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转行四年,头一次没有出去休年假,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就得备足粮草的升摩羯啊,就算世界末日到来,都不会有入不敷出这种习惯。

组织派你来玩这个超级玛丽的游戏,组织一定会给你配备充足的粮草,在没有经费的时候,作为一个有组织的人,一定要向组织申请经费,以便游戏能够继续运作。而神确实把救急的业务送来了,这就是我理解的圣恩。

年假五天,加班四天,喝醉一天。空腹之类的都是屁话,最大的原因是心情不好。

本着不麻烦别人的原则,在酒店卫生间坐了两个小时以后,自己把自己弄去吃晚饭并回家。路过了上师住的公寓,门都是那天的那个门。

真正有缘分的人根本不会错过,所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去区图书馆瞎转悠,莫名其妙转到了太极拳那一架,于是相信,真的有“智子”存在,到了哪个阶段,自然有适宜的老师来接应你。借了一本回家,翻到曾有人在书上写:“文武之道,无非‘放心’二字。至此,可以弃拳。”默默感动良久。

所有的一切都在进程之中,真的用不着悲伤和欢喜,只是要与天地相应,顺应天道。

只不过我和十八岁的时候一样,“不甘心”,“放不下”,又“拿不起”。

其实说起来,这一切都不算太坏。至于感情上弄到今天这步田地,完全都是自作孽不可活,不值得同情。

去MOMA的时候想,什么“下次再搬就搬到MOMA”完全成了一句屁话,而什么发了财再搬回朝阳公园这种事儿也别想了,新地王都出在这儿了。所以,别扯犊子了,有一毛花一毛吧。

我默默地觉得,灵修时代并不会更好。热衷于在饭桌上谈佛论道,热衷于建庙供喇嘛,热衷于读书并不代表更能得道。而我对他们的讨厌,只不过像一面镜子一样,照出了我的贡高我慢。

大醉之后醒来觉得,原来工作并不是一无所用,至少在这么虚无的人生中还能有个羁绊,让你不太疯癫。

而人生不过是在一片虚无之中创造意义的过程,那些意义都是逗自己玩的。

顾城说,中国古人早就发现了,人斗不过宿命。而毛泽东选择用死亡对抗死亡。

我想,他老人家也失败了吧,这都改革开放人心大坏了,哪儿还能尽尧舜啊。

一个早就不关心社会时事了的人再也不好意思忝着脸说自己精神苦闷了,苦闷的时候一般都是身体气血不畅,请练拳、打坐或者静心泡茶。

人这么点事儿古人早琢磨清楚了,各种招都有,所以,各种小白脸面上的青春痘之类的青春期忧郁桥段真心不适合快奔三张的人。

新年快到了,我给大家提前拜个早年,还是那句话:恭喜发财!爱情事业双丰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