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全世界与我为敌

匆忙地一瞥,透过玻璃门,你走出会议室,看着我依然是茫然无助的表情。

我匆忙与旁人说完话,转身离去。

在这个世界生活了三十多年,你依然像个孩子。

回家的时候赶上滂沱大雨,这样的天气,漂泊的人是容易感到孤独的吧。

我想了想你,然后埋下头去做饭。

早上在七点二十醒来,开机收到你的短信。闲聊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跟你说,去买点东西放在空荡荡的冰箱里吧。

所谓孽缘便是如此。

亲爱的们

25岁,从镜子里,能看出岁月的痕迹了。

小学同学来北京,第一句话:“你好憔悴,”接着就是:“我们都老了呢”。

没法掩饰的,尽管我在家中休养的这两个月也依然无法阻止眉目间的青春流逝。便想起无数的女人趁着青春年少嫁个好人家,但转念又想,若只是被爱慕年轻时的容颜,那么,结婚证书也不是保险公司的合同,何必呢,一个人是得过且过,两个人何尝不是煎熬。

只是这煎熬,好多人碍于面子,更不愿开口提及罢了。

今天、明天,两个室友相继离国,聚在一起的人会越来越少吧,但好在有网络,天涯同此时。

不禁又说起往事,过去的自己年少轻狂得让现在的我大为吃惊,竟然说过这样的狠话,不过人生还长,若和他比,我终究还是年轻得不像话,论说成功与否都太早。

晚饭,金融街,吃哪家饭馆现在对我完全没有意义,反正喝了两杯薏仁水才是正点。

路过大品牌满目琳琅的商场,老大说有卡连佛的八折卡,我抛下一句:“从明天起,我要找工作!但首先要买衣服。”

前领导笑。

即使一个人,也没有不幸福。知道自己拥了一颗多么怪异的金星,也知道自己总是爱上多么怪异和不可能的爱情,便坦然接受了这一切。

雄心勃勃、野心膨胀的狮子状态过去了,现在进入了月水瓶状态,安份了很多,操控全盘的宏大计划突然变得遥远起来,准备要找一份实际的工作了。

如果没有遇见你

jj blog上的音乐。

很奇怪,听这首歌,居然难得地有一点点难过。

这段时间不来这里写的原因是感情上一片空白,因为在家专心治痘,我没有出去当单身公害,唐会和无敌精英男(真不幸,这位也是白羊。)逢场作戏,一别之后,就再无新的男主角。

当然,糟糕的是白羊男重新成为我的困扰。

治痘的成果卓越,总结经验,有效的东西有:空军总医院强大的猛药维a酸及一些外用药、美容院的保湿和电击排毒(我终于知道精神病人是怎么被恐吓的了)、天竺葵精油平衡内分泌、淡化痘印。

真的,如果核算一下单身女青年为了维持身心平衡要花费的经济和心理成本,你就知道,有个男朋友是多么省钱。

可惜,一个理性挑剔的金星处女根本就不接受大脑的理性安排。再加上发现自己本就一直没有忘却某人,便放弃了打猎这项业余爱好,消停了。

艇仔粥,在jj blog上看到这个字,突然就震住了。

这个食物是具有特殊意义的,当初曾经约定,若能吃到你煮的艇仔粥,我便把以前的事情都记起来,继续我们的love stroy.可惜半年过去了,你从未兑现你的承诺,所谓不上心大概就是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