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诊记


今天早上,我终于排到了传说中的号,去看传说中的病。

早就听说该大夫腹诊和针灸都很痛,排到我之前就很忐忑。

先问基本资料,把脉。

两手冰凉,“寒”。

看舌头,“有湿气,且颤”。

去另一诊室躺下腹诊……

疼死我滴个神仙了啊也么哥!!!!

两个跟诊的学生抓住我的手,我算是知道临床班成天跟诊都是干嘛吃的了。

然后我泪水横飙,两脚乱蹬,大喊:“疼死我了!”估计至少长达一分钟,连前台老师都听到了。

剧痛中的问答如下:

“结婚了吗?”

“没”

“有男朋友吗?”

“没”

“前男友呢?”

“都三年前了”(屁!是四年前。)

“哦,伤心了。哼,(替我说)是谁把我害得这么惨?有胃病(早期的胃病表现为心病,晚期的心病表现为胃病。)”

“年纪轻轻就一肚子硬块。干什么的啊?”

“销售”

“哦,和魔鬼打交道。你心眼这么小,赶紧改行吧。”

往日场景历历在目,就像那句烂俗的话,像过电影一般。

千言万语活该套用阶级斗争的一部戏:《千万不能忘记》。

多少际会姻缘才遇到了那些个王八蛋,“背叛”给人带来的伤害,即使大脑进行自我欺骗,说“没事了,过去了”,其实你的身体也会忠实地记录下印记。

扎针也很疼,躺在那儿眼泪不由自主地刷刷往下流。

捻针,又疼。又是两行清泪啊也么哥。

直到起针,出诊室,我哭个没完,觉得万种伤心郁结一下子都涌出来了。

从各种不方便透露的细节深入分析,大抵还不是七年前的事(马勒戈壁的海王星,盘踞了老娘的感情领域长达七年,把我整得好惨。),而是十年前的事(昨天和tt去敏总家给她过生日才发现,原来我们已经来京十年了……)。

十年前的事……余孽一直到今天。我只觉得那个人丢多大脸现多大眼都是现世报,都不够偿还丫的各种罪孽。我想这不是我娇气或者矫情,人即使能够假装坚强,十年后你也会发现:你就是被沉重地毁灭了,且至今没有完全康复,而这样深刻的伤害完全改写了你的人生。

在敏总家,tt说:“我们都是loser”,我很诧异,我一直以为只有我这样流落江湖没有户口无编制孤辰寡宿的大龄女青年才有此感受。但今日结合心眼大小论,“原来刘相不读书”,我们只不过是那群会读书又在那个时候恰好走运而已,并不代表你可以成为这个社会的温拿(tt说的,winner)。

所以,其实我并不是气场强大女,我适合干点不和乱七八糟人打交道的工作。

于是,我工作之后的种种不开心似乎都可以得到解释,待人接物、人情应酬,可以学,能学会,但是不喜欢,这么为难自己,当然不开心。

结论是:我要站桩,增强自愈功能,我不想再这么疼了……


《“就诊记”》 有 8 条评论

  1. 您丫终于重出江湖了~
    我这一个月来也在各种身体不调精神衰弱中想了下,又想了下,最后的结论是,想的目的,就是不想,就是放下
    放!下!(30岁之前是命,30岁之后,一定要为自己活了)

  2. 拍拍疼的哇哇直哭的您……
    昨天看到一则校内:刘邦只比秦始皇小三岁,看来万般周全的安排都不如做一个身体健康的流氓啊!共勉!><

  3. 恩,要解开怨念。
    俺前几天看了一本书,感觉应该说,遇到王八蛋,也是我们的选择有关系。
    父母关系有问题的,儿女情感必然有障碍,因为必然会不知道如何选择,如何相处,如何深层自尊,认为只有努力才能幸福,还会追求悲剧性等等。要赶紧修炼,尽快克服。。
    你丫比我年轻一大把,该比我更乐观才是!

  4. 我可算能在您这儿留上言了。
    这大夫看起来挺神的,话说人家给您捏一捏扎一扎这病就算好了么?还是得接着治?出来哇哇哭是好事儿,说明结儿打开了。
    谁人生路上没遇过几个王八蛋,想开了就好了。过去我老觉得星盘怎么怎么注定了,后来我才明白,星盘中的相位,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其中的能量都是会消耗的,关键还是得靠自己。

  5. 看完之后突然想起听说立品图书那有个揉肚子的中医,揉的人痛不欲生,大叫我不忠不孝,原来这是真的。
    不过我的确度过心理学里面有一些异端说起“腹脑”,肚子里边还有一个脑子,人所有的伤痛都留在这里
    所以,要多多抚慰自己

  6. to 折腾,这玩意儿叫“腹诊”,以前中国的,后来传到日本,发扬光大。忒可怕了,我再也不对自己下狠手了……
    to小彭和tree,一切都在大的因果循环中,不用恨,自有公道。尽量说服自己不要坠入负面能量吧。
    to agathak,身体健康的流氓,怒赞!
    to julia,接着治啊,开了药,然后还得去,估计还得针灸……唉唉,改变心啊,一念一转之间,既很容易,又很难。
    但是同学们,我依旧满怀希望,因为春天来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2 × 5 =