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分文不值的现代感情

一见倾心,信誓旦旦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再而衰,三而竭。

最后是删删短信,删删通话记录,就此告终。

根本都是些感情分文不值的过路客。

信息时代好,啥都不损失,包括感情。

重装系统,完全清零,哪里有什么事情曾经发生过。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千万别说别人,你也是个没心没肺的玩意儿。

若不是宿命的终极安排,你们都跪安了吧。

闲闲茶话

(我那篇号称鸿篇巨制的青城山游记……依旧依旧没有完成……请大家耐心等待……请不要扔西红柿、皮鞋之类的过来……捂脸逃走。)

立冬。

昨晚喝了阿呆沱茶,头一拨三个人,第二拨四个人,从下午喝到饭后,少说也有五十泡以上,茶汤才变得绵软甘甜,至此知道,茶气衰落但未耗竭。大喝一声:“泡透了。”收工回家,洗洗睡了。第一次能不浪费地把阿呆喝到这个程度,心中是满满的喜悦。俺滴年度大赏啊。完全不能想象当年就这么好喝的号称千年古树生普经过陈年以后得变成啥样啊……

与阿呆相遇,真是好福气。

今天是按过节的规格来过日子的,泡了90年代的7581普洱熟茶砖,很久不喝熟茶,几乎把它忘记了。嘿嘿,反正就是一喝便知这正是你的身体需要的,而且,能帮助身体出的功能更好滴运转。

(这是立冬那天写的,以下是今天写的。)

三妈说得没错,我的事业高峰又来了……昨天接到客户让报明年预算的电话,我简直悲痛万分,这意味着我可能又要在这里待一年。于是,我愤而去马连道买茶,完全不知道是冲动消费还是庆功,又请了一批阿呆沱茶,拿了些传统工艺六堡茶,这个冬天的黑茶也算有了着落。通过艰苦卓绝的几家店喝茶比较,选定了今后买岩茶的店家。

市场情况告诉我们:岩茶这玩意儿是性价比最低的,好的实在贵得不得了。其实现在最好的选择是喝普洱,性价比超高。而铁观音……嗯,传统工艺的连批发商都拿不到货,只能定制。所以根本不是价不价的问题,想都别想了。清香型的,第一我不理解有什么好喝的,第二是喝了胃实在难受啊……

(是的,我每次来这儿jjyy肯定是我又处于正常的工作状态了,所以我自动调档到了和白老师写论文的同一状态——爱情买卖山寨农业金属。)

在完成任务以后,遇到了无比堵车的晚高峰,一直不停喝喝喝的我处于深度醉茶状态,挣扎到某茶馆趴在桌上吃了红烧肉,又吃了半个石榴,才恢复了点力气回到家。期间一直叫嚣:“啊,不要让我看见水……。”

醉茶的危害不亚于醉酒,然后晚上就没有睡好。然后今天早上一点水都没喝,也不渴,大概是实在喝了太多了。

总结下出现醉茶状态的原因:1、喝了太多属于部分发酵且清焙火的岩茶,2、最后一种茶喝的是铁观音。(1500一斤的,是很靠谱的那家店从喝遍整个茶城选出来的,也就是soso了,我喝了说:“要是就这样,还不如喝那个30块钱100克的八达生普小饼呢。”店家也觉得是,可是有些客人就是点名要喝铁观音,这有什么办法呢……)3、一种老茶都没有喝。这次才又深深体会了,老茶是宝啊,要是我这一天灌的都是老茶,其实根本不会出现这么难受的症状。老茶、好茶都是能充分被吸收去滋润身体的,才不会出现梗在嗓子眼或者汪在胸口下不去的情况。

我想,我此生都不会干开茶馆这种事了,每天喝那么多忒痛苦了,要么就实行预约制,一周开一次门,哈哈。

干活去了……

亲爱的成都

其实我只在这里待过一个晚上和一个上午。

查攻略才想起,待了一个上午的那个寺庙叫文殊院。

近日念及往事,时有悔意。

当日此人说:“你和我一起出家吧。”若我说是。

彼时上师问我:“你想要孩子吗?“若我说否。

人生是否大有不同?

