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青年tracyzhou的一个上午

八点不到就醒了,九点多爬起来洗漱,两片饼干,一杯酸奶。

看黄永玉《比我老的老头》,觉得这个老头实在是有趣,谋生做专访、写书评等诸多念头。

翻出稿子准备修改,换掉美国之音的背景声音,在电脑里翻来翻去,不知怎么就放了二手玫瑰,High得不得了。音乐带给我久违的温暖,给阁楼密友numb写了一封信。

继而一鼓作气把吴鸿飞姐姐的早期作品也翻出来听了,第一首选了《粮食》,后来我也很诧异,为什么我没有选最残忍的《现场》。想起以前和张三说过,听一次吴鸿飞现场唱的《现场》是人生一大愿望。然后,我记得,某次现场,我们大喊《现场》、《现场》、《粮食》、《粮食》的时候,吴鸿飞说,《粮食》是某某年的作品,我已经忘记了。

???? 残忍是必然走过的青春,谁又能更自己一辈子死嗑呢,正如冲和平淡是必然的归宿。

???? 而她的歌曾经伴随我走走长长的青春,那些既不想当商人也不想嫁人,既不想当男人也不想当女人的岁月。

???? 既然音乐还没有停,那么就继续写下去。《现场》。我的文字里有鲜血有骨头,有看不见的幽怨和残余的青春。

时至今日,我才知道,我所说的余生是我们长长的尚未开始的人生,正如我所学会的举案齐眉,忘却的合欢和拾起的百合,懂得的珍惜与选择。

今早的最后一首,《四月》,残忍的四月,刚刚过去的四月。五月,哈哈,“我们是五月的花海”,五月,春暖花开。

文艺青年被踢出校门以后也是要上班要开会要买所谓的高跟鞋的,所以就此打住,下回再表。

歌词:死亡,是获得贞洁的唯一途径。

嗯,还是忍不住听了〈刀〉和〈The Diamond Sea

歌词:I wonder how he’s gonna make her smile

when love is running wild on the diamond sea

不过,我更倾向于改成:

I wonder how she’s gonna make her smile

when love is running wild on the diamond sea

或者

I wonder how she’s gonna make him smile

when love is running wild on the diamond sea

哈哈

小英雄雨来天津送鸡毛信记

?天津卫

?? 为送达本报最高指示,被派送信天津。一路无座的痛苦略去不提,谕旨送达天津领导手中,最挂念的是天津的租界。

三层小楼拜会袁世凯后人,小西餐厅吃饭,花了五十rmb。西餐小馆子脏兮兮的,奶油蘑菇汤做得不好吃,蒜汁牛排倒还不错,但是时间匆忙,我吃肉的样子肯定像个原始人。俄式牛肉丝炒饭没吃下,但是居然有只苍蝇公然在我面前停在饭上,我大ft!我都嚼口香糖了,服务员才端着冰淇淋上来,说是送的,口味极单调的那种香芋冰淇淋。吃了一口,就扔到一边,起身离开。那一刻,我开始无可救药地爱上老不死的北京城。

天津,我所最喜欢的就是租界。这个城市昔日的繁华全都聚集于此,即使历史的河流波涛汹涌,也难以冲走散落在各个角落里的风华。然后这一次,是来不及再细细地看一遍了。路过的几扇大门,我依稀记得是大一那年暑假和tiantminmin进去看过的。那次完美的旅行使得天津给我留下了好玩、有趣的印象。车窗外闪过墙角,铜板上刻着“原美国海军俱乐部”。

一个城市的魅力大约是在于它的历史文化积淀,正如在我去得不多的城市中,能留下印象的有南京、天津和大同。但我确实不明白,为什么不断拆毁的正是这些让它之所以成为它的灵魂之核。诚然,以利益的眼光来看,这些疑问都可以迎刃而解。长远的历史会将鼠目寸光的罪人和蠢材定到耻辱柱上吗?我丧失了道德优越感,难以质疑,更不敢奢望相信。

?

北京城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到北京,出租车奔在长安街上的时候,突然有种新奇的感受,旅人的眼光下一切都闪现着新鲜的光。日常生活给与安稳,陌生赐予灵感。我刻意要留住这种陌生感,排斥着和它们联系在一起的种种熟悉场景。这使得这个夜晚变得如此文艺。

宽阔的长安街和守卫森严的新华门曾因太具有政治意味而在心中被拒之千里,而此刻的灯如繁星、车水马龙却有种浮华的意境。想起初出校门时的感叹:这个城市的繁华都不曾阅。而此后,我们是怎样在小心翼翼和适度挥霍之间行走,将小可怜的工资和难得闲着的业余时间都奉献给了寻找和抚摸每一寸这个城市浮华的鳞片。

北京城,千年不倒的北京城,万古长青的北京城,我将如处子般爱你,因为你容纳了我甘受清贫的灵魂和欲念浮动的身体,仅以此作为祭礼,埋葬了我,又再生了我。

?

