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以后,一年换一份工作,一年搬一次家,从最初的轻装上阵到现在的东西满屋。站在公交车站,突然觉得原来今年是26岁了呢,这无论如何,不是个可以大张旗鼓过生日的年龄了。

虽然刚搬回这里的时候,我信誓旦旦要死赖着不走,除非自己买房或者结婚。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终究还是要告别这里,到东边去打拼了。回家的路上我就想今晚的背景音乐只有一曲,《moon river》。

每次搬家我都会找男朋友或者某个近似于男朋友的男人,但是这次,我没有,我叫了w姑娘。

我想这是最后一次走在这样的马路上了,以后下班再也不会路过紫禁城,从此与动物园就天各一方了……西城,有太多的理由让我留恋,然而我也知道,不走体制内道路,在这里的工作机会是非常少的,如果还想突破现状,必须东行。

翻看了以前的日志,从2005年到现在,毫无疑问,我成长了许多,诚然,女人到了这个年龄,再也没有青春的资本清狂,若不收敛心性,便是不识时务了。

不过我强大的理性小星盘总是充满了各种疑心,无论如何,这件事是比较好玩的,姑且看下一步如何。

搬家要紧,收拾东西!

我有点怕了

因为我特别紧张,而我特别清楚这种紧张是昔日重来,谁的歌声也安慰不了我的惶恐,我就听麦姐,听那首一提起就招小彭抽的《like a virgin》,混搭京剧《游龙戏凤》。

这是我那瞎叛逆的毛病在作祟,其实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真的会有这样的事情,就是不再有人把你放在秤盘里称啊称啊,称你的身家存款以及钱途。因为我没有这些东西,所以只要有其他选择,我马上就逃跑。

我还是一点儿都不想收拾东西,只能明天突击了。

领导今天找我谈话了,大意是要加快了,嗯,我确实工作不够努力。

有缘喜相逢之春风沉醉的晚上

我本来想做一个如题前半部分的告别茶话会。选择下周三前的某个时间,邀请范围在来过这间小屋子里的朋友中,在这里举行最后一次茶会。

纪念我在这里度过的两年,阳光洒进窗户,永远温暖和愉快。

但在奔波一天之后,我彻底放弃了这个美好的活动。

我想起了三年前,我寻找室友,急得火烧眉毛,但那时候身边尚有一人安慰我,如今没有,没有了最亲近的人,但我一点儿也不难过和不嫉妒,让我现在就开始一段亲密关系,我甚至有点害怕。

妈妈告诉我,如果你一时找不到,那你先住着,我们一个月给你寄一千块钱。

我说不用了。但是我这么久了没怎么挣钱,这显然是不对的。

我在反复失眠中醒来,起床,走在东城的大街上,想起昨天晚上的一切,显得那么不真实。我狐疑地在心里问了一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桃花运?”

原来生活真的是可以因为一个人而充满安全感的,我也不过是再次发现了,我就是个小农呗,而且这小农还当得业务水平需要提高,我没那么强大的小宇宙。我从来都是个“天下事,公等在”的混混,不过这些“公”们早就跑得差不多了。

我也不太能理解这是怎么回事,但我想或许就像做选择题一样,也许这次我蒙对了,我还真是一个如同我相信那样的好姑娘。

现在脆弱的时候我都听麦姐,她小宇宙强大啊。

But you made me feel
Yeah, you made me feel
Shiny and new

无可救药的疏离感

在做清心寡欲、大彻大悟状以后,我突然心血来潮,开始狂搜索……最后,我深有感触地说:三年的狗仔队工作不是白干的。谁要是胆敢在网上留下蛛丝马迹,只要我想搜,就能搜到。

特别可怕,原来我是从虎狼窝里爬出来的,现在再也没有拿自己投入地爱一次,游戏人生的大无畏精神了。

我突然怕了,一个人挺好。

谁是当筵最有情?月亮代表我的心

鉴于很久不更新,列位看官意见甚多,本着构建和谐社会的精神,本宫决定更新一篇,汇报一下近期的思想动态和折腾动向。

元宵节回京,当真凄凉啊,窗外烟花爆竹响个不停,幸好室友回来做了一顿饭,终于有了点过节的感觉。

(数天之后,接着写,要给大家一个交代不是)

背景音乐万晓利的《女儿情》

明明觉得回北京无数的事情需要处理,无穷多的人需要见,但偏偏完全就不想干活,但从明天开始一切都要改变,因为我是一个靠谱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