今日中医班的全职太太又教导一干80后未婚女青年,早日嫁人才是正经事,并觉得人生是可以规划的。

某个81年的未婚女青年跑来问我是不是太过挑剔才单身至今。

我缓缓地说:“活到这把年纪,你难道还不相信命运这回事吗?”

而我只不过是个死不悔改的人,我对自己做的一切决定负责任,并固执地认为命运的河流只流向它要去的地方,所以,何来对错?而我的后悔也不过是百无聊赖生活中的矫情一种而已。

那个满纸戾气、和其它阿修罗争战不休的男青年怎么会出家?!而即使是上师参加那么多宗教事务,又有几分真心和假意?

而貌似又在幽怨的我,其实刚刚被惨无人道的妇产医院和永远无解的婆媳关系吓得屁滚尿流,既要和一个男人发生肉体关系又要发生灵魂关系的宏伟目标,显得遥不可及。

我真心热爱我现在的生活,而如果说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话,大概是来源于在学医这件事上,我还不是那么优秀。

小我的牛逼藏身术啊,你以为你不在乎名利就高级了吗?

完全不是啊,亲,狡猾的小我只是换了一个领域而已。

某次问上师跟长老们学什么,答曰:“平常心”。

为何我总是觉得自己残缺?觉得自己不完美,奋力要获得社会生活中的小红花。

其实我就是没有勇气相信主视我为珍宝,本自具足,一无所缺。

若我可学会吃饭是吃饭,睡觉是睡觉,就善莫大焉了吧。

突然觉得,我的学习才刚刚开始。

愿我的辞别和抵达都充满了无尽的喜悦。

没有比这更无聊的事了,5:45醒来,磨蹭了一个小时之后起床,继而各种早晨奏鸣曲,最后磨磨蹭蹭各种换衣服换围巾打扮得像个白领之后,发现已经快九点了,果断“拜访客户”。

在各种心理斗争之后,我终于成功说服了自己,我已经没有合适的衣服穿了,我要去动物园……

昨天躺在床上,突然觉得似乎只剩下下周是可以随便出行的,算来算去,为了吸一口清新的空气,似乎成都还是个不错的选择。然而机票真是不便宜,最便宜的是上海,可是……去上海和待在北京在空气质量上有什么区别呢?继而发现出行是个相当困难的事情,各种攻略看得头大……本来我都想放弃,但是一看图片,山山水水西南的那种湿润,哎哟喂,对于我一个缺水的人来说……

哀家打算按照一贯原则,先斩后奏,到了成都再通知各路神仙,俺到了……

万分不明白广告公司的小姑娘说话怎么都阴阳怪气的,我也懒得搭理她们,但转念一想,我不能被邪气带着走啊,所以还是应该做自己。

写在28岁之前

大暑后一天,京城暴雨,电闪雷鸣。

两个电话,几多唏嘘。

05年刚毕业时合租的某姐姐打来电话,帮人问点杂志的事。挂掉电话,从昏睡的状态中清醒过来,觉得应该写点什么。

小peng来京,此次还回想起,当年就是在和某姐姐合租的那个房子里,她和我去宜家买了被子、床单,又去批发市场买了窗帘,正式开始“北漂”生涯。ex拒不参与我任何“新家”布置的事务,此时让我终生耿耿于怀,怀恨于心这么多年。也许这是个命运的隐喻,从一开始到如今,我终究是要一个人面对这个城市,于我而言,永远只有孤军奋战,从来没有couple的奋斗。

某姐姐问:“你还是一个人吗?”

对啊,还是一个人。

彼时,她已是准结婚状态,眼看着她结婚、买房、到部委挂职,动手术、回岗位、以及前几年生了孩子。她帮了我很多她觉得未足轻重,对我却很重要的事,后来找我帮忙每次都客气非常。但我从不觉得她是我的“上官燕”,因为她是国家的人啊,和我这样体制外的北漂是有区别的。

时间一过五六年,电话那头传来“金融男”三个字,我就暗自笑。

政府印的钞票太多,物价飞涨,于是,人人都要玩钱生钱的杂耍。

这年头的姑娘一般都这样开口:“帮我介绍个男朋友吧,最好是搞金融的。”

