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

平安夜前夜,不过是假迷三道地干活,然后和处女喝酒聊天,聊的都是各种青春期的拉拉情谊,以及三十岁了还能对自己的性向有新发现。

送走之后,倚在窗边看了会儿小区里的圣诞树和麋鹿灯饰,念叨一句:“物业费没白交”,坐下来继续喝酒。

金星逆行的日子里,比起钱来说,更缺的是爱,所以,安慰自己,至少我相信未来的路上还有人民币。

本以为自己进化到了某种金刚不坏之身,却发现无论是自己还是女伴,三十岁往上数的人,还能被大叔或者正太整得涕泪四流,一副loser嘴脸,相当地不提气。何时我们才能舍弃这种妇人之仁,以及一厢情愿的仗义,活出个温拿的样子,像在职场上一样,毫不手软地软硬兼施。

而比起从前,虽然我还会犯个一天半天的糊涂,但好在醒悟得快多了,没有什么悲伤,亦有更多的镇定、欢喜,对于自己以及人生道路的认同,亦认同自己升摩羯步步为营,稳打稳扎的行事风格,虽然还未达到狮子要求的华丽范儿,但深知,前景就在不远之处。

人生永远不嫌多的是幽默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