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招谁惹谁了

昨天晚上回来,痛了一晚上,反复开灯关灯,开电视,直到凌晨四点才睡着。然而早上十点又痛醒。

一晚上看了很多无聊的电视剧,从《我爱我家》、《冬至》到《日出》,曹禺真是个天才。“达生”、“竹筠”,突然想到年轻的时候,到打工子弟小学去支教,和同系老乡演过这么一出。在宿舍排练的时候,隔壁的同学还说我颇有“文明戏”的架势。想来那个时候,我还是很“五四”的。又想起某个酩酊大醉的午夜,喝吐了之后,酒精刺激神经,睡不着觉,爬起来写了三段文字发到bbs上,里面记述了半瓶饮料。无论我如何回想,我也想不起那个送我饮料男人的任何信息,不要说身高样貌,就连从哪里认识的都在我脑中没有一丝痕迹。但是因为这么一句话,他在我的生命中有了印迹,作为一个虚空得不能再虚空的符号。

八奶奶说,什么是爱情,就是舍得拿钱给他花,怎么胡花都不心疼。我一个笑,想起了那个著名的笑话,男人最帅的姿势。我并不像某人所想的那般物质,虽然奢华是狮子的调调。清贫而有尊严的夫妻,是我所敬重的,而且我也从不拒绝这样的生活。只是贫贱夫妻更需同心同德,而富贵人家则多少可以同床异梦吧。同心同德,何其难也。

只是我痛得死去活来的凌晨,我并不曾意识到这是六月四日。直到有个见证我的那么一段绚烂又短暂的青春的师兄发来一组长到要分为三条的短信 ,我突然想起了很多事。我突然想起了燕园和清华园,从来不只是一段世俗爱情的意义。

煮了很多东西给自己吃,或许家的意义就是灶上永远冒着热气。永远有温暖的桔黄色灯光,进家有热水烫手烫脚,边做作业边等着吃饭,这些是母亲带给我关于家的童年记忆。昨天坐公交车,看到一个小女孩伏在爸爸的肩上睡得很熟,深深地羡慕。或许父亲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信任的男人了,但是我与父亲之间的隔阂是从来便有的,在我还是一个“男人”的前青春期,我们或许还可以说说远大前程,但当我变成一个女人的时候,我们就只能互问身体健康了。家庭中竟然也有这样的鸿沟,真是可怕。然而,父亲从很小的时候就没有给过我依靠感,现在更是没有。

我并不想说,我曾经也怎样怎样过,因为我坚信今天的我和昨天一样,一样也有所坚持,并更加信仰。

完全不知道今天一天是怎样空虚地就过去了。只愿 以后对自己的人生有所规划了,因为我要做好的执事和管家,不能将主给我的时间和天赋都空掷了。

《不知道招谁惹谁了》有4个想法

  1. 因为tiant同学压根没看过我的这个blog,所以你要加油!
    55555555,嗯,我不颓废了,奋发!做写稿机器!

  2. pat
    我正致力于把自己变机器呢,多好,不唧歪不文艺绝对听话还创造价值……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