其实啊,这就和以前那些年代非得找个当兵的或者司机一样热门啊,并无更高级之处,说起当兵的,可以听听杨一的《立场记》嘛。

在回复未接来电的前一个小时,我趴在床上,昏昏欲睡,只觉得自己既不悲观也不寂寞,将这样一天天地过下去,一个人。

而28岁的最后一天将在明天到来。

我接手机跟人说那有的没的“1200亩地,20万棵果树”时,走在旁边的小peng恨不能用眼光戳死旁边这个装逼犯,挂了电话,我们就哈哈大笑。时光飞逝啊,日月如梭啊,我也有变成咖啡馆里对着手机说:“把那八个亿给他打过去,又没多少钱”老太太的这天,可见生活有多么黑色幽默。抱着自嘲和别那么当真的态度,人生真的值得继续玩下去,用不着哭天抢地叩问命运的不公。角色扮演和游戏进程都不过是假象,富翁和乞丐,花花太岁和孤辰寡宿,其实拥有同等的救赎机会。

而在这样的酷暑,我只觉得,或许人生根本就不是可以掌控和计划的,我们唯一能做的不过是养生长全,甚至不需要预知未来,只要每天推开家门心平气和地去迎接自己的戏码,让该来的来,该走的走。你是不死不灭、无来无去的生命,没有什么能够伤害你,也没有什么能够削弱你。没有恐惧,只有游戏。

“我们必然相遇在君士坦丁堡”

月蚀三连击,伤不起啊,0:30睡下,1:30醒来,坐了一会儿,窗外雨骤起,又歇。快两点的时候,继续去睡,3:30醒来,饿得各种翻滚,起来觅食,吃了一块山东出差带回来的炊饼。脑中的第一个念头是:西门庆和潘金莲杀会做炊饼的武大郎太不对了,炊饼这玩意儿太顶饿了。继续睡,在快四点的时候再次醒来……

所以说,文字是痛苦的产物。老纸要是睡眠良好,何须来这里jjyy.

———————————进入正文分割线————————————–

你知道,如果大姨妈不按时来拜访你,像我这样的苦逼女青年必然未曾欲仙,但是一定欲死。

所以,姑且不论经前综合症,一定还存在一种苦盼大姨妈焦虑症。

道家里说,女人要修仙首先要斩赤龙,也就是和大姨妈说拜拜。可是,我这普通大众的功法练得是三月打渔半年晒网,估计完全够不上那个境界,与此无关。

当你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把握的时候,你对这个世界必然要增加一份恐慌。比如我就对几个小时之后的出差充满了各种身份焦虑和对未知的紧张。虽然种种迹象表明:作为战士,只要出征就有所得。但是我依旧焦虑无比,这恐怕和前一阵再次陷入许久未曾袭来的感情状态恐慌一样,能量像漩涡一样把我卷入其中,身不由己。

昨晚去看《碧罗雪山》,溢美之词真不好意思啰嗦,上豆瓣瞄了几眼影评,觉得我们经常把某个地方很豆瓣作为贬义词用还真是没用错,文艺如果是那个水准的话,那确实是个大大的贬义词。

看完后和摩羯87小姑娘聊天,帮她分析了一通所遇非人、处女男多么娘们儿时不小心露了资深毒舌怨妇的底,小姑娘说:“喔,我要赶快结婚。”意为我要避免变成你这样的变态。我一边笑容可掬地说:“就是就是”,一边心里想:“噢,姑娘,我也曾经有过你这样除了青春的骄傲一无所有的年纪,觉得自己要在25岁之前结婚,28岁之前生娃,然后过上有车有房的中产阶级模范家庭生活,从此人生踏上了面朝房贷,前程似锦的康庄大道。”

但是现在,我常常觉得,把自己的生活置于一个舒适安逸、绝对安全、稳步前进的境地常常让我产生不真实感,觉得自己就像被驯化的家猪,没准儿还被注射了瘦肉精。我们在matrix的系统里安居乐业、醉生梦死,在某一个瞬间,你总会彷徨、无力、深刻地自我怀疑,完全丧失价值感,你开始质疑:这难道就是真正的人生吗?所有生命的热情和豪气都被驯化了吗?那个看不见的company收买了我们全部的时间、精力、信仰、热情和真实,按月把欲望、娱乐和消费发给我们当工资,我们俯首陈臣,倒地成了芸芸众生中的2逼。结论是,我终于理解了反资本主义的人,这玩意儿是挺可怕的。

