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成都

其实我只在这里待过一个晚上和一个上午。

查攻略才想起,待了一个上午的那个寺庙叫文殊院。

近日念及往事,时有悔意。

当日此人说:“你和我一起出家吧。”若我说是。

彼时上师问我:“你想要孩子吗?“若我说否。

人生是否大有不同?

今日中医班的全职太太又教导一干80后未婚女青年,早日嫁人才是正经事,并觉得人生是可以规划的。

某个81年的未婚女青年跑来问我是不是太过挑剔才单身至今。

我缓缓地说:“活到这把年纪,你难道还不相信命运这回事吗?”

而我只不过是个死不悔改的人,我对自己做的一切决定负责任,并固执地认为命运的河流只流向它要去的地方,所以,何来对错?而我的后悔也不过是百无聊赖生活中的矫情一种而已。

那个满纸戾气、和其它阿修罗争战不休的男青年怎么会出家?!而即使是上师参加那么多宗教事务,又有几分真心和假意?

而貌似又在幽怨的我,其实刚刚被惨无人道的妇产医院和永远无解的婆媳关系吓得屁滚尿流,既要和一个男人发生肉体关系又要发生灵魂关系的宏伟目标,显得遥不可及。

我真心热爱我现在的生活,而如果说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话,大概是来源于在学医这件事上,我还不是那么优秀。

小我的牛逼藏身术啊,你以为你不在乎名利就高级了吗?

完全不是啊,亲,狡猾的小我只是换了一个领域而已。

某次问上师跟长老们学什么,答曰:“平常心”。

为何我总是觉得自己残缺?觉得自己不完美,奋力要获得社会生活中的小红花。

其实我就是没有勇气相信主视我为珍宝,本自具足,一无所缺。

若我可学会吃饭是吃饭,睡觉是睡觉,就善莫大焉了吧。

突然觉得,我的学习才刚刚开始。

愿我的辞别和抵达都充满了无尽的喜悦。

《亲爱的成都》有3个想法

  1. 我觉得你近来变化很大——上一次看豆油就有这感受,非常柔软。
    我好想离开北京啊。

  2. 娃哈哈,去了青城山以后变化更大了。你确实应该去空气好的地方多待待,你们不坐班又有假期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