?

酸溜溜结束,来段搞笑的:

话说天津——北京长途大巴上的售票大姐特别有意思。

场景1:有客人上来。

“你看看吧,愿意坐就坐,你的钱,我的车”(请用天津话想象)

场景2:历时两个小时,快到北京了。

普通话:还有多久到啊?

天津话:还有一分钟。

普通话:到底还有多久到啊?

天津话:还有一分钟。

普通话:还有多久到啊?我着急

天津话:着急?着急,我只能跟你说还有两分半。

普通话:有人在等我(打手机科)

天津话:别打了,经济条件都不好,一打好几块钱。

普通话:(显然急了)有人在车站等我。

天津话:等你?心里有你就等你,心里没你?自己打车,回家!

?

跟听相声似的,乐死我了。

有责任感的青年写博客

上周一高强度运转,累得晚上睡不着之后,一连歇了六天。五一长假,山西大同走马观花三日。今日大逛动物园,疯狂采购衣服数件。正在大嚼克扣下来的垃圾膨化食品之时,楼下邻居敲门,漏水!!!明日九时房东带着装修队的壮小伙前来修管道。呜呼,与文艺之声贺老大等一干帅哥美女的平谷之行,就此作罢。

说说大同。(其实我又犯懒了,挣扎了数次,决定还是写个游记吧,不然我对得起谁我?!好了,下面插播一段“从文艺青年到中流砥柱”女青年的博客,btw:noisk同学不要控诉我侵犯版权)

“这个时候在我的内心有一个声音,I have a dream!好的,我是有梦想的人,我跟你们丫不一样,我文艺于是我质本洁来还洁去,你们丫不文艺于是污淖陷渠沟。青春期反应太激烈,就好比一日为奴,终身为奴,生是装逼的人,死是装逼的鬼,该如何在不完蛋的情况下迎接新生活?

恩,如果你是朵花儿,必须得对阳光空气土壤雨水卖笑才能生存,你能开得慢点儿么?

I have a dream,就是在未名诗歌节上朗诵一回,还得配乐那种!”

嗯,言归正传。五一决定冒着人山人海的危险出行。我很想念南方,但是一想到长途火车我就头痛,只好就近去山西。做攻略查资料弄到凌晨三点,第二日早上海鹰短信曰:康总组团去山西。乐颠颠地加入了敬爱康宗的队伍,向山西出发!

一连歇了六天,自闭症大爆发,我性格中矛盾的两面皆是一面老爹遗传,一面老妈遗传。而自闭的一面无异是拜我亲爱的老爸所赐。说出游是要想清楚一些事,然后人没到山西,在长途汽车上我就把事想清楚了,剩下的就是怎么去做了。执行力啊执行力。也不知道是答案本来就在我心中,还是这不是真正的答案。

云冈石窟。由于没有做足够的功课,导游又什么都没说。所以啥都不知道,只觉得当时确实佛教鼎盛。或许在脱离了倾佛教状态后,很难有更深的领悟。宗教胜地,若无信仰,实在难以领略神韵。

晚上民俗欣赏,听不懂晋剧。去戏场背后的村子门口打量了一番。觉得还是应该自助游,旅游,更多地意味着和当地人接触。Gg说大同美女多,但着实没有见着几个,遗憾。

第二日奔赴恒山,国家体育总局张老师推广芬兰手杖,我和gg都拿了一副爬山。这个东西是滑雪用的雪杖改成的。果然很省劲。一路上行人纷纷侧目,哈哈,想不到偶也时尚了一把。心中颇为得意。当然,客观效果是给国家体育总局当了活广告。

恒山以道教为特色,可惜我对道教真是毫无了解,看不出更多的门道。只是北岳大帝的寝宫前的对联颇些禅的意味:“古庙无灯明月照,山门不封白云封”,心想如果网上google不到,那么寺中必有高人(文盲本质暴露一)。问了 老道,他也不肯说究竟谁写的,只说“我们写的”,我只好赞过两句高深,就仓皇逃窜。

此行的感受就是,知识的多少并不意味着带来财富,而是给你带来很多乐趣。说白了,就是我以前常念叨,读书就是逗自己玩,大学不过意味着四年欢乐时光。所以拿了文凭并不代表票子和位子,而是房租和饭钱在前方等你。如果说以前的这个理解带着满腹牢骚和怨气。那么,这次山西之行中,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积极的面。读书求知或许不能让你飞黄腾达,但也应该看到你还得到了忙得没空读书的人所没有的乐趣。