某女跟我说她最近爱上了一个女人,我对此反应冷漠,她怒斥道:“作为一名女权主义者,你为什么不支持女人?!”我没有声辩,只是漠然想起十八九岁的时候,作为一名狂热的女权主义分子,几乎看遍所有的拉拉电影,而《童女之舞》中有一句台词记忆犹新,嫁做人妇的女2号怒斥仍在女女情感中死去活来不能自拔的女1号:“难道要一辈子做拉拉吗?!” 转眼十年过去了,作为一名越来越保守的升摩羯,早就淡化了“女权主义”这个让年轻姑娘显得那么与众不同又性感撩人的标签。你若能真正独立,便不需要向整个世界摆pose故作牛逼.

今年的年度大赏是内山的六安瓜片。它教我什么是平淡之中力道非凡,什么叫不惊不乍稳住镇住,以柔克刚,不虚张声势、温润服人的强大气场。与之相比,去年令人惊艳的野生绿茶,就是个有点子个小姿色有点子个小青春有点小野性小活力的黄毛丫头,哪儿是这样中原正室范儿的对手啊。过了以奇制胜的年纪,还是走中庸之道吧,升摩羯啊死升摩羯。 爱好标签的年代还读国内女权主义诗人的诗歌,后来趁着大打折,还买了一本,叫《松开》。这个含混暧昧的书名解释多样,而现在,我愿意联想为,与其那么紧紧地扣住人生的方向盘,以为自己能控制住什么,不如松开命运的缰绳,be still,信马由缰可能更能找到生命的自由状态。

某女跟我倾诉有性无爱多么痛苦。噢,姑娘,这还用说嘛,419这种事儿必然让人觉得空虚又厌世,所以那些不堪的感情骗子虽然自己不爱别人,但一定要努力去勾引对方爱上自己也不过是为了多点性快感而已。要是双方都算计得太明白,基本上不会让人满足,只会让人绝望。我可不想把婚内性生活变成长期无爱419,所以我没有和患有爱情阴虚症,一副“等你爱我”娘们儿德性的处女男结婚,当然了,人家也被我金冥性死磕到底的感情嗜血症吓跑了。

在簋街打车回家,价钱谈不拢,黑车司机把我拉到街对面,让我下车。我再次过马路的时候心想:这么折腾一圈,也许是因为我要在这里遇上什么人吧。

果然,在站了几分钟之后,一辆黑车开过,某位醉得有点晃荡的白衬衣黑西裤一看就是国企范儿的大叔拉开车门,对我说:“你不走,那我走了。”我说:“好。”大叔冲着司机说:“六铺炕”,结果黑车司机不拉。

于是,六铺炕大叔继续等车,对我说:“你先走,我掩护。”

为了改变搭讪杀手、冷面女王的嘴脸,我做了一下心理建设,决定跟大叔说两句话。

“你是国企的吧?”

“对,不是道上混的,谁喝这么多啊,我们今天喝了一斤半茅台。你们单位要是聚餐也这样。”

“只有你们国企的人才混这道儿。我们单位是女领导,不这么喝。那你喝醉了,他们就把你扔路边不管了啊?”

“不,不是一码事……”

车来了,六铺炕大叔,88。

即使是这样的一面之缘,也不知道背后是有怎样的因果缘由,而我只是看到,无论多么微小的缘分都是必然要来到,并作了断的。

所以,那些必然要与我们相遇的人必然与我们相遇,让我就此踏上旅途吧。

月蚀

捣腾一阵,然后就是快九点了,头发还没吹呢,索性就不去了。

吹头发,吃药,逛淘宝,看跌得一塌糊涂的大盘,看一下该如何顺应天相和风水……去厨房倒水的时候,心中深深地感叹:

“这特码才是人过的生活,谁要匆匆忙忙去上班。”

