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全世界与我为敌


匆忙地一瞥,透过玻璃门,你走出会议室,看着我依然是茫然无助的表情。

我匆忙与旁人说完话,转身离去。

在这个世界生活了三十多年,你依然像个孩子。

回家的时候赶上滂沱大雨,这样的天气,漂泊的人是容易感到孤独的吧。

我想了想你,然后埋下头去做饭。

早上在七点二十醒来,开机收到你的短信。闲聊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跟你说,去买点东西放在空荡荡的冰箱里吧。

所谓孽缘便是如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