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救药的疏离感


在做清心寡欲、大彻大悟状以后,我突然心血来潮,开始狂搜索……最后,我深有感触地说:三年的狗仔队工作不是白干的。谁要是胆敢在网上留下蛛丝马迹,只要我想搜,就能搜到。

特别可怕,原来我是从虎狼窝里爬出来的,现在再也没有拿自己投入地爱一次,游戏人生的大无畏精神了。

我突然怕了,一个人挺好。


《“无可救药的疏离感”》 有 1 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3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