打牌

“其实胡温也很为难,打这张吧,怕上家和了,打那张吧,怕下家和了。”这是一个客户在饭桌上说的段子,时常被我引来作为商人虽不研究理论,也有些风趣见解的例子。

上篇:知君何事泪纵横

         在厨房里煎药时,哭了一场,恰如夏天的阵雨,来得突然,去得急促,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终于沉冤得雪。

         到了这个节点,我对女伴说:“你以为还有脚踏五色云彩,身披金甲圣衣的王子来救你吗?我想明白了,婚姻不能改变命运,不给你添乱就不错了。”

          感情领域就是我的短板啊,以至于一开始就摊开命运的底牌,两个同样悲催的人倒是生出一些弱势群体的阶级情谊,互相看看彼此手中的一副烂牌,我突然想到了某个重新出山的师兄要做一个再婚家庭的剧本,多少辛酸感慨岂可言说得尽。

       实诚的风格就是也无须说我如何为你朝思暮想,一见难忘,再见钟情。别开玩笑了,我们都是因为金钱而被甩过的人,因为屡次遭受命运戏弄而需要谨慎出牌的人,怎么还敢如此矫情。走到此时此刻这一步,也不过是小心翼翼为了获得一个更好的待遇。

        某友反复感叹欲赚钱而找不到出路时,我就笑称,那是因为你对金钱还没有足够的热望。她便认账。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如果没有经历过谁也指望不上,你只能说都放着,让我来,不用管。如果没有看到过同事的同居女友因为打烂了商场200块的花瓶没有钱赔偿,只能苦苦哀求向你借钱。如果没有经历过金钱颠覆感情,直感叹“怎么可以这样?物质这么傻逼得不值一提的玩意儿怎么可以战胜人道的价值观?!”如果没有经历过在全京城最豪华的商场门口迎着冬雨追赶公交车这样励志得中流砥柱的场景,如果没有经历过被称为愤世嫉俗又狂热地渴望财富。那么,确实没有足够的热望要彻底摆脱受金钱胁迫的生活。

        听着《好久不见》,哭了一场,并不觉得自己矫情。无论有没有婚姻,都不太妨碍我的正常生活,我不需要再通过婚姻关系缔结某种经济联盟以便能过上个所谓中产阶级生活,这真的很好。

下篇:柴米油盐酱醋茶

       嫌货才是买货人。

      生意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锱铢必较,讨价还价,就是这样血淋淋而又毫无温柔情谊可言。不是请客吃饭,谈佛论道,确实有点枯燥无趣。

        但它就是牌局,一招一招地按套路出牌,有套路说明你是熟手。能行云流水走妖风,那你必然是独开一派的吴清源。上应天道,下顺人心,那要构建整个生意的大格局。

         作为学徒,我现在基本能够做到的是:不强求结果、有足够的耐心和从更全局的角度看该打那张牌。

         所谓的命运格局好坏,无非是哪一个领域的能量运作得顺畅与否,气走得顺不顺。不顺畅的那个领域要借鉴一下顺畅领域或者别人的思维方式。

         好牌和烂牌都只是游戏进程,好也无需过喜,烂又何必当真。

老而不死是为贼的生活,你好!

打算喝完药就去接着昏睡,在等着药汤凉一点的时间里,来写下这些文字。

亲爱的朋友,无论你们身在这个地球的哪个方向,你知道,我是想念你们的。

五月是怎样忙碌的一个月啊,虽然也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虽然上半年的工作突击也只是几天而已,但是已经足够搅扰心神,我从来都不是坚强的人啊。

工作略去不说,生计这种东西,最为严肃到无趣。你知道,虽然我们每日衣食住行皆是天粮,但是你要认真滴尽本分啊,丝毫马虎不得。

昨天早上开会,中午吃完商务午餐,沟通效果良好,什么叫效果良好?就是大家沟通感情,获得良好印象,正事嘛,以后再说。

下午去南锣,误入青少年奶油蛋糕店,荣幸地成为全店年纪最大的人。和猫通话,讨论各种投资问题,小朋友统统走光。我想,如果我是他们,也会烦这位搞坏世界的白领怪阿姨。

边聊天边干活果然要出错……然后就是和猫去吃金色凉山吃饭,我笑称这是我和上师七夕节最后的晚餐所在地。妾心古井水,波澜誓不惊啊。某天我灵光一现,想起某个长相好看的小男孩,定义为“无关紧要的美少年”。就算是哪些深刻影响过我人生的男人,也不过是在时间的河流中清浅走过。这就是月水瓶的凉薄吧。