时间富余的情况下,照着石碑一个个读下去,罗罗嗦嗦的风景描写真是懒得多读。只记得刻在一起的三首诗最后一句我很喜欢“何妨酒醉烂如泥”(不过,现在读来,似乎又过于直白)。

最稿笑的是游人都是摄像狂,寺庙的每一个角落几乎都被照相机袭击了。在寝宫厢房(哈,不知道这个说法对不对了,就是寝宫左边的房子)左侧还站着不少游人正在摆出各种姿势咔嚓咔嚓,一个老道走过来愤怒地用山西话喊了半天,大意是:“这里不许拍照”。然后大家继续拍照。老道径直走到一个“锅盖”电视转播器一样的东西后面,小解……笑晕,这是此次“山西三日游”的第一经典笑话。

一路上念念不忘看小白(李白)同志亲笔书写的“壮观”二字,下了山才知道原来在悬空寺有个拓本,而真迹在下华严寺。Gg说,泰山更好玩。嗯,希望下次去泰山玩。不过不想黄金周去了!

会仙府有群仙醉月的典故,众仙饮酒赏月,神仙境界,令人向往。

爬到山顶,吃过午餐下山。下山才发现好多景点没看到,极其郁闷。到小摊上搜寻一番,某小贩神秘兮兮捧出的“古玩”被我心中不屑斥为假货,五块钱买了个“小鸡啄米”的玩具,凭借这个小玩意,我和gg从两个不受小朋友欢迎的大人,变成了最受车上四位小朋友欢迎的“叔叔阿姨”,哈哈,颇为得意。

买了一人八块的门票去了山下真武庙,奉劝大家不要去,里面没有什么东西,几乎都是新修的。

直奔悬空寺。这是此行我最喜欢的一个地方,非常的小巧可爱啊,so lovely!只可惜时逢黄金周,可怕的大长队啊……在一个多小时的痛苦排队过程中,后面有一群美国人在jjyy,突然间,周围变得安静,gg偷偷说:“我听听力一贯喜欢听女声,男人说话呜噜呜噜,听不清”,我大笑,立马搬出第n条周氏定律进行解释:如果一堆外国人说话,周围的突然寂静下来,那么,不用说,大家都在练听力。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痛苦等待,终于被保安gg和保安大叔放进去了。本以为这下可以四处乱蹦了,没想到一进门我就傻了眼,一位大叔正拿着喇叭大喊“排成两行”……疯了。同学们,泪的教训啊,千万不要“黄金粥”去悬空寺玩。

乖乖地排队绕了一圈。总之,还是相当有趣的。小木屋子让我想起爷爷奶奶家,虽然这个联想让gg不齿。整个寺庙非常小巧精细,或许有点南方的感觉,所以让人喜欢吧。儒释道三家的圣人共聚一堂的景象也只在此处,确实够牛。转了一圈,心中很是欢喜。只是说不出更多的道道,我和gg都觉得应该回来向minmin请教。重点推荐景点。

下山买了三张剪纸,25块。我选的崔莺莺和樊梨花,gg选的钟馗。我觉得要是有酒吧,到可以将“崔莺莺”装相框里,挂在女卫生间门口,张生挂男卫生间。估计还有点意思。然后在车上,我又想起脂砚斋说贾雨村“古来穷酸,色心最重”,取笑了一番张生。说完就觉得很汗,好像公开场合说这个,是不太合适的。也不知别人听到吐了没。

第三日早上游下华严寺。看到了郭沫若老人家题的寺名,(不仅又想起同事采访某老人,此人说康生左手书法都写得比郭沫若好。)这位老先生倒是到处玩,到处写,到处命名哈。说赵县的观音菩萨是“东方美神”,又说下华严寺的合掌露齿菩萨是“东方维纳斯”,一点原创精神没有,全都和西方对话了哈。总之,不喜欢他,所以当初看了梅兰芳故居,就算顺道,也懒得去他住过的房子瞧瞧。倒是宋庆龄故居一直惦记着,从今年春天到现在,北京天气一直不好,也没去。

门前的佛像慈悲怜悯,是极好的。听了别人的导游讲解合掌露齿菩萨的典故,说是当地一个姑娘笃信佛教,有泥塑的好手艺。女扮男装塑这群佛像,后被发现,从容跳入熔炉,成仙而去。这尊菩萨的表情就是用她最后的微笑。但我觉得不太可信,无凭无据的。这是国内唯一一尊露齿微笑的菩萨。为什么要塑成这样呢?谁知道了要告诉我啊。

山西就是文物大省啊。庙里的空地上散落的都是文物。和小狮子合了影。

去超市买东西,坐车离开山西。回京途中我和gg将此次出行定义为“文盲之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