞草长,青春有张不老的脸,状态好的时候凭着脸圆伪装女学生,偶尔状态不好的时候觉得再大的名利都不值当耗费精力。我没有变成自己想嫁的男人,因为我没有名利不求上进游手好闲。身边的男人类型由大叔换成了正太,但落花流水空欢喜不变,时不常就有他们没有力量爱我,又找了女朋友的扯淡事儿传来。早就无力叹息命运,因为自知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咎由自取天意人心不可违背,不值得同情,而且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消遣时间而已。若最重视的都亲手放过,花花草草又何足叹息。

第一次不知道文章该怎样收尾,正如看不到开头,也不知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