吃完饭,走路去方家胡同看宋雨喆的演出,名字一如既往地好听:“九头狮子道前游”。

穿过胡同,此刻的人间有一种清甜的味道。

而最为神奇的时候,我去猜火车的时候,十有八九都穿着极其二逼的商务装,与整个德性氛围格格不入。

作为第一个到场的观众,我,压力很大……花痴也不要花痴得这么明显好嘛……

看到了旅行者乐团的张智和叶尔波利。张智,一双小眼睛,长得特别喜性。紫薇说他人很好的。叶尔波利是哈萨克斯坦的帅哥,草莓音乐节最后一天,我和紫薇去江湖,丫和别人最多拥抱一次,但是和叶尔波利拥抱了两次!内向、小心眼、有贼心没贼胆、金星处女的妈妈桑啊,都默默滴记在心里了!

张智叫我去今天的天坛还是地坛民谣音乐节,我就说:“啊,我不知道啊”,事实是,要是没有小彭或者紫薇这样的摇滚女青年在,我是不太敢和他们交往的,因为我是伪伪伪文艺女青年啊,而且我又这么滴内向。(小彭,来掐死我吧,哇哈哈)

似乎陈冠中也来了,张晓舟不用说了,此人嘛演出都在场。

然后宋雨喆,超级帅了!而且觉得根本就是一次比一次帅。

我觉得他可能是修密宗的吧,隆重向陶老师这样修行而不听摇滚的女青年推荐。

演出开始了。

某一段宋的独奏,简直觉得就是站在高高的雪山上,想起莲花生大士,虽然我压根儿不知道这位大士长什么样儿。但是陡然这哥们儿就不见了。所以说宋老板就是个法王,有万千法相,时而金刚怒目,时而菩萨垂目。

乐队中有个门巴族的女孩叫央吉,看到宋跟她说话,我脑子中三个字:“菟丝子”,一种寄生植物。

这姑娘整个演出中打坐、跳舞的大部分状态是失神,可能比较通灵,巫的气质也很重。我这种心神刚刚受过强烈搅扰的人,不怎么敢看。但是在该圈混的跳舞姑娘啊,都太会穿衣服了,造型美且不是时尚界那种透着一股子人工塑料味儿的美。艺术,奏是要高级一点哈。

她和宋,一个动不动就玩出神失神,一个神太足,配合起来也挺好。

整个演出其实更像做法。如果小明下次再问我首都文艺界的情况,我一定说:最新流行趋势是跳大神!人民群众集体闹幺蛾,不分领域。

中途喊了几句不知道是不是歌词的:“你了解我吗?你控制得住我吗?如果我疯了呢?拉住我的手,放在我的胸口,看我的心是否还有力量……还有我复杂的童年……没有那么简单,也没有那么容易”,后来又从“老大”开始喊,我以为哥们儿要喊三魂七魄一共十个呢,结果喊到“老大”,他自己“哎”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家中排行老六。

哪儿岂止富贵险中求啊,灵魂伴侣更是华山一条道。怪不得人家说平平常常才是真,平安是福。闹妖蛾老师教静坐的时候提醒大家走这条道,要想好了,因为会遇到很多艰险。

参加演出的还有张荐和李铁桥,鉴于妈妈桑只喜欢帅哥,略去不提。(抽死我吧)

11点半,演出结束鸟,回家。

姐要恢复元气!

开到荼縻花事了

最近很忙很忙很忙,但似乎大家都很忙很忙很忙。空气中是一股子焦味儿。

我们往往是被最亲近的人所害。

爸妈来带了一只土鸡,这个季节本来就不该吃鸡,还加了大忌讳的黄花菜。完全不听我的话,还逼着我吃,结果,一个月之后他们回老家了,我上火得喉咙化脓,而且还得践行他们的价值观。

所以,我根本就是有愚孝的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